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柳岸•旅】人在旅途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47:44
(一)   我的网名叫“金铃子”,在长春老年大学金色论坛上我的名字叫“金键”。说起出书,我心中真是诚惶诚恐。因为现在出书已经成为一种潮流,学过几年诗词,积累了一些作品的人跃跃欲试的大有人在。有几位诗友陆续出的诗集水平都很高,和她们(他们)相比,我是自愧不如,心中不免有些忐忑不安。但是已故老班长曲老那殷切希望的一番话这几年总是在我的脑海中萦绕着,挥之不去,这也是激励我在诗词的道路上一直走下去的一个重要原因。   “小金键真是一个才女,诗写得那么好,我看好你。到六十岁你还有好几年时间呢,好好学,六十岁就出诗集吧,到那时我帮你。”这是我刚进入现代文班不久,老班长对我寄予的厚望。可是没有等到我的诗集面世,他就不辞而别,独自驾鹤西游去了。还记得他做*一次手术出院,我和同学们去看他,他还关心地寻问我诗稿整理了没有。   我说“你赶紧好起来吧,还等你帮我编辑校队呢”。他当时撑着被癌症折磨得骨瘦如柴的微弱身躯,布满白癜风的脸上泛着红光,眼睛里充满了笑意,连声说   “好,好。”小吕(是班长,和我同年同月生,还有一位同学,我们三个被誉为是班里的三朵金花)知道曲老病情的严重,急忙接过话题说:   “等曲老病好了再说吧。”可是曲老再也没有好过来。那一年的元旦,我和同学们冒着严寒怀着无比悲痛的心情送了曲老人生的很后一程。望着躺在冰冷棺椁里的曲老那消瘦却安详的遗容,我当时流着眼泪,暗下决心,一定会出自己的诗集,以告慰曲老的在天之灵。今天,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曲老,你听见了吗?      (二)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既没有显赫的身世,也没有世代书香门第的熏陶和炫耀。没有那被继承的文学细胞,没有高文化水平的父母家传身教,更没有像现在孩子们这样或那样五花八门的学习班、补习班、家教。   瘦弱的父亲十八岁就辞别了父母,辞别了刚结婚不久的妻子和十年九不收,穷乡僻壤的河北老家,下关东,来到了长春的长兄家,当了一名学徒。之后不久妈妈也不堪婆婆的虐待和家乡的贫瘠,既然决然千里寻夫,和父亲在长春一个小偏杈安了家,并生了两儿两女。父亲本来就不识几个字,加上家庭的重担,工作的劳累(父亲在单位早去晚归,一个人主动干两个人的工作,还不要报酬,所以每年都会领回一个大红的奖状挂满了墙。)妈妈是在来长春之后,街道上组织的扫盲课堂上学到的字,能看报纸了。   我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虽然没有父母的督促,但是我们每个人学习都很用功,学习成绩在班里都是名列前茅。每天放学归来*一件事就是在炕上放上饭桌,写完作业再出去玩。   从小学到中学,我的学习成绩一直都很好,用妈妈的话来说“玲子是没赶上好时候,不然的话,一定会上大学了。”因为妈妈有点迷信,总认为小孩在抓周的时候抓到什么与后来的命运是有关系的。因为我在抓周的时候抓的是一本书,这也是妈妈多年来一直值得炫耀的话题。在那个动乱的年代,一会是“读书无用论”,一会是“白卷先生闹学潮”,一会又是“又红又专”。我有幸的是遇到了一位对教育事业兢兢业业、竭尽全力、一丝不苟的好老师“刘荣臣”,一个搞过地质勘探的数学老师。那时一天六节课,由于有的老师不来上课,老师就给同学们上数学课,很多的时候一天上过五节数学课。老师希望有更多的同学能够考上大学,成为*的栋梁之才。当时一个五十多人的班级,到很后只剩下二十来人坐在教室里坚持上课了。但是老师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责任和肩上的重担,因为他坚信,阴霾终会散去,阳光普照大地的时期不会太远了。   可是毕业的一场轰轰烈烈“上山下乡”运动,“到农村去到边疆去,到祖国很需要的地方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使我们的升学梦彻底的破灭了。我没有下乡,看起来是捡到了一个不小的便宜,没有受到农村的风吹日晒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累,可却是与升学无缘了。   参加工作是我的大爷领进门的。一个前身是四机床厂的五七连家属厂,后来归区管辖了,开始招收年轻人。我,一个二十岁的花季少女,刚出校门,品学兼优的尖子生居然进了翻砂车间,小脸黝黑的整天与铁水、沙子、铅粉、开炉打起交道。铁水烫伤了手脚,手像锉刀一样,工作闲暇的时候,车间的师傅们会带领我们去工厂大门外的树林里捡鸟屎。白白的,一小撮放在手心里,用水融开,揉碎,再上火边去烤。这样反反复复,手会洗的光滑、洁白细腻了。   那时我在车间可算的上是凤毛麟角,出类拔萃。不久就当上了车间的统计,单位的工会委员。写个工作总结,大批判的稿子我也算是手到擒来,得心应手。   随着单位不景气,工人开不出资,放假了,我的第二个属于超生的儿子出生了。好在在儿子五个月的时候我被分到离家近的一个当时被誉为是“小型巨人”单位上班了,效益不错,每月还有点奖金。一方面省去了倒车之苦又可以照顾两个相差一岁的儿女。我在冲压车间一干就是八年多,是车间的一名骨干,八年多没出现一次事故和工伤,是车间双手保持完好无损为数不多的其中的一个。挣计件工资来养活儿女。就我这样一个不迟到不早退,任劳任怨的先进工作者,忽然有一天,居然随着企业的改制下岗了,国企变成了股份制,后又到了个人手里。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觉得的五雷轰顶,好似天塌了一般,做梦也想不到我这样的人还会下岗。当时不知所措,头脑中一片空白,哭着跑回家,几天回不过神来。痛定思痛,路还是要走的,人还是要活下去的,孩子们要上学。我终于想通了,是金子无论在哪里都会发光的,没有饿死的瞎家雀,只有饿死的懒人。我暗自下决心一定要挺起胸膛,去寻找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来证明我不是一个孬种,我做到了。   一方面和下岗的工人们齐心合力一起去找市里,妇联,找国资委,找单位。一方面到处去找工作。当过饭店的清洁工、涮盘子。实践证明,只要你付出了,就会得到社会的认可和大家的尊重。人格不低,干得舒心。干了一年之后终于又回到了单位,我们赢了,赢得了尊严,赢得了一个正式职工所有的一切待遇。退休了,但是我还在一家私企继续工作。      (三)   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走上了诗词之路。   儿子安装上了电脑,网络上的一切都是那样的新鲜和陌生。“偷菜”成了我闲暇时间的乐趣。儿子帮我弄了七个QQ号,掐着时间,菜好了七个号一起偷,所以农场的升级很快,还有一片争奇斗艳的大花园。可是随着一个网友的出现,打破了我简单又快乐的生活。两个月,每天都是准时的时间上网,两个小时的聊天。从他的谈话,学识到他空间里那些精彩绝伦的书画作品,简直是一座艺术的殿堂。雍容华贵、国色天香的牡丹绘画,大气磅礴的草书作品使我*一次从心底感到震撼和由衷的敬佩。   有一天在聊天的时候,我的脑海中忽然冒出了不知是何人的诗句,随即我在键盘上敲了出来。他即兴和了一首。我又打了一首,他又和了一首。一来一往,使我感到很惬意。我惊奇地发现,怎么自己还会作诗呀?写出来还挺通顺,一点也没有拗口的感觉。一种多年潜能的灵感被激发活了。感到兴奋,有了学习的兴趣和冲动。在朋友的鼓励下,我开始学着上网查询,寻找带“诗”字的人加好友。终于一个叫“诗醉梦乡”的网名映入了我的眼帘。   “你好!”我主动的上前打招呼。   “你好,你好。”很快有了回音,看头像知道是位优雅漂亮又年轻的女士。   “我上你的空间看了你转载的东西,你喜欢诗词吗?”她的话使人感到很亲切。   “喜欢呀,就是不会写。”我真是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又有一种伯牙,子期遇知音的相识恨晚。   “那我介绍你加入诗梦园群吧,那里学习氛围很好,有老师可以指导,群里的人都很热情,团结,而且素质都很高。”   “好的,好的”。首战告捷,兴奋之情溢于言表,看来我真的遇上了伯乐。   *一次参加诗梦园群的聚会,就使我的耳目一新。参加诗词群的人,都是热爱诗词的有才之人,谈吐都透着文雅之气。与在工厂聊的,在社会上聊的,柴米油盐,时事趣闻,侃大山,说脏话截然不同。在诗梦圆,一种高雅的文学氛围萦绕在其中。即兴吟诗,击鼓传花对对子,既提高了诗词的水平又活跃了气氛,使人感到浓浓的正能量和浓浓的亲情。我感到精神振奋,因为我看到了另一片崭新的天地,一个能施展才华的天地,一个没有金钱诱惑、利益驱使的圣洁领域,一个温馨的港湾,仿佛这就是我的天地。于是,我像初生牛犊不怕虎一样,写了一首就往群里发,群里的诗友给与点评,指出毛病。直到有一天,   “以后大家都要写格律诗呀,要检查平仄是否合乎格律要求的。”群主在群里说。   “格律诗?什么叫格律诗?什么叫平仄?”我懵了,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哇。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差距,差距如此之大,格律诗是戴着镣铐在跳舞,戴着镣铐还能把舞跳好了,才是真正的高手。怎么办?学呗。开弓没有回头箭,没有退路可走,哪怕是荆棘重生,你只能选择前行。只有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刻苦的学习,才能够到达成功的彼岸。   去哪里学习呀?一个念头在脑海里闪现出来,上老年大学呀,多年没实现的梦想,老了还能实现,也不枉此生了。我去省老年大学,市老年大学。相比之下,我选择了市老年大学,报了诗词班和现代文学班,正式成了老年大学中的一员,圆了多年的夙愿,大学梦。   当我怀着刘姥姥进大观园那种,怯怯陌生感走进现代文班教室的时候,“欢迎新同学,欢迎新同学。”当老班长那双长满白癜风的大手热情地握住我的手的时候,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那满心的陌生感和拘谨则是荡然无存了。班长曲柄杰虽然已经70多岁的高龄了,但是有着旺盛的精力和对老年大学的热爱。他待人热情,诚恳,积极为班级服务,受到大家的尊重和爱戴。   “你准备一些漂亮的照片,我给你做一个台历”。在我到班级不久,老班长就给我做了一个镶着我的照片的漂亮台历,成了*的美好纪念。因为每一个新学员都会收到班长赠送他亲手制作的精致的礼物。在张铁慧老师对写作方法的细心讲解下,我的写作水平提高很快,一篇一篇散文应运而生。一部长篇小说“风雨人生”终于完稿。我就像一只鱼儿游进大海,尽兴地徜徉在知识的海洋里,乐不思蜀。   可是在诗词班的情景截然不同。那时候不像现在有沙龙课,沙龙群,还集体在教室黑板上发诗,改诗,有班级诗词水平高的学员在中午时间为大家讲课。无私的奉献使很多的学员受益。那时是上课来,下课走,交流的人很少。只能在诗词讲坛上发帖,交流。那时在课堂上讲是诗词欣赏,不讲格律基础知识,因为诗词的格律基础知识已经讲过了,诗词研究班已经毕业了,所以新入学的只能是诗词欣赏。   欣赏,没有基础怎么会赏?和鸭子听雷差不多。怎么办?另找途径,上网查。当时网上有一个“翰墨诗词学院”,学院里有一批优秀的、资深教师精英队伍。这些教师都是钟情翰墨教育事业,精通诗词的律、法,无私的甘于奉献精神,精心育人,不求个人得失,严格把关,默默无闻地燃烧着自己的光和热。   在呱呱网上课堂由老师语音授课诗词格律基础知识,每讲完一课都会留有作业,然后在呱呱语音课堂由老师进行点评,通过在网上学习,使我受益匪浅。我如同一匹奔驰而出的黑马,一边在呱呱课堂如饥似渴地学习格律的基础知识,一边在诗词讲坛上发表自己的习作,真有一种“无知者无畏”的胆量和“丑媳妇不怕见公婆”的精神,任大家点评,修改之后再发,很多时候学到深夜,有时在睡梦中得到一个句子,马上起身记下来,再想下一句。呱呱语音讲堂上的老师都很严厉、认真,点评作业更是一丝不苟,一字一句的点评。当时我还有些不理解,认为老师有些追毛求疵。现在回想起来,真的要感谢那些老师的严格要求,带出了一批,现在都活跃在诗词领域的诗人,说明老师的心血没有白费。   从2011年入老年大学学习到现在已经7年了。在这七年中我创作了小说、散文、诗词古韵一千多首,在多种刊物上发表并获奖。2013年和江山文学网签约,2017年被江山文学网誉为“江山之星”。现在是:胜春诗社会员、南湖诗社会员、吉林省诗词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香港诗词学会会员、长春市作家协会会员。      (四)   熟话说的好“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在诗词学习和创作的道路上,我要真心感谢几位使我终生难忘的、功不可没的老师。   *一要感谢的是“天行健”,“天行健以自强不息”。是网上认识的一位朋友。以前我认为网络是一个虚拟的世界,人们会披着这样或那样的外衣,扮演着形形色色的角色,所以不要轻信网络。他的出现,改变了我对网络的认识。因为是他,激发了我头脑中诗词的灵感的潜能,写出了连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诗句,一天一首,有时一天写好几首。一些词句像洪水一样咕嘟咕嘟往外冒,挡都挡不住。有时在睡梦中会被诗意惊醒。词句虽然不精,却也朗朗上口,自然流畅。现在看起来是属于古风体一类,押韵,但不拘平仄规律。 湖北儿童癫痫治疗医院哪家好武汉中医癫痫病医院位于哪癫痫病能彻底治疗吗?哈尔滨儿童医院癫痫科医生挂号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