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荷塘】发霉的亲情(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8:29:30

夜幕已经降临,病房的床头灯发出淡淡的白光。我坐在病床的床角,守护着昏睡中的弟弟,他鼻上插管氧气管,腕上插着输液的针头。我这个历来不愿到医院的人,此时则像护工似的,时而观察他的氧气瓶,时而翻一翻他的被角,夜里十一点了,我依然强打起精神,与那缓慢滴落的液体赛着我的韧性与耐心。

这几天,对我来说是多事之秋。工作忙且不说,单位领导生病后,我还承担着为领导陪护的差式。弟弟又突然病了,来我居住的城市住院。妹妹和妹夫将他送来时,便发现他似喝醉了酒脚底无根。我急忙同来人将他拉到医院看急诊,办理住院手续。

说来也巧,这一天,正是为我单位领导陪床的日子。可是弟弟的家远在百里之外,能够依靠的只有我这个哥哥了,因为送他的人也不在本市住,也有自己的一摊事儿。单位的领导不同,既使我不在,还有别人顶替。将弟弟安顿妥当,我便让他们返了回去,独自承担起陪床的重任。

这间病房有三个病人,我弟弟邻床是一个近八十岁的老人。起初看他的气色还不错,但是当他女儿为她翻身时,我发现他的下肢完全失去了知觉,双腿纤细如臂,下体生了褥疮,臀部贴了三快纱布,呈倒三角型,刺人眼球儿。身上不时地飘出异样的气味。或许是身体不舒服吧?这个老人偶尔发出低沉、悠长的呻吟声。看到他痛苦的表情,我的心酸楚无比。这些已入暮年的人为儿女操碎了心、使尽了力,到了年老体衰、百病缠身的时侯,若遇到体贴自己的儿女尚能得到稍许的安慰,若遇到不孝的儿孙,他们将是多么的悲哀呀!

在这个慢慢的长夜里,我一边照看弟弟,一边偷偷地观察旁力的老人和照顾他的女儿。他的女儿给我的第一印象很好。身材高挑,面皮白净,在矜持的微笑中透着几份善意。女人的老公热情善谈,我们刚一见面就关切地寻问我弟弟的病症,说了很多暖心的话,令我感动。女人的老公很早就走了,留她一人陪侍父亲。在为老人翻身接尿时,面部没有一丝表情,事后就蜷缩在病人的脚边。夜静更深,女人一条腿搭在病床的护栏上,头仰靠着病床的椅背,腰部露出白晃晃的一片肌肤。她如果和父亲顺排,或躺或坐,都要比蜷缩着舒适。她肯定是怕干忧病重的父亲吧?

屈着身子是很累的,她根本睡不下。她时而坐起来伸展几次腰臂,或者走到室外走上几步。为了打发慢慢长夜,我主动和她聊天儿,先问她三十几了,她听后脸一红。“三十几?早没了。”说话间,她的脸上流露出娇矜的神色。其实,我当时问这句话时,并没有讨好恭维的想法,完全凭着自己的感觉问的。但是,那句问话真的拉近了我和她的心理距离,引发了她谈话的兴致。

原来,她已过五十,儿子都二十四岁了。她是第二次结婚,现在这个丈夫好喝酒没有工作,靠出租房子生活。她本人在一家私立医院当出纳,父母只有她一个女儿。听了她的介绍,看到她刚才侍奉父亲的举动,我被感动了。心里想,她独自承起一个家,又这样无微不致地照顾老人,肯定是孝顺女儿呀!

想到这里,我怀着好奇的心理规劝她,说曲着身子太累了,在床侧休息不会影响到老人的。没有想到,她听了我的话,竟捏了一下自己的鼻子,向老人点指了两下,脸上显出厌恶的表情,手指收回的刹那,低声吐出一个令我大出所料的字“脏”。生了褥疮的人肯定异于常人,可你是他的亲生女儿呀!连你也嫌他脏,别人又会如何看待他呢?这一个“脏”字,使她在我心目中的良好形象减损了三分。从“脏”字冲进我的耳中那一刻,我便不再和她多说话,只是一句、半句地吱应她。

接近三点的时候,我去了趟卫生间,出来,便见这个女人蹲在病室的门口抽烟,因为蹲着,本来就短的裤腰被拉得更低了,竟露出一线臀沟。她见我过来,掏出一根细长的女士递给我。

她深吸了一口,吐出一团烟雾,开始说话:“我一天不上班,单位就要扣工资。他还这样惜命。有一点儿头疼脑热就催着来这儿,烦死我了。”她可能把我当成了她的知音,愤愤地发起了牢骚。“都八十岁了,还活得这么起劲。为什么不早点儿死?”听了她的话,我心里很别扭。但她终归是陌生人,我能说什么呢?

“他得了这种病,想自杀也不能的。”我只是淡淡地回了这一句。

“他是不想死,要想死,办法有的是!”这句话虽然是在说老人却像钢针扎在我的心上,心痛不已。这是作女儿应该说的话吗?没想到一个文静靓丽的女人竟长着这样一颗丑陋的心,实在令我震惊!我知道,中国有二十四孝,像郭钜埋儿、卧冰求鲤、戏彩娱亲、卖身葬父等等,这些先贤学不了,那也不能做食母的蜘蛛呀!我没搭理她就回了病室。

弟弟的液输完了,我迷迷糊糊睡去。等我醒来,那个女人早已走了。从那一晚以后,我再没有见过这个女人。也是从哪一晚开始,老人没有再住院,输完液就回家,天天如此。

第三天,经过和医院联系,弟弟被调到军人病房,新病房与那间病房只隔两病室。从楼道里经过,仍然可以清楚地看到老人,有时也进去打声招呼。我发现送他来输液的人有女人的丈夫、病人的侄女、临时请来的护工。那个女人再也没有见她陪侍过老人。

其实,赡养老人,不仅是道德要求、法律要求,更是一个人的责任与义务。这个女人的做法令我气愤不平。我不由得想起少年时听过的一段鼓词《老来难》。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时一个瞎眼老人席地而坐,面前放着《老来难》、《血盆经》的小册子,伴着琴弦高声咏唱:

当初只嫌别人老,如今轮到我头前。千般苦,万样难,听我从头说一番。耳聋难与人说话,插七插八惹人嫌。雀蒙眼,似鳔粘,鼻泪常流擦不干。人到面前看不准,常拿李四当张三。年轻人,笑话咱,说我糊涂又装憨。亲朋老幼人人恼,儿孙媳妇个个嫌。牙又掉,口流涎,硬物难嚼囫囵咽。一口不顺就噎着,卡在嗓喉噎半天......年老苦,说不完,仁人君子仔细参。莫要嫌,莫要嫌,人生不能常少年。今日少年转眼老,人人都有老来难!

当时,听了鼓词就买了这两本小册子。当是时市面上还推出了一种用《老来难》的鼓词串成的老人画像,我也买了一张,在家里挂了很长时间。我之所以全文抄录这段鼓词,就是希望年轻人不要忘记自己也有老的那一天。

后来,我听熟悉这家情况的护工说,那老两口都是退休干部,但谁也照顾不了谁,每月给女儿一千九百元钱,让女儿照顾生活。女儿做什么他们只得吃什么。就那女人的心态,她能细心地照顾那二老吗?这样的家庭哪还有其乐融融的亲情呀?如果说有的话,恐怕也是发霉变质的亲情吧?!

我为老人感到悲哀!每次目送轮椅远去的时侯,我都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他,期望他幸福地度过每一天……

北京那家治疗癫痫病强癫痫病西药治疗好不好看儿童癫娴最好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