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丁香】十年之痛(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30:22

最近,我常常梦见琦。他一次次近乎霸道地闯入我的梦境,让我欲罢不能。

论年龄,琦大我十多岁,而且一度与我父母有些积怨,然而出于对文学的痴迷,我们选择做了最好的朋友——那年,牧阳、天山、端阳以及我和他五个人共同创办了《村花》文学社。朝夕相处的日子里,让我们共同结下了深厚的情义。

两年后,文学社解散,其它人各奔东西,只剩下我和琦留守乡村。那些日子,我疲惫了,寂寞了,失恋了,总会情不自禁地往他家跑。当时,我们彼此躺坐在柔软的沙发上,就着音箱里流出美妙的音乐,慢慢喝茶聊天,任时光走过我们的身边,任季节在窗外悄然变换……

后来,因为逃婚,我辞掉村官,出外打工。独在异乡,倍感孤独的我,就常常给琦写信,毫无顾忌地向他倾诉我对故乡和家人的思念之情。直到有一天,我正在与一帮工友从车上往下卸水泥,汗水和着泥尘,几乎让我睁不开眼。就在这时,我感觉一只大手搭在我肩上。我本能回头,朦胧里,看见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出现在我面前。我使劲揉揉眼,终于看清是琦。那一刻,我喜出望外,却感觉鼻子一酸,几乎落下泪来。

“你瘦了。”他一面心疼地替我拍拍身上的灰尘,一面也红了眼圈。下班后,我要带他去工地吃饭,他说我们去饭馆吃。我有些难堪地说:“我还没领工资,没钱请你。”他笑笑说:“为什么要你请我,我请你不行么?”就这样,在他的坚持下,我吃到了来工地两月后最好的一顿的饭菜。

多年以后,我终于决定结婚了,但手头缺钱,就去找琦。他二话没说,让我次日去他家取钱。后来我才知道,他当时手头没有现钱,只能从一个还没到期的定期存折里取给我,这件事让我感动不已。

结婚后,我和妻子常年漂泊在外,先是广东,后是浙江。这样一来,我跟琦就很少相聚了。有时一两年见一次面,也是匆匆来去,说不了几句话。好在每当我想他的时候,就给他打电话,跟他聊聊天,而他想我的时候,却往往找不到我,因为那时,我还没买手机。

时间止于二○○四年。那年年底,我和妻子为了节省钱,就商量着不打算回家过年了,于是打电话告知父母。谁知父亲却告诉我,早在半个月前,琦因煤气中毒,死于非命。

放下电话,我在寒风中呆愣了很久,一整天,我心痛得吃不下饭。回想一年前,我带着老婆孩子,去给他拜年。当时,他们一家刚搬进县城的新房,按规矩,我给他打了一个红包,聊表心意。没想到,当我们离开时,他给我儿子回了一个红包,不但悉数退还了我红包里的现金,另外还加了一张老人头。总之,在我们的交往里,他宁愿我欠他,而从不愿亏欠我半分。

琦去世后,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去他的坟前祭拜一番。无奈莽莽群山,我一直不知道他下葬何处,偶尔问及知情人,也只是说葬在扇子岭,却一直说不清具体位置。加上时过境迁,我也不是特别热心,所以这事一拖再拖,不料一晃就是十年。

直到今年清明节回老家给爷爷奶奶上坟,跟一位本家兄弟聊天时,不经意间提到了琦,他这才告诉我,说这两天恰巧受邀给琦修坟,直到昨天刚刚完工。当我向他打听修坟的具体位置时,这位堂兄很热心的说:“我带你去吧。”

上山的路上,这位堂兄又告诉我说,他受邀给琦修坟的前一天晚上,突然梦见了琦。琦在梦里说:“石生,我请你给我帮个忙好吧。”这位叫石生的堂兄,刚要问对方什么事,立即梦醒了。起床后,他还在回想这个奇怪的梦时,琦的妻子就找上门来,说是要给琦修坟,但苦于找不到人手,问他有没有时间帮忙。这位堂兄听了,暗暗称奇,自然满口应允。

琦的坟就在一条山路旁。这时,我才突然想起六年前的春节,我和天山,牧阳相约去山上玩,正是经过他的坟前的,而我们居然一无所知。要是琦在天有灵的话,看我们一群朋友从他身边经过,却熟视无睹,不知该多么难过啊。

站在琦修筑得相当漂亮的坟前,我沉默良久,却没有感觉特别难过和悲伤。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时间悄然消磨了我内心的痛。我只是很平静地鞠了三个躬,心里说,老兄,我终于来看你了。请原谅这么多年,我对你的淡忘。

鞠完躬,抬起头,我这才惊讶地发现,在琦的周围,出现好多陌生的坟墓。堂兄告诉我,与琦紧邻的,是他的父母,以及叔伯婶婶。另外旁边还有一个因肝癌去世的年轻人。以前,这里曾经是一片幽静的小树林,我们一帮孩子常在这里打柴放牛,这才多少年,那些熟悉和亲切的村民,就相继躺在了这里,把当年我们小孩子的乐园,变成了一片幽暗死寂的坟场。想到这里,我不由打了一个寒颤。然后一一向他们鞠了三个躬,以表心意。

临离开,我再次向琦鞠躬并道别,心说,老兄,你就好好安息吧,你若有什么未偿之心愿,就请托梦给我吧。

此后,琦不再来我的梦里。

北京癫痫病医院怎么走河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清远癫痫医院在哪里癫痫是靠什么诊断的呢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