【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流云】悠悠麦香情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50:18
摘要:田野里那金黄色的麦子,散发着醉人的芬芳,温暖着心房,那是我对家乡一生的守望!    一穗穗金黄色的麦子,在我的内心深处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脑海中时常会想起深藏在心底的麦子模样,想念儿时那熟悉的麦香。每当看到田野里的麦子,在风中摇曳,我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自己的家乡,想念家乡稻田里的那一片仅属于麦子的金黄。   在我很小的时候,家里收割麦子的季节是我魂牵梦萦的时刻,我心里充满了期待。在那个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大伙都是几乎吃不饱的,也就靠这段时间家里能够有个好收成,能够吃饱肚子。我对麦子的记忆,是浸透在骨子里的。那是一生当中最难忘的饥饿岁月!在光阴的交叠中,那些记忆却似乎愈发清晰,仿佛那段尘封的岁月,恍如一切都发生在昨天。   从小就在泥土里长大,我对麦子很是熟悉,熟悉麦子的播种收割的季节,更熟悉村里人对那一穗穗金黄色麦子的深情。我是农民的孩子,从小在泥土里摸爬滚打,到了麦子穿上金黄色的外衣时,这也意味着又是一年收割之际。在小时候,当看到田野里渐渐被麦子的金黄色占领时,我的心里有欣喜,但又畏惧。原因很简单,欣喜的是收割了麦子,也就会吃上几顿饱饭,能够尝到母亲制作的那一笼笼白花花的馒头。与此同时,也很讨厌这个时期,不喜欢去收割麦子,尤其是在那个还是燥热的季节,麦子的麦芒弄到身上,浑身发痒,还会起红色的包。但是出生在农村贫寒的家庭,这些,我都是躲不过的。   麦子成熟的季节,我就会被父亲逮住去收割麦子,逃也逃不了。那时候我还是十一二岁的样子,早上还没睡够,就被父亲给叫醒了,揉了揉朦胧的睡眼,跟在父亲的身后向着麦田的方向走去,很不情愿。通常父亲都会叫上我赶早去割一部分麦子,加快收割麦子的速度。我和父亲差不多割上两个小时,然后就回家吃早饭,吃完饭再来收割。那时候所谓的早饭,就是稀得不能再稀的面粉糊糊,桌子上放着一小碟腌菜,吃着正有味就没了。到田里干活,总是还没一小会儿就会听见肚子抗议的声音,叫个不停。在那个年代,麦子在我们的心中占据着不可代替的位置,不管时代如何变迁,心中悠悠的麦香情,只增不减。   刚开始的时候,看着父母收割麦子的身影,也没觉得会有多累,等到自己亲身去体验的时候,那收割麦子真是辛苦。早上父母背着朝阳和雨露下田,晚上驼着夕阳回家,就这样背负着四季。面朝黄土背朝天,汗流浃背惹谁怜?看着一颗颗汗珠不由自主地从父母的额头往下流,掷地有声。当流经自己的嘴唇,我不禁舔了一点,感觉咸咸的,带有些许苦涩和无奈。有时候汗珠流进了眼睛里,有点睁不开眼睛。所以那个时候,我尽量逃避去割麦子这件苦差事。也是那个时候,我在心里暗示自己,一定要努力奋斗,走出山村,摆脱这种苦日子。   那个年纪的时候,父母就开始教我如何使用镰刀收割麦子。虽然那时候感觉很辛苦,但是我得感谢我的父母,是他们教会了我这些生活的本领。那次我记忆深刻,母亲耐心地教我如何去使用镰刀,一般来说,在十一二岁用镰刀收割麦子是危险的,镰刀那么锋利,一个不小心就会在使用的过程中伤到自己。母亲教育有方,我没用多少时间便学会了如何正确使用镰刀进行收割麦子,把那一抹抹金黄收入囊中。   母亲告诉我,在用镰刀收割麦子时,两条腿稍微分开一点,左手握着一小撮麦子,右手持刀,镰刀稍微倾斜一点用力割断麦子,然后把割好的一小撮麦子放在一边,继续操作,直到麦子有一定数量后用草绳捆起来,一堆堆放好。最开始家里还没有工具脱粒,只好把麦子收割好之后运回去放在村子里固定的打谷场进行。在炎热的季节,汗如雨下,背着一捆捆的麦子行走在田野里,那段岁月,将永远定格在我的生命里。麦芒弄到身上,会非常痒,每次收割麦子的时候,脖子上都会被我挠红,咸咸的的汗水流淌着,浸染全身,一股股火烧,生生地疼。   那金黄色的麦子是我们村子里大伙能够生存下来不可或缺的元素,大伙对麦子的记忆也是特别深刻的,那一片片金黄色的麦子养育着整个村庄的人。大伙喜欢看着麦子成长,麦子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般,悉心照料,隔几天大家就会去麦田里看看,也和村子里其他人的麦田里的麦子比较比较。有的麦田里的麦子长势非常好,到了收割麦子的季节,那一穗穗饱满的麦子,承载着整个村庄的希望。   村里人几乎都是靠这麦子谋生的,每年也都指望着麦子能够有个好收成,这样家里可以添置些东西,孩子上学的费用也有了经济来源。   麦子收割完后,都要拉到村子里固定的一个打谷场进行打碾。那个季节,天气炎热,我很不情愿地被父母拉到田里去干活,因为当时年纪比较小,所以一般我就在田里帮忙收割麦子,或者把割好了的麦子一堆堆给捆起来。太阳很毒辣,白皙的皮肤在这么厉害的太阳底下晒,没几天就被换了个颜色,皮肤被灼伤,有脱皮的现象。有时候父母忙不过来,我就把麦子给弄个小捆的,帮着父母把麦子运回去。天气好的时候还好,要是赶上收割或者打场的时候下雨,那就有得忙活了。   那是一个炎热的午后,太阳还是那么毒辣地悬挂在头顶上空,我搬了条长凳子来到树下午休,没有风,感觉胸口有点闷,我知道这样闷热的天气,又该下雨了。虽然预料到这样闷热的天气会下雨,可是具体什么时候下,我们全然不知,只有等。天气要下雨,可是我们收割了的麦子还得拿出来晒,不然早上收割湿漉漉的麦子过不了几天就会发霉腐烂,在这样炎热的天气,麦子很容易长出苗来。   夏天炎热的午后,下雷阵雨之类的很常见,有时候下雨完全没有预兆,刚才还是大大的太阳,没一会儿便是倾盆大雨,这让还在麦田里收割的人们手足无措。到了刚开始下雨的时候,也就来点稀疏的雨点,大伙还在麦田里干活,看见这种情况就必须停下手里的活飞奔回家收麦子。每次到了下雨的时候,那干活就像是打仗似得,顾不及太多。有时候天气也调皮,瞬间大雨倾盆把麦子淋个精光,麦子在麦场徜徉,有带着泪水般的忧伤。刚下过雨,变个脸有变得笑嘻嘻,太阳又出来了。被雨淋过的麦子,到时候经过脱粒碾成面粉的时候,看起来与其他麦子粉无异,不过制作成面食吃起来就不一样了。所以在收割晾晒的时候,大伙都特别小心,对麦子特别注意,尤其是下午的时候。有关于麦子的记忆,蚀进了骨里。   经过辛勤的收割,一年的麦子又进了自家的粮仓,心里会觉得特别踏实。收割了新麦子,母亲会制作一些馒头给我们解馋。雪白雪白的麦子粉,加上水和面,切成一个个馒头状,口水都快要流出来了。一个个切好的馒头放进蒸笼,炊烟缭绕,芬芳四溢,升腾,弥漫了整个村庄,温软了一年又一年的怀想。   回到家乡,我总要去田里看看,看看那片麦田,回味那魂牵梦萦的一片片麦子的金黄。父母一天天老去,那片麦田也渐渐沧桑,记忆中的麦香,填补着我对家乡的空白,也补习着爱的功课。田野里那金黄色的麦子,散发着醉人的芬芳,温暖着心房,那是我对家乡一生的守望! 黑龙江癫痫哪看的好服用吃卡马西平片要需要注意什么郑州正规癫痫病医院哪家好太原癫痫病到哪里治疗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