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酒家】其实我们要的都不多(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26:44

晚饭前,正坐在电脑前校对书稿,老公带着两个老乡J和C进来了。他们尚未开口,我已经知道来意,片刻如坐针毡——该来的不该来的还是来了,躲都躲不掉。

还是中饭时候,J请几个老乡一起去吃驴肉,说是年前聚一聚。老乡C和他老婆都没去。席上有人说起,说是C的老婆因为别人的一句玩笑,正跟C闹不愉快呢,都闹到领导那儿去了。有些纳闷,C的老婆不是刚到部队来探亲么?怎么就闹上了?又有人说起那句玩笑话,无非是C的老婆到的那天晚上,有人笑着问:“咦?嫂子,你上次人都到了昆明,怎么不进来玩呢?”

心里当即一咯登,完了,这里面有猫腻,藏着故事呢。——果然,C的老婆也觉着里面有隐情,后来就翻脸了,就闹上了,就找领导了,就提出那两个字了。

席上,几个老乡提出让我去帮忙劝劝,还说我跟C的老婆是同行,共同语言更多。我是暗自叫苦,一来我向来笨嘴拙舌不会劝解人,二来我与C的老婆从未打过交道,这次也只是见过她的一个背影,只能算是陌生人,怎么好去劝这种事情?最重要的还是第三点,学医的多目光敏锐心思细腻,第六感相当准确,而且多比较理性,如今已经闹到领导那儿去了,已经到离婚的地步了,那么证据当是确凿的,决定当是无可更改的。

这可是个烫手的山芋,万万接不得,当机立断表明态度:“同为女人,我觉得结婚几年,有孩子而且孩子还小,女人是不会轻易提离婚并闹得众人皆知的。现在事情闹成这样,估计是不可原谅的,没什么可劝也劝不过来。”

他们却始终认为C的老婆是在钻牛角尖,一时想不开进了死胡同,需要人引出来。况且她既然在闹,就表明还在意,也就还有救。这样想的结果是,J带着当事人C来找我了。这不是“赶鸭子上架”么?唉,罢了罢了,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还是硬着头皮上吧。

晚饭后,拉上一位嫂子作伴,两个人去,话题多一些,也好打圆场。去之前跟嫂子商定先不明说,看情况灵活应对,最好是能引女人自己主动说出来,找出症结在哪里。

C带我们进去,给我们作了介绍,就知趣地出去了。屋子里没有开灯,窗帘拉开了一条窄缝,苍茫的暮色钻进来,映照得白床单、白被子犹如洒上了一层灰,女人就蜷缩在皱皱巴巴的那团灰里。见我们进来,女人掀开被子下床,与我们打招呼。我和嫂子坐在另一张床的床沿,背对着窗,女人也坐在床沿,与我们面对面。依然没有开灯。依稀可以看到女人清瘦的面庞带着明显的倦容。

场面稍有些尴尬。嫂子不愧是在旅游公司干过,笑呵呵地开始开场白:“昨儿吃饭时,我姑娘就跟我说又来了一位漂亮阿姨,今儿吃饭却一直没见到你,所以我们两个约了来看看你。你,吃晚饭没?”

女人摇头说不饿,不想吃。我赶紧接上话头:“你是第一次来吧?从县城过来都是山路,坐四五个小时的车,又要经过高海拔地区,是不是晕车吐了胃不舒服不想吃?”

女人微微苦笑,说是,说来时憋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还是没憋住,全吐了,连苦胆水都吐出来了。这一点我深有同感,每次来回,即便事先作了防晕车的准备,我也是十有八九要吐的。一番附和后,劝她吃点水果,“身体是自己的,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多少吃点儿。”算是一语双关吧。

女人表示一会儿再吃。嫂子提议出去散散步,我也跟着帮腔:“这个山窝窝要啥没啥,挺寂寞挺无聊的,我们无非是看看电视,上上网,散散步,打打球,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我估摸着女人不会跟我们出去,不过是变着法儿地说话,变着法儿地不冷场,只要她肯说话,我们的交谈就能继续下去,事情或许还有转机。同时,我也是作个铺垫,像我们偶尔来探探亲都觉着寂寞无聊,那么长期待在这个地方的男人们,岂不是更寂寞无聊?如此,即便有个什么,只要不超出底线,也是可以原谅的,可以忽略不计的。

果然,女人并没有要出去散步的意思,也没有表现出排斥我们的意味,而是问我们来了多久,打算待到什么时候回去。顺着她的问话我接过来:“嫂子和我现在都不工作了,准备待到寒假结束再回去。来一趟不容易,你也多待一段时日吧,大家都是老乡,回去可以一起走。”

女人说她只请了五天假,是换班来的。借此我假装不知道她是医生,说:“这么短时间哪,那真是太不容易了。你在哪儿上班呢?不能休探亲假么?”

女人告诉我说她在医院上班。在我的继续追问下,我们得知她是妇产科医生。又有了话题:“呀,你也是医生呀。我原来也干了十几年的内科医生,医生的辛苦我深有体会。你们手术科室就更不简单了,又要做手术又要写病历,忙得连轴转呢。难怪没有探亲假。”

有了共同话题,交流顺畅起来,我们一起聊当医生的艰难和不得已,聊现代女性撑起半边天的吃力和不讨好,聊作为军嫂上有老下有小的辛酸和不能说……也一起聊孕育宝贝的酸甜苦辣,聊婆媳相处家长里短,聊做菜、烘焙、培育花草……

聊着聊着,心的距离自然而然地就近了。所谓水到渠成,我暗自思量,应该是时候了。

女人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双手捧面短暂的沉默后,拿开手,挤出一个自嘲式的笑容,说:“两位嫂子,其实,我这次来,是找他办离婚手续的。”我和嫂子装作不知情,同时“啊”出了声。

说出这句话的女人像被人抽了筋,双臂强撑着床沿,先前昂着的头耷拉着,半天才又挤出一个笑:“让嫂子们见笑了!家丑不可外扬的,可是,我,我,我心里太苦了,不说出来……”声音继而哽咽,“我,我,我太累了,能不能,靠到床头去,跟嫂子们说说?”没等我们反应过来,女人已经靠到了床头,双手抱膝,头几乎搁到了膝盖上。

还是嫂子接话:“你跟我们说是你信任我们。你想说啥就说吧,说出来心里也好受些。只是,有什么天大的事,非要走到离婚这一步呢?”

女人舔了舔嘴唇,说:“我那个老公太没责任感。他,他,他居然在外面有别的女人!”

“啥?不会吧?捕风捉影的事儿,你可别信。”

“嫂子,根本不是我捕风捉影,我有证据。我来后登他的QQ,都看到他们的聊天记录了。我吐得昏天黑地,他丝毫不关心,也不问我有没有什么想吃的,却记得问那女人早上想吃什么,记得叫人家多睡会儿,叫人家中午多吃点儿……”

我跟嫂子对视一眼,强找了个理由劝女人:“也许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样。在这里除了上班、睡觉,没别的什么可供消遣的,许是无所事事了,找个人说说话排遣一下寂寞呢。”

女人苦笑着说:“不是我瞎想,嫂子。他们聊天还说到‘是不是想回到在丽江一起坐着喝下午茶的时光’,他居然打着陪我的幌子请假离队,跟别的女人去丽江,还赶在我到之前急着删了他们去丽江的照片。没有鬼用得着这样么?”

先前的猜想得到印证,我都不想劝下去了,沉默不语。嫂子也在搜索着劝说的话,“他要是有鬼,也就不会把聊天记录留着了。可能就是嘴上说说,玩玩儿,纯精神上的,没有实质性的……”

“嫂子,还要什么实质性的东西?我也不想去印证实质性的东西。就算只是单纯的精神出轨,换作是嫂子,你们能接受么?”

是啊,我们能接受么?我真不知道。可是既然答应来劝和,总得完成任务吧。我提到了孩子:“相信这次他也得到教训了,你就再给他一次机会。毕竟孩子还小,你总不想让孩子这么小就没有亲生父亲的照顾和关爱吧?就在心里留下家庭残缺的阴影吧?”

女人小声地啜泣起来,手交替地揉搓着眼睛:“嫂子,我跟你们说实话吧,就是为了孩子,我原谅了他一次又一次,给了他一次又一次机会。可是他根本没有悔改的意思,一次又一次地挑战我的底线。我总不能在他这一棵树上把自己吊死吧?我还年轻,总不能心情抑郁地熬下去,像姚贝娜那样得个乳腺癌啥的,早早地结束自己的一生吧?”

女人接下来的讲述,让我们知道了更多打死也不愿相信的事情。据女人说,在她刚生孩子还没满月时,C就同时与四五个女人聊天,说些暧昧的话,又与一个女人一天发四五十条短信,纠缠不清,为了孩子,她原谅他了;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翻看C的聊天记录,得知他居然还有一个私生子,为了孩子,她也原谅他了;C调离机关离开家后不久,她又发现他与一个女人不清不白,那女人竟然还打电话给她示威,为了孩子,她还是原谅他了……

天哪,怎么会这样?C怎么是这样一个人?以前还真没看出来,那时只是凭感觉觉得他该是一个交际广、混得开的人,没想到……不说跟C共同生活几年的女人,我光是听着都义愤填膺。这个劝和,还要怎样才能劝下去?我实在无话可说,心里犹如翻江倒海。

嫂子也是搜肠刮肚,还在强找理由试图劝和:“他还年轻不太懂事。既然你都已经原谅他很多次了,也不差这一回,就最后一回。组建一个家庭太不容易,何况还有孩子,你们大人离了就离了,还可以重新再来,可对孩子的伤害是无法弥补的。继父即使再好,也赶不上亲生父亲啊!”

女人嘴一撇:“他还年轻?都三十好几的人了,还不懂事?”

嫂子是我硬拉来趟浑水的,让她独自应对实在说不过去。况且,我们听到的都是女人的一面之词,虽说不可不信,但也不可全信。我多少平复心绪,恢复理智,决定还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作最后的努力吧。

我说:“去年暑假你没有来,当时部队请了两个导演来体验生活,为一台晚会和一部电视剧搜集素材,我们几个来探亲的家属参加了座谈会。我记得当时导演给的座谈主题是要我们谈我们的幸福。起初,我都觉得很好笑,这么多年两地分居我们在家独自苦力支撑的生活,有什么幸福可言?可是后来在导演的启发下,我慢慢发现其实我们还是有很多幸福的片段,其实幸福无处不在,只是我们在漫长的婚姻中逐渐失去了爱的激情,在残酷的现实面前逐渐失去了生活的热情。”

稍稍停顿,观察女人的表情,她似乎也平静了些,停止了啜泣。我继续说:“我们嫁给军人,都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没有人强迫硬逼,是不是?你跟你老公从相识到相恋到结婚到共同生活这么多年,也是你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我相信,你们之间是有真情实感的,生活也曾是幸福美满的,是不是?”

女人的眼睛活泛了,陷入甜美的回忆:“是啊。我的同事们都羡慕我,有一个帅气英俊的老公,一个漂亮可爱的宝贝,一个温馨温暖的小家,还有房有车,我也有收入不错的工作,人又年轻时尚。我也一直认为自己是幸福的,生活是美好的。现在仔细想想,其实我自己也有错,我事业心强,这两年忙于职称晋升,生了孩子后,闲时的心思又都放在了孩子身上,对他少了体贴和关爱。他那个人情商又太低,抵不住这样那样的诱惑,就给人钻了空子。”

嗬,看来有戏。我趁热打铁:“就是啊。他们工作单调、枯燥,风险又大,心理压力自然也大。你是第一次来,我来的次数多,他们工地去了多次,那个环境的恶劣不是你能想象的。去年工地突发塌方,他们几天几夜都不得合眼,忙着救人处理后事,那个惨烈的场景你是没有亲见的。后来又参加鲁甸地震抢险救灾,又准备军改试点迎检,大半年都精神高度紧张着呢。他们,也有他们的苦楚和无奈,我们还是要多体谅多包容些。‘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男人就跟孩子一样,年轻的时候难免犯错误,犯着犯着就成长、成熟了,我们总得给他们改错的机会呀。过去的就过去了,人总得往前看,一家人完完整整、和和美美地过日子,多好!”

以为事情会就此向好的方向发展,我跟嫂子相视一笑。却不然,女人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可是,嫂子,我想不明白呀。论相貌,我并不丑啊;论工作,我一个月收入过万,只比他多啊。我自认为是‘出得厅堂入得厨房’的,配他绰绰有余,他凭什么那样对我?要说诱惑,我生活在省城,花花绿绿的大都市,身边的诱惑绝对比他多,我为什么就坚守得住呢?要说苦楚,我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孩子和老人,不比他轻松啊,我为什么就可以坚持下来呢?空虚、寂寞、无聊,压力大,这我都承认,也可以体谅,但这都不是可以出轨的理由,而且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其实,嫂子,我的要求并不高,我不指望他来养家糊口,不渴盼他天天陪着我守着我,只要他能给我和孩子安全感,能值得我信任,可以给我希望。可事实是什么样呢?嫂子,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这个婚,我是离定了!”

我无言以对。是啊,我放弃待遇优厚的工作,做回窝在家里围着锅台转围着洗衣机转围着儿子转的家庭主妇,并安于这样长期分离的生活,无非是老公让我觉得安全,值得我信任,我能看到生活的希望,能够憧憬团聚后的美好。如女人所说,其实,我们要求的都不多,就是那么一点点。可是就是这一点点,有的男人给得了,有的男人给不了。

嫂子还想作最后一搏,不过已明显是苍白无力:“就算是为了孩子,你再好好想想,两个人再好好谈谈,冷静一段时间再作决定,好吗?”

女人再次撇嘴一笑:“嫂子,离婚毕竟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正是为了孩子,我才作出这个决定。现在孩子还小,父母分开对她的伤害还不大。要是我给他机会,他还是屡教不改,叫我看不到任何希望,最终还得走上离婚这条路。到那时,我的青春耗没了,孩子也大了,对她的伤害反而更大。”

唉,话已说到这份儿上,算是彻底没戏了。我轻轻拉一拉嫂子的衣角,使了个眼色,嫂子会意一笑,两个人起身告辞。临出门前,我对女人说:“好吧,不管怎样,你还是要吃饭要保重自己。在这个世上,只有自己对自己的好才是最真实的,也才是最可信任的。”

出来后,嫂子拉着我要我陪她到操场上走几圈,说心里难受,“说是去劝和劝和,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唉,最可怜的还是孩子,还那么小。”我安慰嫂子说我们已经作了最大努力,我们又不能掌控最后的结果,就别多想了。

嫂子仍唏嘘不已,慨叹婚姻、生活的种种变数:“其实我们要求的都不多,你说,为什么就那么难呢?”我略思量了一下,跟嫂子说:“或许,离婚对C,对他老婆,都是一种解脱,是最好的结局。他老婆说得有道理,与其这样没有盼头地生扭在一起,不如早点放手,各自寻找属于自己的幸福。说不定她能找到一个对她好、对孩子也好的人呢,我们就别操心了。”

嫂子说还是我想得开。我微微一笑,不置可否。面对如此事件,又有几人能做到不由此及彼,不如鲠在喉,畅然释怀呢?

第二天,女人和C都离队了,听说是回去办离婚手续了。

西宁癫痫病重点医院难治疗性癫痫怎么治疗呢双眼上翻是癫痫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