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江南】迷藏(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41:34

孩子们已经不再玩捉迷藏了,多少年了,傻傻的月光依旧那么清亮的泼洒在村庄的每个角落,可是月光下没有了一个个奔跑的瘦影子,没有了一堆堆毛茸茸的憨笑声。时光也许老了半截,只有翻过梁的黑风心里亮清,黑风一吹,夜就落下来了。黑风再一吹,村庄里就落满了捉迷藏的孩子,他们裹着小棉袄,衣袖上撅着两坨冒出的白棉花,在月光下,一直跑了好久然后躲进一推胡麻杆里,挖个洞,把自己塞进去,然后又埋下。他们会把掉了很长的鼻涕整理一下,不要让吸鼻涕的声音暴露了他们的藏身之地。

然后月光下跑满了寻找的人。一个个贴着地皮的黑影子把村庄翻遍了。

那些夜晚,只有月亮看的最清楚,她知道孩子藏到了哪堆胡麻杆,钻进了哪个洋芋窖,骑上哪家的瓦房顶,可月亮是老实人,很多年了,她从来不说出。那些夜晚,孩子们摸热了村庄的每个角落,一些藏身的地方他们都了如指掌,他们比大人们还了解一个村庄和村庄生长着的细节。

后来呢,后来就是现在了,现在的孩子们已经不再捉迷藏。村庄的夜晚静的可以听见刘家娃的呼噜声;静的可以听见一阵闲溜达的风踩落了马三家的一片瓦;静的可以听见那枚月亮多年前的心跳声。可孩子们呢,统统呆在家里,抱着电视看那些他们似懂非懂的爱情剧,看那些高楼森林一样的城市中诱人的场景,或者躲在网吧的电脑前抽着劣质的烟,陷进了血腥和暴力的淤泥,撒开了一场天真荒诞的网恋,也或者聚在谁家的厢房里喝着过期的啤酒,玩着扑克牌,谈论着、羡慕着打工回来的李宝平染着一坨红头发,像壮烈牺牲过。孩子们依旧热闹,像一堆苍蝇,生长着那些深红色的梦想和暗黄色的欲望,只是村庄越来越荒芜,月光越来越落寞,那些藏过身的地方越来越苍凉。那些简单快乐的夜晚似乎被小偷剪掉拿跑了,余下了半截子空荡荡的夜色。

孩子们应该有个好前程,应该灿烂的盛开。父辈们在生活的路上蹦跶了半辈子,像一只秋里的蚂蚱开始眼花腿麻了,节衣缩食的日子里给孩子盖起了一面砖房子。一个人,在乡下,活着,给儿子盖一面房,盘个媳妇,一辈子也便了结了,好像人生的戏台就没他什么事了,留下的孩子们爱怎么唱就由他们去吧。孩子便成了父辈们一生最后的赌注,当他们把光阴、爱情、美梦都交给泥土,岁月只在他们高高举起的双手塞进一把麦籽和剩余的半截人生,泥土只给他们继续活着的力量。孩子们成了他们最终的希望,孩子们应该延续他们的种族,更应该考个大学、出人头地,不要像他们,深陷泥土。可孩子们呢,连迷藏都忘记了,或许已经不屑那些月光下的游戏。一阵城市的风刮来;一些打工的人回来;一群描眉画眼、披红挂绿的鸟飞来,孩子们便不再安心于学校,他们渴望发芽,渴望一对穿越麦田抵达城市的翅膀,学习便成了一件费力伤身的活。他们不知道给瘦黄的身体装进知识,他们只知道打工,不论是食堂洗碗、工地搬砖抑或走丢在歌舞霓虹中,因为那样,才能够很快的实现他们廉价的愿望。

孩子们不爱学习,等不到初中毕业,他们羡慕着,梦想拥着一辆摩托、一部手机、一件假皮衣、一头鸡窝一样乱的毛发。当那些打工过年归来的人拥有这些,他们会更加按捺不住,心都被掏空了。他们更羡慕打工的年轻人从外面哄回来了一个小媳妇,像捉来了一只毛都没有长顺的鸟。孩子们早熟了,有着杏黄的麦芒和肤色,不比以前,十三四岁,还是无知而翠绿的细身板。

他们渴望山的那边,山的那边,不是麦田;山的那边,没有葵花疯长,没有木门土院;山的那边,夜色辉煌,没有迷藏。

孩子们经受着诱惑,孩子们经受不住诱惑,父辈们已经管不住他们,如同管不住波涛汹涌、千变万化的世道。那根竹棍太短,已经够不着去敲打孩子们的童年,那声呵责太软,已经落不到孩子们倔强的面前,他们年龄尚小,心都大了,父辈们的话可以不听,打更是不挨,他们羽毛硬了,会反抗。如同勤快人马三和他的孩子,在年前上初三的儿子不去学校了,要打工,要手机,可以上网聊天,可以提在手里听歌,但马三不肯,他们相对殷实的家道完全可以供给儿子上个大学,两个女儿嫁了十几万,女人到北京当保姆一年也挣一万,他们家不缺钱,缺知识,缺一个让祖坟上冒青烟的子孙,可儿子不上学了。最初是小吵小闹,然后是哄骗威逼,最后父子如同愤怒的公牛,吵了起来,马三的鸡毛掸子还未落到儿子身上,十五岁的儿子一拳已经敲掉了他惟一的一颗门牙。

儿子拿了家里的五百元,去城市,打工挣手机去了,那一夜,马三的叹息如同呼啸的风声在没有门牙的嘴里毫无遮挡而伤心的刮着。那一夜,村庄安静,月亮掉进了柴洞里,一夜没有爬出来。

其实好多年了,孩子们已经不爱玩捉迷藏。当一个人走进村庄,只有那年的风披着满头白发,身上沾着草屑和土粒在游荡,好像在寻找一群人。其实人换一茬,风老半截,那些藏过身的墙洞、草窝随着时光变换,人踩狗刨已经容不下一个小小的身躯,更容不下夜色里一场干净而简单的欢乐。一切都变了,捉迷藏的人也走了,只有那些柴尖上还挑着一缕多年前的白棉花,只有墙头上的干苍耳还挂着一些老旧的回忆。

孩子们都走了,坐在开往城市的班车上,不再捉迷藏的孩子会有个好前程吗?谁知道,只有傻傻的月夜蹲在屋檐上,扁扁的、灰灰的,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济南去哪的医院看癫痫牢靠?陇南市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癫痫的诊断要点有哪些湖北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哪家效果好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