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荷塘】致青春(散文)_2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28:55

眼前那块缺角的泛绿黑板在值日生卖力的擦试下,虽稍显出些许光洁,但还依稀残留着淡淡的字迹,仿佛一位珠光宝气的妇人那张光鲜艳丽的脸庞,虽涂着厚厚的粉底,但仍遮掩不住岁月的痕迹。两边斑驳的白色墙壁上不知是谁踢上了几个零乱的脚印,和着点点污渍,恰似一幅初学者的涂鸦之作。倒是黑板上方“奋发有为、时不我待”的标语和高考倒计时的数字牌还是一如既往地异常醒目,提醒着台下众多埋头苦读者的时日无多。

和着教室里嗡嗡的朗读声,座位上的我和后窗外正向内张望的教导主任对了个正面。在我手忙脚乱地重新打开课本时,他才意兴阑珊地张望着下一位。

当早操铃声又一次响起那色厉内荏的曲调时,我才心有不甘地合上课本,跟在同学后面跑向了楼下操场。

周一,例行的升旗仪式。三年来的固定模式,我们都已漫不经心。“大嘴”还和往常一样逢人就说着那些不着边际的梦想,尽管我们都已听了无数次,但却祥林嫂般不停地念叨着;“眼镜”仍手捧着书喋喋不休地读着,好像一位正在朝拜佛祖的虔诚僧人,期待着有朝一日的鱼跃龙门;海子的中分发型永远那么齐整,时不时的用手向两边撩拨着,那是录像中港台明星的典型装扮。队伍后面,一辆半新的“飞鸽”自行车斜靠的路旁的东青树边,尽管我们都知道,它的教师主人正等着上完课后骑着去打点他的贩卖小生意。

当台上的校长那慷慨激昂的话语传遍台下的我们,飘荡至我耳边时,我知道,属于我的高三,就要过去了。

食堂的早饭还是那么地不出我们所料。在那间被蒸汽熏撩的几乎让人看不清对面的房间里,火红的灶台上蒸屉一层层地垒叠向上,恰似太乙真人的炼丹炉,里面那一个个不黑不白的馒头就是我们通往高考的仙丹。在一群拥挤的同伴中,我匆忙地抓了两个馒头,胡乱地从中掰开,门口,一个肥头大脸、膘肥体壮的大汉从面前盆中用饭勺挑了一勺尖的水煮花白放到我掰开的馒头中。汁水顺着掰开的缝隙留到手背,映射着初升的阳光和周边绰绰的人群,摇晃着要力不从心地要滴落下去。我舔了舔汁水,狠劲地咬了下去。

“三年了还没吃够呀?”勇在旁边乜着眼,恨铁不成刚的神情不屑一顾,“走,跟我吃包子去。人没有点追求和咸鱼有什么区别?”这货眯着带红丝的眼,说着昨晚刚刚从录相上学到的台语训斥着我,尽管是我用饭票和他一块去的。

包子是外面小摊贩避开食堂大汉警惕的眼光偷偷运进来的。地点虽是隐蔽,但在学生中却人尽皆知。墙角下角落里,小摊贩自然却又紧张地捂着加盖了白色屉布的小竹笼,混杂着丝丝香气直透鼻孔。

“来,四个包子,再加两个鸡蛋。”勇掏出一叠饭票不可一世地命令着,那架势简直一个典型的暴发户。我愤愤地咬完最后一口,从暴发户手中接过硫磺熏制而成的包子。“喏,还欠我二斤饭票呢。”那是前晚在宿舍和勇学划拳,我输的一塌糊涂。

一整天都是在做卷子、背要点、听讲解中浑浑噩噩渡过的,反倒是下午那节历史课让我提起了神。历史老师一改往常的死气沉沉,一节成吉思汗和元帝国听得我热血沸腾。讲台上略带娘腔的他如一位意气风发、纵横捭阖的铁血将军,向他的学生们讲述着祖先的丰功伟绩。时隔多年,我参加工作后到榆林与蒙古交界处的成陵处时,才领悟到当年“黄祸”这个名词第一次从历史老师口中说出时的骄傲和自豪。

傍晚,我们三三两两地坐在操场上。“眼镜”还是拿着课本边绕着操场边喋喋不休地读着,据说他爹从乡下来学校看他时,在操场上迎面走过竟置若旁人,让他爹抱着他心疼半天,不停地说书把娃念傻念呆了,连他老子都不认得了。锋坐我旁边没有看书,反倒是不停地唱着张信哲那首“别怕我伤心”,伤感的曲调和痛苦的神情无不显示出他的失恋。说是失恋其实是单相思,我一直怂恿着他去向同班那女孩子表白,但他却一直喏喏不前。勇皱眉抽着烟,烟气刚从嘴里冒出又打了个弯钻进鼻孔。看着锋那幅失落的样子,勇掏出一根皱巴巴的烟丢给锋,“来根,一烟解千愁。”

锋还在唱着他的歌,我则快速地拾起叼进嘴里,却发现没有带火。

高考结束后的那天晚上,我和勇走在学校外面的街道上。门口商店里,我掏出三毛钱递给店主,店主则心照不宣地从柜台深处拿出两根“猴王”,一切都显得那么的顺理成章和水到渠成,只是柜台外面贴的那张“未成年人禁止吸烟”的标语耷拉着一角,似乎要掉了下来。

勇和我一人叼着一根,烟头明灭可见。两旁的台球厅挤满了人,其中大部却是学生,握杆的是同级的理科生,他在紧张地计算着进球时的角度和力度,以期达到期待之中的开球碰撞效果。对面的老板却神情懒散地将球杆搭在肩上,似乎他才是这球台之上的王者。隔壁书店里几个低年级的学生正在挑选着眼前一排排的书籍,那老板我是熟悉的,因他的书店,三年里我读完了金庸古龙梁雨生,总想着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令狐冲或是李寻欢,仗剑天涯闯荡江湖。也得益于他的书店,高二文科选拔时试卷上让答出“飞雪连天射白鹿”下句时,我才能下笔如有神。

街头的录相厅,门口红板上的字龙飞凤舞,“黄飞鸿之狮王争霸、英雄本色、醉拳……”衬托片名的,是里面时不时传出的拳脚声、刀剑声、枪炮声,混杂着呛人的烟草气和冲鼻的脚臭味。

不知何时,学校的饭票成了这条街上仅次于人民币的第二种通用货币。在这里,可以用饭票买来想要的东西,也可兑换来在学校里用的饭票,商品经济、货币经济和市场经济在这条街道上得以充分体现,也给我过早地上了许多堂生动实践的金融知识课。

九月,我去了中原,勇留在了省城。我经常给他写信,他却很少回我。直到有一天,他打电话过来,絮絮叨叨地说了好多。从他絮叨中,我知道了“眼镜”终究没能考上,心有不甘地复读着;锋去了女孩就读华北的另一所学校,说是要再续前缘;做贩卖生意的老师经学校领导施压,重新走上讲台;又说是他要到我这里来,让我管吃管住负责他的一切。

临挂电话时,他特意提醒我道,“喏,你还欠我二斤饭票呢。”

癫痫发作意识丧失怎么办西安治疗癫痫病武汉治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在哪癫痫病大概花多少钱治疗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