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柳岸】第四类感情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37:11
“是谁的电话,这么早?”陆伟一面换鞋一面问道。   “你自己听吧,你的老朋友了,打了三次才遇上你在家。”   陆伟接过了电话,一个不到四十岁的女人的声音。   “是陆伟吗?”那声音很低,很轻,细声细气却却很清晰干净。   “哦,你是林夕吧,好些时候没见了,你还好吧,女儿也大了吧?找我有事吗?”陆伟声音挺大,不知是有意让在厨房里做早饭的妻子听到,还是已然没有了当初的感觉。”   “想你都不行吗?也没什么,就是想见上一面,好,到时候再谈。”林夕似乎还在以往的角色中。   “行啊,听你的安排。”这下面几乎就听不到陆伟的声音了。   放下了电话后,陆伟这才想到从户外回到家有点儿热,脱去外衣。到卫生间去洗个脸,经过厨房时。   “谁啊,这么早打来?”妻子用一种程式化的口吻问道,也不乏有点儿好奇。   “就是我以前和你提起过的林夕。”陆伟淡淡的回答着,就是想淡化下面的一场久违的约会。   “找你有事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几年没见了,想见个面,那次想陪她去给他母亲上坟,不是没碰上机会么。”陆伟还是诚实的,就是以往的一些事情也是没有刻意隐瞒的想法,再说都是些结婚以前的事了。觉得那样隐瞒是对妻子的不公,再说只有诚实才能杜绝暧昧,诚就是坦诚,实就是忠实,陆伟是这样理解的。所以不管是用什么方法和在什么情况下,都是想着向妻子坦白过去的那些事情,关于林夕也是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让妻子知道的,即便她也许不理解或者不屑。   “那也该去看看人家,都多年的朋友了,别忘了带束花什么的啊。”妻子很通达,还不忘提醒了一句,让陆伟一颗心踏实多了,放下了包袱。“林夕这时候来找我,就只是想见上一面,没有什么事吗?”陆伟放下了一个包袱,又来了一个包袱,足够让他慢慢思量,于是也就慢慢回放着那些过往的经历。   那还是十几年前——林夕意气风发地背着个黄挎包来找陆伟,那时的陆伟还是一个翩翩少年,而林夕只是一个停课闹革命的中学生。林夕兴高采烈地把他领到玄武湖的那个露天清真饭店,两个人坐下,林夕诡异的笑着从挎包里摸出一瓶二两五装的洋河酒,又像变魔术似的,拿出一个盖杯,里面有四个五香鸡蛋:“这是我妈为你煮的,我要看着你吃下去。”陆伟就去点了两个菜,打开酒瓶,两人对饮了起来。喝完就再来一瓶,再来一瓶……一共喝了四瓶,每人喝了半斤。陆伟没想到,这小东西还这么能喝,自己很多也就是半斤的酒量,而她*一次和自己喝酒,居然也能喝半斤。两人都觉得头有点晕了,怕旁边的人看笑话,就赶紧走了。走到湖边,清风吹来,林夕说:“我不想走了,想躺一下。”于是就在湖边的草地上,陆伟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大腿上,看着这个兴奋的小东西,呼呼地睡去,而自己也昏昏沉沉,却要硬撑住,不能睡去,看着怀里的林夕,洁白的脸上飞上了两片红霞,很想伏下身子去亲吻她一下,但忍住了,心想:“你不是把她当妹妹吗?这样才能如此坦荡的相处,她的母亲也才能如此的相信你,放心的让宝贝女儿跟着你到处跑……   自从那次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一起喝酒了,过不多久,陆伟就在她的生活里一下子消失了。是否这次林夕打电话来,还想再醉一次,陆伟在心里思忖着,心里砰然跳了一下。   一个阴霾的天气,林夕一定要见陆伟,原来,她带了些母亲做的鸡蛋小甜饼,放在一个盖杯里,还是习惯性地背着那个当时对红卫兵来说很时髦的黄挎包。领着陆伟来到玄武湖的一处雪松树下,坐下后,笑眯眯地拿出那些黄橙橙的鸡蛋小甜饼,说:“我妈做的,让我给你尝的,我要看着你吃。”   “好,你也吃。”   “我吃的多了,我妈说这就是给你做的。”   “你妈的话就是圣旨?”   “当然。”   “你说,你妈怎么就放心你和我在一起?”   “知道你是好人,也不会欺负我。”   “那可不一定,我没准也会欺负你的。”   “嘿嘿,那我倒想看看你怎么欺负我的。”陆伟被挑逗起来的情绪很激昂,真的想“欺负”她一次,可是那次明明说喜欢她就是当作很好的妹妹的。   “好,那我就欺负你了,别叫啊。”陆伟试探性的说,心里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自己说不清道不明。   “我就是不叫,你也不敢。”林夕还是看透了陆伟,有那心没那胆啊。其实陆伟真的把她看成了妹妹。   说话间就乌云密布,下起了倾盆大雨,一时无处可躲,只好在雪松树下等着雨停,两个人都像个落汤鸡。林夕还笑陆伟:“看你真像个落汤鸡。”其实她自己已经狼狈不堪了,额头上贴着一缕乌发,鼻尖上缀着几粒水珠,全身都湿透了,连衣裙贴在身上,十八岁的、发育充分的身体凹凸有致地显出原形。   “瞧你自己原形毕露的样子,不过真好看。”一场大雨让两个人的心贴得更近了。陆伟深怕她在雨中淋出病来,不好向她母亲交代,就抱着这个已经像是裸体的女孩,林夕也紧贴在陆伟的怀里,变得那么温柔温顺,一动不动,她那结实富有弹性的双峰紧贴在陆伟的胸膛上,两个人的心脏几乎就跳到一起了。这时候谁都不说话了,仿佛说话已经多余,一切尽在不言中,两个人都在同时享受着这美妙的时刻,不想用任何形式来破坏它,包括说话,就这样静静地,无声地恰似一尊罗丹的雕塑作品,听着对方的呼吸和心跳,感受着对方的体温和电流,一直等到雨过天晴。这次林夕还真的没感冒,而陆伟却感冒了。   陆伟到了约会的那天,还真的听了妻子的话,买了一束百合花。心想妻子还是能理解的,其实妻子理解的还不仅这些。   刚结婚的那几年,有一天,妻子在整理房间时,看到整整一摞信件,约有一尺多厚,也知道是陆伟的,故意问道:“你的这些信还保留着吗?”   “那就,那就处理掉吧,反正已经时过境迁了,我现在有了你,那些就不留了吧。”   “就会贫嘴,没人收留我才收留了你的。”妻子一面说着一面找出几封,拿出信瓤看着,“让我看看再处理吧。”就这么巧看到了谭嫣的一封信。   “陆伟哥:我那天做了一个梦,梦见你、姐姐和我在海上泛舟,一阵巨浪打来,小船翻了。只有你和我飘到了荒岛上,姐姐却找不到了……这难道不是一个年轻女孩在期待自己的真爱吗……”妻子问陆伟当时怎么回信的,陆伟说,在回信里是这样说的:“有时我们不清楚自己真正的需要,但只要有时间来验证,就会发现自己真实的内心,我希望我们有个约定,一个十年后再见面的约定,也许那时你会找到自己真正所爱的人,而我也可能有了自己的归属,让我们冷静的面对自己的内心,用时间来检验。很深情的人有时是很绝情的人……”陆伟做了一个很绝情的决定。可是这个也是他很好的妹妹。而他的姐姐谭娴也有一封信,是这样写的。   “亲爱的陆伟哥:我既然不能和自己很爱的人走到一起,那么也就不在意和我走红地毯的是谁了,母亲硬要我嫁给这个华侨,可能她有好处,想到母亲的养育之恩,也就不好再执拗了。婚礼很简单,也就没有通知你,现在你收到信时,我已经在广州了,保重,谭娴。”在这封简短的信里还附有两首当时才十八、九岁的谭娴写给陆伟的小诗,   你是太阳我是月亮   是你给了我温暖   你不走进我的内心   怎么会知道我如何想的   你不问我行不行   我怎么回答   愿意不愿意   你是铅笔我是橡皮   你不写下心里想的   我如何知道该留下还是檫去   你是哥哥我是妹妹   你不带着我   那我还能跟着谁   这是当时写的,还有一首是从日记本上撕下的一页,   你像那普罗美修士   把光明和温暖带到我的心间   可是你却不愿   让我来为你受难   不愿让我有机会给你慰安”   谭娴是林夕的同学也是闺蜜,也都是陆伟的共同朋友。陆伟还是在谭娴的家里认识了林夕的。   这些信在妻子看过以后就烧掉了,只保留下妻子的那些信。妻子也知道陆伟因为那个误会的冤案,消失了十年之,那从前的感情依稀还在各自的心里,还是相信陆伟说的,即便到了那种很深的感情漩涡中,陆伟还是坦诚地告诉这些妹妹,自己有一个女朋友在远方,因此没有越过雷池。妻子也很奇怪,怎么会有这样的感情,陆伟说,也许这就是第四类感情。   第四类情感:它不是亲情,却有着亲情一样的关爱有加和呵护备至,有一点好吃的都想着给你吃,有什么心里的话都要*一时间和你讲,哪怕是她生理上的那些变化;它像友情,却比友情更多了一些心无距离,毫无芥蒂,她能让你背过身去,就在几步远的地方大方地换卫生巾而用不着顾忌;也不是爱情,但有着爱恋的情愫,却屏弃传统爱情狭隘自私的约束,始终保持着“雷池”的底线,她能靠在你的肩上、躺在你的怀里,却又逼着你不能动心,更不能有邪念。   妻子也问过陆伟,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陆伟答非所问,她们都是好妹妹。   陆伟如约去见了她,这次林夕把他带到了另一个住处,以前来过的不是这样,林夕说,父亲的单位省卫生厅又分给他一间房,就是现在的这一间,单独的一间房,大约十六平米,厨房在过道里,厕所是公用的,这间房就属于她的了。   房间里家具简洁,一张大床头靠着一面墙,这边是两个单人沙发和小茶几,还有一个小音箱,在里边轻盈地飘出邓丽君的歌声,靠外那边是窗户,拉上了窗帘,对面的靠墙是一个高低柜,床头上方有一幅花卉的油画,她知道陆伟是喜欢油画的,这一切显得很温馨。   坐下后她给陆伟冲了一杯浓浓的咖啡,陆伟知道林夕已经离婚两年了,独守着空房,带着自己女儿,照顾着父亲,很不容易。   林夕做了几个菜,两个人喝着北京二锅头,她将女儿放在父亲那边了,很想再在一起喝一次酒的陆伟,怎么也找不到从前的感觉了,两个人只喝了一瓶就不再想喝了。因为陆伟问起了她的女儿,就聊起了女儿的话题,她说,一定要好好培养女儿,不能像她那样,要有一个好的前程,打算大一点送她出国学习进修。   说着说着,不知是有点累了的缘故,还是酒精起到了一点作用,只见林夕迷离着双眼,半躺在床上,陆伟从她的下方看到半遮半开的裙子,里边修长浑圆的大腿,以及那大腿根部一点点白色的内裤……   忽然想到了那是一个冰雪覆盖着的玄武湖,整个玄武湖没有一个游客,在一个小树丛里,林夕红着脸说,你转过脸去,陆伟听从了,只听见一阵脚步声,走了几步停了下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过后,林夕依然红着脸回来了,说,好多啊,自己有时候都被吓坏了。陆伟想,这小东西居然也多,那时还是小姑娘的林夕是那么的可爱,率真,直白和坦诚。   还有一天在北极阁的那个亭子里,林夕靠在陆伟的肩上,看着满天闪烁的繁星,问陆伟,你喜欢我吗,喜欢,怎么喜欢,当做很好的妹妹一样喜欢,说完后,看着林夕那原本星星般明亮的眼睛忽然暗淡了下去,陆伟觉得自己是否有点伤了她的心,可是陆伟觉得不这样说还能怎么说呢?   陆伟的呼吸急促起来,外面下起了大雨,本来就是个雨天,骑车来的时候带了雨披的,就像急促的雨声,使陆伟有种骚动不安的感觉。安静了片刻,林夕这些年一定很不容易,嫁了个人可是没走到底,还在想着你。可是到了这个地步,谁都不想说话似的:“这是个暗示吗,是个机会吗?”陆伟在思怔着,“我该怎么做,能向前跨那一步吗”?陆伟在斗争着。   头脑在眩晕,身体在血脉噴张,林夕那细长的腰肢下面是紧致的小园臀,走路时略带点水蛇腰似的优美,三十几岁正是风韵绰约的年龄,是能倾倒多少男人的。要强的她说还要进修,就去上电大,在那儿,被一个小她七岁的老师穷追不舍,她已经多次表示不可能,但这个男人越挫越勇……   陆伟在挣扎着,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这是个再好不过的机会了,给她一个安慰,得到她,也让她得到我,这么多年她的心里一定很苦、很苦。这时外边雨下得更大了,伴着一声炸响的雷声。忽然想到出来时没有拉上阳台的玻璃窗,不知……   又一想,妻子是个十分心细的人,一定会去关上的,妻子现在在干什么呢,在等我回去。“对,妻子在家等着我,我得回家……出来时妻子还叫我带束花什么的,妻子通达善良,是刀子嘴豆腐心。”   陆伟这时说:“我想小便。”   林夕起身拿了个痰盂,说:“你就在这里方便,我出去一下,不想你出去找厕所,被人家看见。”   可是,由于憋的时间久了,尿不出来。越急就越尿不出来,林夕也不易在外面时间太长,就轻轻地碰了一下门,陆伟就赶紧地结束了。   武汉癫痫去哪家医院癫痫病会造成遗传吗?癫痫病的早期症状有哪些典型表现?武汉治疗癫痫好用的方法有哪些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