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菊韵】 我是疯丫头(童趣征文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22:30

我小时候是个疯丫头,母亲说我没有个姑娘样,一天到晚疯的找不着人。春天,我上山采蘑菇,会采到小伙伴们全都回了家,而我却为了追一只红颈毛的野鸡跑出很远,傍晚我会哭着爬上树顶看着炊烟找回家的方向,回家时因为恐惧而狂奔,会把采得半篮蘑菇都颠飞;夏天我为了采甜星星跑进北旷子(坟地或野地),差点陷进沼泽地,然后用父亲教得方法滚爬出来,会柒一身泥浆加草汁回来;虽然都因为疯玩没完成任务,但气得咬牙切齿的母亲听了我的解释总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紧张地的把我抱在怀里说:“回来就好!”而我也很奇怪自己为什么没挨打骂。

还有一次我家的大黄狗突然玩兴大发,追着一只调皮的黄粉蝶向村西北方向的草滩跑去。我看着大黄狗的样子实在好玩,便跟了过去。大黄狗一下子钻进草丛不见了踪影。我愣大胆,半点都没犹豫便也钻了进去。杂草好高、好密,进去后几乎看不到天空,而且扯扯绊绊走得很费劲,正想原路返回,却见有一溜血迹,好奇心诱我顺血迹一路找去,却不知身边有危险。找啊找,终于找到了,草丛深处一只长着扁长的红喙和漂亮的白羽毛的大鸟伤了翅膀正在那儿扑腾,见到我,惊慌的要逃,却力不从心,在那痛苦的抖,很可怜的样子。我抱起它,托着它举起来,希望帮助它飞起。可它又从我手中落下来,染了我一手鲜红的血。不行我得抱它回家,让母亲给它治伤。这时大黄狗找到了我,用牙咬着我的裙子向外拖,我们便一起回家了。回到家,母亲看我的新裙子上一片片的血迹,吓得拉我全身上下检查一遍,没见伤处便立马变了脸:“你看这衣股,疯哪去了?”来不及理会她的恼怒,拉着让她看受伤的鸟儿。母亲是个善良的人,忙查看了鸟的伤势,找来了几根木棍,一些布条,还取出了珍贵的云南白药,帮着大鸟包上了翅膀。包完才想起让我洗手脸,换衣服,问我从哪带来的鸟,我说西山脚的草窠子里。可母亲却吓得掉了手里的衣服和木梳,神经质地又把我搂怀里,直叫天哪。原来,就在当天,母亲刚听父亲说,村西山脚的草窠子别让孩子们去玩,闹狼呢,刚咬死了一头百多斤的猪。母亲忙得晕头转向,忘记了警告我。而我却偏偏无忧无虑地到那转了一圈回来,怎不吓人?如今想来,是我家大黄救了我。

我这种种作为让己经被弟妹缠得心力交悴的母亲担心不己,说恨不得用根绳子把我拴在她的腰里,走哪儿拖哪儿,也不用天天跟着我把心都吓出来。

父亲宽慰母亲说:“这孩子胆大心细,遇事有主意,心眼还好,走哪都讨人喜欢,放心吧,丢不了。”可是那一次我差点把自己卖了。

小时候我性格虽桀骜却也有女孩爱美的天性,我喜欢春天时满山遍野的野花,喜欢清澈的溪流,喜欢追逐翩翩起舞的彩色的蝴蝶,喜欢让母亲把我收拾得漂漂亮亮的,喜欢和长相端正善良的人打交道。

事情由父亲多事而起。父亲当时在离家很远的砖瓦厂干活,因为帮厂里把一台装了两年都没组装好的制瓦机装好了,所以很受厂长敬重,给了父亲两间小屋来休息。有一天父亲在从家去厂里的路上捡了一个人,这个人病了,到在路边。父亲觉得如果把他扔路上不管,可能会要了他的命,就把他带到厂里的小屋里照料。没想到他就在那儿呆了许多天。后来才知道这人姓刘,是个经过劳改的人贩子,以前专门贩卖小孩子。母亲说他是拍花子的,快赶他离开。父亲说人家老刘都改造好了,这次回家,因为唯一的亲人母亲去逝了,过度伤心才病倒在路边的,发着烧都哭着喊妈,大孝的人,坏不到哪儿去。

也是因为我太淘气,让母亲操心,父亲便常常带我去厂里。我跟那里的叔伯阿姨都混得很熟,也见到了新来的老刘。老刘不算是好人,却长得厚道,而且又很会讲趣事,我便时时缠着老刘。可能是因为父亲帮了他,所以并不嫌我烦,还特地跑了半天去买了一条裙子和一包桔子糖送我,父亲推脱半天终于允许我收下。父亲说我是个馋丫头,一包桔子糖差点卖了自己。而我长大以后才知道后怕。

也许可能是我真的很馋,也可能是我太贪玩,便十分信任的跟着老刘,象他的小尾巴。老刘也常常带我到厂子外面走走,不过时间都不长,一顿饭的功夫就回去了。父亲刚开始很紧张我跟着老刘到厂外去,我们刚走出去一会儿,父亲便跟了过来,后来便渐渐地不再介意。终于有一天,老刘带我上了厂后的山,还背了个包。刚开始,因为新奇,这片山林里的野花不同于我们村西的山林,我兴奋的又唱又跳。老刘笑嘻嘻地说:“别忙,上面还有更漂亮、更大的野花、像碗口那么大。”于是我便跟着老刘向山深处走去。很长时间以后我觉得累了,开始吵着回去找父亲。可老刘好像很累的样子,把我带到了林子深处的一个小木屋里。天要黑了,山林中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更恐怖的是我听到了狼嚎叫的声音。老刘好像有备而来,点上了蜡烛,还取出了吃得东西。可是我想爸妈、想家,什么都不想吃。老刘完全不是我熟悉的样子,把吃的东西扔给我一块,就像我在家时扔吃得东西给别人家的狗。我有些害怕,不敢十分放开的哭。他并不管我吃不吃,自顾自的嚼吃起来。夜深了,老刘突然很痛苦得呻吟起来,捂着心口从床上滚下来,我虽然很害怕,因为见过老刘吃他衣袋里的药,便胆战心惊的挪过去,从他的口袋里找出药放进他嘴里一粒,便害怕得躲到了角落里。虽然怕,但是走了一天山路也累得睡着了。山里的夜既便在夏天也是很冷的,晚上我冻醒过来,觉得缩缩身子会暖和些。老刘的病好了,并没睡着,见我的样子,便从包里取出一件衣服搭在我身上,把我抱起来放在小屋里唯一的床上,温柔地拍着我哄我睡觉。见老刘态度变回原来的样子,我也不再害怕,心里还笑话老刘:“我都长大了,妈都不拍我睡了,象弟弟那么小(不到两岁)才让人拍着睡。”不过被拍着睡觉感觉还是挺好的,于是我便放心的睡了一大觉。后来父母说我没心没肺。

第二天醒来时,天大亮了。记得那天天气很好,蓝天白云的,到处都是好听的鸟啼,晚上那些可怕的声音一点儿都没有了。更妙的是小屋外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各种野花,五颜六色、芬芳迷人。那么早就有很多蜜蜂嗡嗡的飞来飞去。老刘看着我笑眯眯的,很亲切地让我吃他带来的点心和黄瓜。我也很淑女地吃了些,要不是母亲说女孩子在外面吃饭要注意吃相,不能狼吞虎咽的,要文静,我会吃很多,因为那饼干很好吃。吃完东西,老刘说要送我回去找父亲,我当然很高兴,而且还很不合时宜的提了个要求:我让老刘帮我采一大抱野花和蘑菇或木耳好回去给父亲交差,否则我出来这么久会被父亲责备。没想到老刘都答应了。于是我边采野花,边追着蝴蝶唱唱跳跳地跟在老刘身后往回走。老刘提着个大包,很努力地采了许多蘑菇和木耳用他的一件破旧的衣服做了个袋子兜着。

到了山下,我们能看到砖瓦厂的时候,老刘问我能找到父亲吗?我很不屑地告诉他,再远点也能找到。他笑了,把蘑菇和木耳斜跨着系在我肩膀上,说他有事,不回去了。我还很礼貌地挥手和他告别,并学着妈妈送客人走时说:“常来玩儿啊!”便急急地去找父亲了。

等我刚进厂,厂里第一个见我的叔叔就一把扛起我,边跑边喊:“许师傅的女儿回来了啦!”于是一个厂的人包括厂长大人都出来了,簇拥着我的抹着眼泪的父母。我从叔叔肩上挣扎着下来,还埋怨叔叔说:“你太瘦了,都快硌死我了。”大伙都莫名其妙的哄笑。母亲哭着抱着我,又摸着我全身问我哪儿疼不,父亲帮我解下那包蘑菇和木耳,远远抛在一边,我心疼的喊:“都是人家刘伯伯帮我摘得,别扔。”一听说老刘摘得,那个袋子又被不知是谁踢了好几脚,蘑菇和木耳撒了一地。母亲抱着我哭了很久,我都被抱烦了,好容易挣扎出来,又被父亲背在背上。这个很舒服,以前我得说半天好话才哄得父亲背我一小会儿。这时我才发现,母亲空看手没带弟妹。

后来父亲在我的带领下也去了那个山林中的小木屋,我又采了一大抱野花,因为和老刘一块采得那些野花都被父亲母亲扔了。

可能是我太淘气,总是迷迷糊糊地做一些让大人们很忧心的事情,这件事过了没多久,父母就把我送进了学校,让我很不适应。可是只要有时间,我还是会到我喜欢的地方去疯玩一场,我是疯丫头嘛!

癫痫如何治疗更好一些癫痫病怎么治才会好陕西有哪些能治羊癫疯的医院哪些癫痫患者不适合使用丙戊酸钠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