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笔尖】烧蜂轶事(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0:35:46

我的家乡在闽西南的群山之中,这里山高林密,鸟语花香;溪涧环绕,流泉欢歌;一年四季,山林蓊郁,碧水长流,无边的风景如诗如画,透闪着绮丽诱人的魅力。凝望苍莽的山林间,似乎其中隐藏着许多神秘莫测的东西,使人总会有揣摩和探究的欲望,天性的好奇会陡然闪现你的脑际,使你产生去领略一番的冲动。确实,在旷阔的山岭间,物种异常丰富,动植物品类十分齐全,与人们的生活发生着紧密的联系,为人们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乐趣,只要你有心深入去体验、去发掘、去寻访,定然会演绎许多动人的故事,使你感到新鲜和刺激,吸引你的好奇心,让你久久地回想起其中的情趣和韵味。下面,我就将自己亲身经历的几件撷取野蜂的轶事回忆一番,聊作笑谈吧。

(一)

我们山区长大的小孩子,性格一般都很野。这是山区特有的环境所造就的,也是当地的生存条件迫使你如此作为的,如果不具备一些必要的野外生存手段,实在很难在大山里生活。所以,我们从小上山捉鸟、下河抓鱼、爬树采野果、落田逮田鸡等等,在青山绿水之中讨生活,摸爬滚打,嬉耍喧闹,不一而足,可以说没有什么惊险和窘迫的事情没有做过。不管你是敢做的或是不敢做的,好做的或者不好做的,如偷人家菜园里的瓜摘庭院里的果之类的事情,或多或少总干过了一些,至今想起来常常觉得令人捧腹、贻笑大方。客观原因是因为当时长年饥荒,粮食困难,食不裹腹,必须上山下河找一点“营养补贴”,充实一下辘辘肌肠。主观原因是小孩子贪玩的天性使然,加上大人们比较少时间对我们加以管束,忙着抓革命促生产去了,家里留下一伙“二流子”,只要谁的鬼点子一出,立即瞎起哄起来,拿大人的话说:这些小鬼头点火烧天都不怕!还有什么事情干不出来?所以,做一些稍微出格的、乱七八糟的事情,也就不足以为怪了。

在我脑海里留存的记忆最长久,可以说最难忘记的,还是我小的时候,也就九岁吧,当时在小学读二年级。其实当时读书,好些时候纯粹是做做样子而已。那时文化大革命刚刚过去,学校到处乱哄哄的,老师们一个个都像是严霜打蔫的茄子,缩手缩脚,说话都不敢大声,哪敢认真教书?我们也乐得贪玩,课余时间的大多数时候,都找一些自己认为喜欢做的事情干一干,打发过于宽松的时间。

某星期六的上午,在学校的操场上,我的一个读六年级的堂叔,人称“树头古”的走过来,对我说:“今天下午,我们去挖石老鼠(学名防杞,一种中药材,块茎有点像老鼠的形状,生长在深层土中,可治毒蛇咬伤等)好吗?”

那时,星期六下午和星期天是休息日,学校不上课,我正愁没事干呢。我一听邀我去干有赚钱的活,连忙爽快地答应:“好,好,我去!”我早就知道,将防杞从地里挖出来,刮尽外皮切片晒干了,供销社每斤五角六分钱收购呢!当时五角钱何止相当于现在的五十块钱呵!此前我跟他去挖过几次,共分到了壹角半钱,还正在天天想着这件好事情呢。

中午放学回家,我草草地吃过中饭,连忙找了一张锄头,挎了一个半旧竹蒌,跑到了堂叔家里。他也刚刚吃完饭,喝了一碗冷开水,顺手塞给我一条番薯叫我吃了,就背上锄头和竹蒌子,带着我出门了。

我和这位堂叔特别投缘,他会经常带着我帮他做一些事情,如灌老鼠、抓泥鳅、摘牛哈卵(木通)之类。可能他见我自幼比较聪明,识字能力较强,一年级时就能够读完《老三篇》,也稍微比其他小孩子“老实听话”,所以对我特别的关顾。虽然我们是隔房的堂梓叔,我们之间年纪也差了五、六岁,但我一直把他当成至亲,经常找他玩,常借他看过的一些小说、连环画之类的书本浏览一番,实际上对我读书识字等,也确实起到过一些好的作用。

我们先到了一个叫双坝塘的地方,一边沿着大水圳走,一边找着“石老鼠”的藤蔓,一旦发现了就顺藤找到落脚处,用锄头用力挖。这种藤本植物喜欢长在山脚下的荆棘丛里,而且长的特别深,要挖到它地下的块茎,那个才是有用的药用部分。因为大多都长在石头的缝隙里,所以,是需要花一点硬功夫的。要不然每斤五角多钱的收购价,相当于当时正规劳力一天半的劳动价值呢!

这天也不知怎么了,双坝塘竟然没有发现几棵“石老鼠”,可能被人先前挖掉了。所以,大半天我们收获聊聊无几。两个人只好转移到叫“竹山窝”的地方,继续寻找这种对于我们来说极为重要的植物。

我们在山脚下搜寻着,边找边商量。他说如果连续挖二个星期六、日,等到“石老鼠”达到三斤的时候,他就带我到公社所在地的墟上玩,给我买一本好看的“捉特务”的连环画。这对于我来说,无疑是最有吸引力的事情。

当我们走过几块齐头高的木薯地,转过好几个荆棘蓬,在歪脖子的牛骨柴子树边,我发现几棵赤竹子上缠绕着硕大的“石老鼠子”的藤蔓。终于看到了收获的希望!我连忙叫在旁边寻觅的堂叔过来。

我们立即释放了刚才的沮丧,脸上高兴地笑起来。“你闪开,我来!”他显得特别兴奋,吩咐我到旁边再去找一找,看看还有没有药藤,自己举起锄头奋力地挖掘起来。看他的功夫,好像一下子就要挖出一大堆的药材来。

突然,他尖叫起来,扔掉手中的锄头,捂着脑袋后退过来,眼睛惊恐地看着前面。

“怎么了?”我连忙问道。“土蝎蜂(马蜂在我们当地的叫法)!有土蝎蜂!”他惊恐失色地向我站的地方跑过来,蹲在地下。

只见他口里“嘶、嘶、”地喘着气,小声地呻吟着,看来不是一般地疼痛,我们连忙蹲在地下。他松开了捂着的手,叫我看一下头上被马蜂蜇到的地方。我数了数,他的头顶上三角形地分布着三个被马蜂蜇伤的小疙瘩,不一会儿功夫,就长成了拳头大的包。

“你看一下土蝎蜂是从什么地方飞出来的”!他命令似地对我说。我答应着,仔细地朝刚才他撤出来的方向搜寻。终于,在稀疏的木薯地里,一个人头般高的土坎上,发现了一个锄头把大小的洞,几只黄腰虎头蜂正在飞进飞出,这正是蜇人的罪魁祸首居住的巢穴。可能因为两个地方相隔不远,刚才举锄头的动作惊扰了这些黄腰虎头蜂,所以它们实施了防御性的自卫行为。

他瞪着蜂巢的洞口,口中停止了呻吟,气愤得双眼冒火,嘴里骂了好几句脏话。突然,他双手操起了我身边的锄头,弯着腰匍匐地冲上前去,倏地站起身来,举起锄头向蜂巢的洞口狠狠地砸过去!

他是想用锄头将蜂洞堵上,将黄腰虎头蜂活活捂死。但这一锄头并没有砸中洞口,砸得稍微偏了。“轰——”被惊扰的蜂群呼呼地从洞口挤出来,朝我们风一般席卷过来。他见状连忙伏在地下,叫我快跑!说时迟那时快,我瞬间觉得头顶上被蜇了一下,吓得连忙趴在地上。只觉得头顶上密密麻麻地纷飞着被惊扰的马蜂,在到处寻找攻击的目标。我的头皮一阵阵发麻,心里紧张得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缩着头埋伏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事后,大人们说,你好在没有跑,否则,那就惨了。

过了许久,头上的大部分飞贼渐渐归巢,空中只剩下小部分马蜂还在逡巡。我们一前一后向后面退去,小心翼翼地爬到了旁边那棵歪脖子的牛骨柴子树下,痛苦地低声呻吟着,相对着默默流泪。蜂群依然在头上不时掠过,我们心里松一阵紧一阵,完全被恐惧和疼痛包围着。

我们的头皮肿了起来,已经看不太清楚被蜂蜇的具体数目和位置了。稍微数了一下,我好象被蜇了一针;他最少被蜇了十八针!他伤心地对我说,他这下可能要死了;吩咐我赶快回去报信,快点找到他的父母,派人来救他。

我哭着惊恐地答应,连忙爬过木薯地,一直到老远的地方才敢站起来,一边抺着泪水,一边捂着益加沉重的头皮,朝家里的方向跑回去……

后来,他被弄回家里,躺在木榻上,人都快要休克了。经过认真地治疗,在被蜇的伤口上敷上黄泥水、野芋荷等治疗蜂毒的秘方,四、五天后才逐渐康复,终于可以去上学了。

这天以后的很长时间,我想起这回遭遇都心有余悸,身上的野性也收敛了不少,不太敢贪玩寻事了。别人问起事情的经过,都有意回避话题。父母吩咐我再不准出去撒野,不要去和别人搞七搞八,要么就好好读书,尽量不要和撒野的同伴们来往!

过了半个多月,在傍晚放学回家的路上,我被住在我家隔壁的几个读五、六年级的大哥哥们截住。他们允诺了许多条件,有点恐吓的意思,要我一定要带他们去挖"土蝎蜂”。他们要求我只负责带路,能够远远地指出蜂巢所在的方位就可以了,不需要我打前站。我让他们去找“树头古”带路,他们说不行,“树头古”的父母看得紧,死都不让去。我经不住他们的连哄带骗,软麿硬泡,实际上是惧怕他们以后为难我,所以只好答应他们,晚上远远地去指一下路。

当天晚上,我找了一个理由从家里溜了出来。他们早已准备停当,在约定地点等着我。我们一行六个人来到竹山窝,点燃了松明火把,向蜂巢的方向逐渐靠近。突然,两只放哨的马蜂一前一后飞窜过来,扑到火把上烧死了。他们小声地欢呼起来,说是早就算到了会出现这个情况。原来他们咨询了经常烧马蜂窝的亲戚,已经把马蜂的生活特点了解得十分详细。

果然,接近蜂巢洞口时,并没有见到有其他马蜂立即飞出来。他们将熊熊燃烧的火把马上堵住蜂洞口,用锄头开始挖起来。洞里的马蜂听到动静拼命涌出来,但无奈遇到熊熊的烈火,全部被烈火烤炙而死。不死的也全部被烧掉翅膀,蜷曲着身子在洞口打转了。

经过半个钟头小心翼翼地挖掘,挖开蜂窝外面厚厚的泥壁,眼前的景象让大家惊叹起来,只见里面垒着的蜂巢层层叠叠,如同迭起的一层层巨塔,非常精致和壮观。马蜂窝内部的结构可谓完美无缺,复杂精巧而且异常牢固,显示出马蜂超高的生存本领,给我少年的心中留下了深刻印象。

当晚,我们获得了意想不到的丰收,一行人满载而归,取出的蜂巢足有两大畚箕。整个过程虽然异常紧张,但实在是既新奇又刺激,使大哥哥们非常地兴奋,出发时的忐忑不安顷刻间化为乌有,转换为满脸的得意和兴奋,他们情不自禁地为胜利欢呼起来!

回到家中,我们把蜂巢中的蜂蛹挑出来,用猪油在锅里一炸,顿时一粒粒蜂蛹色泽金黄剔亮,油渍渍香喷喷,用筷子夹到嘴里,满口流油,香腻酥脆,真是太好吃了!以前似乎从来没有吃过如此好吃的东西,是我品尝过的最令人难忘的山珍美味。

我在这次惊险奇异的遭遇中,经历了惊恐、伤痛、紧张、兴奋、收获的全过程,使我幼年的心理得到了锻炼,心智得到了提高,形成了对人类与自然界关系更深层的认识,晓得了面对险恶环境时,必须采取积极应对的手段,同时还要讲究科学的态度。虽然从认识的层次来说,还十分的幼稚和粗浅,也许还没有达到高深的境界,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次实实在在的难以忘怀的经历,将使我终生回忆。

(二)

仲夏的一天,上午八点多钟,我从家里出来,来到祠堂门外的大坪里。因为前几天连续降雨,到处都是泥泞和水渍,地上一片湿滑。

今天是星期天,昨天从学校回来,下午又要返回学校读书。初中一年级的学生,每周回家一趟,带足粮食和蔬菜,然后到学校混一个星期的日子,几乎雷打不动。

上午去干嘛呢?有点百无聊赖的我,正在兀自想着。突然听到有人打招呼,我定睛一看,啊哈!屋檐下正站着五、六个与我年龄相仿的小伙伴!看来他们也是无聊,在哪里找人玩耍呢!

经过反复讨论,在众多提议当中,细古佬的建议得到大家认可:去烧马蜂窝!

根据安排,大家分头准备。不一会儿功夫,分别拿来了两条竹篙,半瓶煤油,几根绳子。一切准备停当,立即出发!我们沿着泥泞的土路,头顶闷热的日头,来到了龙井寨。这里绿水绕着青山,河水从左边的山中逶迤而来,打了一个回环,又从右边的山脚蜿蜒而去。溪水清澈,浪花翻涌,水流湍激,在蓊郁的绿树之间,响彻水流的清响,像是唱一首永不停歇的歌谣。

在陡峭的河坎上,长着许多高大的楮树,披拂着参差柔曼的凌霄藤,碧绿葱笼,就像绿色的瀑布倾泻于悬崖峭壁之上。在高大的楮树的树杪上,远远地就可以清楚地看到挂着四、五个硕大的油乳蜂(我们当地的叫法,学名为黑尾胡蜂)的蜂巢,在轻风中悠悠地晃荡。走近前去看,蜂巢比家里盛饭的钵头还要大,黄褐混杂的颜色,外观浑圆浑圆的,上面布满了好看的花纹。蜂儿正从蜂巢上部的洞口,自由自在地飞进飞出,可能是出去觅食吧。

说句实在话,各类蜂群也算是驯良的动物,它们有自己的活动地域,只有在它们自己的领地里,才会行使保卫家园、反击来犯者的权利义务。如果平常不去撩拨它,不影响其生存环境,即使是凶猛犀利的胡蜂,一般是不会主动采取自卫行动去攻击他人的。当然,这是题外话。

郑州治癫痫病好的医院是哪家呢?难治性癫痫就不能治好吗导致继发性癫痫病因都有哪些呢孩子吃左乙拉西片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