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柳岸•旅】大姐(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30:43

大姐是我对一个学姐的称呼。学生时期,我俩长得非常像,食堂的阿姨总以为我们是亲姐妹。同窗三年,我们形影不离,她对我十分照顾,教我洗衣服,替我买饭菜、打开水。毕业时信息不发达,分别后就杳无音信,等到再相聚时,我们已分别了整整二十三年。她二十五岁时就得病,风湿导致所有大关节红肿,类风湿侵犯所有小关节致畸形,每天都被病痛折磨,已经不能正常工作和生活,病休在家十五年。

那年的夏天,通过同事的同事找到她,约定在某酒店门口见面。电话里我已知道她的近况,脑海中的记忆,就定格在二十多年前的模样,心里装满二十多年的思念,我静静地等着她的到来。

下车后,另一个同学搀扶着她,缓缓地走向我。那是大姐,大姐来了!我飞奔过去拥抱她。她瘦小的身体,象随时可以被风吹跑;佝偻的样子走起路来,膝关节直立着、一步一步地挪。我飞奔过去,牵着她的手,手指象鸡爪一样扭曲变形,面容却真的是学生时期的模样。我们非常开心,说着笑着,兴奋得一宿没睡。

小聚会之后,同学们聚会的心情更迫切,迅速成立了组委会。大姐和同学会组委会花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他们共同努力,同学们都积极响应,2012年元月份,全班同学终于成功地聚集在一起,大姐为同学会和同学们所做出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她带着病痛的身体,坚持多方联系每一位同学,做到一个都不落,把同学们凝聚在一起。人多力量大,率领同学们帮助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

同学刘小平,毕业那年就大病一场,在床上瘫痪了五年,全是母亲护理他。也许是上天同情他,母亲过世三个月后,他竟奇迹般能下床了,也能生活自理,可仅此而已。不能干农活,又没有工作,生活都是靠邻居乡亲的接济送点蔬菜大米,经济来源就是国家的低保生活费,每月医药费都是入不敷出。

同学们多次去看望他,捐款捐物,这些都是大姐在一次次组织。吃的、穿的、用的,每一次带去的,都一应俱全,这些都是大姐多方筹备的。

同学刘黎明,因为患肝癌,在我们聚会前一个多月逝世。大姐得知这个消息,又组织同学们为他刚考上大学的女儿捐款。而且,女孩的四年大学的学费和每月生活费,一直由我们的刘同学负责,直到去年大学毕业。

大姐开朗乐观,喜欢唱歌交友,待人真诚,人缘极佳,QQ群都是她拉我去的,也给我推荐了很多好友。可能是因病长期蜗在家里,年龄在她脸上没留下丝毫的痕迹,有“千年老妖”美称。一张圆圆的娃娃脸,总挂着温暖的笑容;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像一眼能看透心里;每说一句话,嘴角都是微微上翘的,每吐一个字,都像带着笑意。虽然她自己有病在身,可总是在帮助别人。

她每天都靠吃药来维持止痛,隔几个月又要住院治疗。在市里住院就离我更近,更方便我去看她,哪怕晚上八点下班,我也可以去陪她一会儿。

2015年春节过后,大姐又住南华附二医院。我去看望她时,她已经做好了术前准备,右边的头发都剃去了一部分,右边下颌下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肿块。凭我做医生的直觉,看着她那模样,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可医生和检查单都证明是良性的,我也就没多说了。第二天准备手术。我赶到手术室门口,她已从里面出来,因一张血液检验单白细胞超标而暂停手术。直觉再次告诉我,情况不妙。病程一直没好,而且越来越严重。辗转多个医院、多科会诊,经过两次骨髓穿刺后,最后诊断为“白血病”。

虽然心里早有预感,但我还是不愿接受这个事实:“才五十岁呀,怎么可以得‘白血病’,她儿子都还没成家呀?”

每隔天下午,我就去陪她,陪她做各方面的检查,B超、CT、核磁共震。大姐的心情很复杂,既希望通过各种仪器检查清楚,又害怕每一次结果都验证是白血病。在排队等候查时,她虚弱得没有一点力气,我把瘦小的她搂在怀里。

“宁,你说,我真的会是白血病吗?他们会不会误诊?”她心里害怕,轻轻问我。

“大姐别怕,我们安心地排队,等待检查,检查结果出来,是误诊更好,我们虚惊一场;如果是白血病,我们也接受,不用担心,以现在的医药,总会有办法的!”答案已经在我心里,可还是没直接告诉她,让她有一个缓冲接受的过程。

“宁,你说,得了白血病会死吗?活多久就会死?”

“白血病早期是可以通过治疗,存活五到十年的。有几种是可通过骨髓移植存活更久。”

“骨髓移植得多少钱?我们家的状况你知道,我好多年没上班,每年还要花几万块医药费,你姐夫也就是拿工资,我们家没有任何的积蓄。”

“大姐,不用怕,你治疗的医药费总会有的,我替你想办法。”

一天天检查,一项项检查,唯恐漏掉一个结果。每个项目的检查结果都确诊是白血病。

我心情非常沉重,不愿接受这个结果,希望能发生奇迹,决定和医生好好谈谈,我找到医生。

“医生你好,我是14床欧阳孝帘的家属,想向你咨询一下她的病情。”我来到医生办公室,向她的主管医生咨询道。

“好的,我详细告诉你。”医生起身,挪了一下旁边的椅子,示意我坐下。

“请你给我一张纸和一支笔,我想把这些记下来。”生怕自己漏掉任何有用的东西,我对医生说。

医生把纸和笔递给我,然后开始详细讲解。

“欧阳孝帘的病,叫‘胃粘膜相关B淋巴细胞瘤性白血病。”

“她胃里有个5×2㎝的淋巴细胞瘤,这种白血病早期5年的存活率有80%。她的下颌下也是淋巴细胞瘤,骨髓涂片显示都有活跃的癌细胞,肝肺肾都有癌细胞浸润,腹腔内所有淋巴结、肠系膜淋巴结,都被癌细胞侵犯。她已经是最晚的晚期。”

越听,我心里越难受,越听,我感到越冷。我从包里拿出两包“和天下”塞给医生,抓住医生的手。

“请问她还有救吗?请你一定想办法救救她。”我急切地说。

“这烟别给我,我不抽烟,也不会收你的。不如你给她凑医药费,象她的病越活得久,就越需要更多的医药费。解决患者的病痛就是我们医生的责任,不管怎么样,都一定会尽全力的。我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把烟塞给我,就是涂黑医生的白大褂。”医生诚恳地看着我说,并把烟推给我。

“她的情况,我现在会用‘美罗华’控制病程,一天用两支是二万一,配合‘环磷酰胺’一起用,五天算一个疗程。间隔二十一天再来化疗五天,一共用六个疗程。如果好了就更好,再复发就没得治了;如果没好也没办法,家属尽力,我们也会尽力的。”医生详细地说。

“谢谢医生,感谢你的关心,我这就去准备钱。”我心情非常难受,收起烟,起身告别医生。

来到病房,我告诉大姐:“我刚向医生咨询了你的病情,医生说你这种白血病是胃里长瘤子引起的,很好治。”

“十年的存活率有80%以上,只要用药,胃里的瘤子、下颌瘤、腹腔内的瘤子就全部萎缩,甚至消掉,你就安心治病吧!”我装得非常轻松、笑眯眯地对大姐说。

“这样治疗要很多钱,我家没有钱,到时候还怕人财两空。”大姐听我说得心情好点了,就是担心没有钱。

“第一次化疗的钱,我给你筹备,后面的,我们再想办法。”我满怀信心地告诉她。

我把她得白血病的消息,通知全体同学。同学们都喜欢大姐,也知道她家情况,涌跃地来看望大姐,并送给她钱做医药费,有给一万的,五千的。我以大姐的语气写了《致朋友们的一封信》,在网上、在QQ群视频区发动她的朋友及我的朋友捐款,有捐几千的、有捐几百的。未曾想到,我突然被推向风口浪尖,每天上班,来自全国各地电话响个不停。虽然也曾有些天,群友们质疑我是网络骗子,后来经过沟通后,澄清误会,他们还是选择了相信我、支持我,都纷纷向大姐伸出援助之手。几天时间为大姐筹到一期化疗的费用。

大姐的化疗如期进行,效果也特别好,身上的肿块也消了,连身体的每个关节都不疼了,我去她家看望时,她高兴地对我说:“宁,那年你就让我用‘环磷酰胺’治疗,我没同意,早知道早治就早好了!说不定那时好了,现在就不会得白血病了。”

“现在治疗也一样,你很快就会好的。”我高兴地安慰她。看她欣喜得象个孩子。

前两次化疗,大姐并没有象其它病人那样严重的脱发,只是每次化疗那几天身体特别虚弱,胃口差想吐,我也特别高兴,祈祷大姐整个的化疗过程,都能这样平稳渡过!

农历十二月底,大姐出现状况不好,第三次化疗回家后没恢复,一直吃不下东西。我去看望她,身体比之前更瘦,说话的声音没底气,笑起来,额头和眼部的皱纹是横的,而嘴角腮帮的皱纹是直的,一条条一道道,非常明显,看起那表情僵硬,我心里难受。第四化疗预定的时间是正月十二,春节都没过完,大姐自己也感觉没恢复,就准备过几天再入院化疗,可是她没跑赢时间。

正月十六,我去医院看望她,大姐面目全非、惨不忍睹。右边的眼眶一个肿块把眼睛都挤得眯成一条线,右边牙龈上的肿块,让牙齿都咬到肿块上,象含个巨大的东西在嘴里,时时都刺激喉咙想吐。右边脖子上巨大型肿块,看起来脑袋脖子一样粗。左边手臂和腋下都有鸭蛋大肿块。虽然我心里早有无数种设想,但万万没想到是如此模样!

她见到我,放声地哭起来,我抱着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让她看到我伤悲的眼神,不让自己哭泣。

“宁,我可能不行了,复发得这么快,可能我没有多久时间了。”

“没事,会好的,你只是没按时化疗,化疗药物用上马上就好,就会没事的。”

“宁,我感觉日子真的不多了,已分咐姐夫,将来我死了之后,一定要代我参加同学聚会,同学家里请喜酒,也一定要请姐夫代我去,今生的同学情我还没享受够,就让他代我去体会,我和同学来生再聚。”

“大姐,别胡说,用上药,明天就没事了。”我忍着泪水。

“单位的人来看我,他们商量说,等我在医院落气,就直接拉去火葬场。在迷迷糊糊中,我痛得醒来……不能让他们这么做。我交代,等我死了之后,一定要替我化好妆,安放到水晶棺里,通知我至亲的同学亲人和朋友来看我最后一眼,也不枉我……来人间……走一趟,这是我……是我最后的心愿。”大姐的气息越来越微弱,象是喃喃呓语。

“大姐,别说这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强忍着悲痛,忍着泪水。

又一阵止痛药的作用袭来,大姐又迷迷糊糊睡了,我把她轻轻放到床上,跑出重症监护室,躲到走廊里放声痛哭。

治疗已无任何价值,出院回到家里,她见我到来,努力的笑着,面目全非的面容,笑起来象哭,我也很想哭。一张宽大的床上她静静地躺着,我跪在床上,用枕头垫着让她头斜靠,拿勺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喂她吃酸奶,偶尔有咽不下的,就吐到嘴边用纸巾擦去,感觉到她的日子正在倒计时。

“我总觉得喉咙有异物,咽东西有时堵住了就吞不下去。”大姐有气无力地说。

“没事,咽不下去就吐出来,我帮你擦。”我一边擦去她嘴角吐出来的酸奶,一边说。

“我感觉喉咙有痰,将来可能一口痰堵了就没了。”大姐的气息如丝,“宁,为多争取一些日子,我强忍剧痛,已经很努力了。或许,或许……那边更好,没有痛苦吧……”大姐又睡了过去。

“我过几天再来看你,你一定等着我!”我对大姐说,也不知她是否听见。

3月7号上午,大姐永远离开了我,接到姐夫电话,几十分钟我都没回过神来,她没有再如约等到我。

她安祥地躺在水晶棺里,脸上再也没有痛苦的痕迹,像是平静地睡去。感觉殡仪馆的“流芳馆”有烟熏,进到里面我就泪流满面。作为同学朋友的代表,读追悼词时我泣不成声,几度哽咽,几度停顿,眼泪擦了再擦,强忍悲痛才读完。

大姐就这么匆忙地走了,可我感觉她未曾远离!陪大姐走过快乐,走过幸福,也陪她走完人生最后的旅途,虽然她的人生有些短暂,但有情有爱有责任,就是圆满的结束。亲人会记得,朋友会记得,同学们会记得,那些被大姐帮助过的人更会记得!欧阳孝帘,这个世界你曾来过!

山东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成都癫痫专治医院南京哪里有医治癫痫专业的医院?舟山专治癫痫病的医院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