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江南少年】远去的枣园(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5:25:01

春节前,我去了趟阔别多年的故乡,着意去看了留在童年记忆里的那处枣园。

眼前的情景应验了我的担忧。昔日老陈太太家的那处幽美的枣园,已不复存在。土屋、仓库、獾子洞也已没了踪影。这让我蓦然生出被故乡遗弃的感觉来。不过,我见到了傻二哥。他活着,活得很好,我庆幸着。

老陈太太家的这处园子曾是村上最大的枣园,四周长满了粗细不等的枣树。有的地方,树干密集得栅栏一般,也许只有机灵的狗獾和狡猾的黄鼬才能勉强钻过。还有三五处,枣树较为稀疏,延伸出贯穿着枣园的几条蜿蜒的小路。

园子的中间是一些更大的枣树。树下长着一些菊芋,每年秋后,老陈太太都会挖出一些块茎,腌成供全年吃的咸菜。

春天,枣芽儿在阳光里舒展,闪着亮光。一同舒展开来的还有黄鹂和白脸山雀漂亮的羽翼和婉转的歌喉。麻雀也叽叽喳喳争先着叫。渐渐地,状如雪花儿的黄绿色的枣花儿缀满了枝头,空气里流淌着沁人心脾的浓香。一只只蜜蜂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嗡嗡地在枝头闹腾开来。枣花儿很小,还未及看清它们是怎样开放时,就已孕育出星星点点的枣儿了。

一些牵牛花儿也伸展开来。枝蔓先是匍匐着,而后携着淡雅的花儿沿着枣树的枝干攀援、缠绕,扮靓了枣园的初夏。

当枣儿能被捏在指尖的时候,枣园里便再也少不了我们的身影。那嫩绿的小枣儿搁在嘴里咀嚼时,黏黏地,泛着淡淡的甜味儿。本来,许多人家的房前屋后就栽着三棵五棵枣树的,但我们独爱老陈太太家这处枣园的空旷、幽静。避开了大人的约束,我们可以惬意地撒着欢儿,树上树下放肆地折腾。

枣子一天天涨大,老陈太太开始用恶狠狠的眼光扫视着枣园,嗓门儿也高了起来。“龟孙子,吃了要长粘疮的!”叫骂声压过一切鸟鸣。

我担心地去问妈妈:吃这青枣儿,会长粘疮不?

妈妈没有说不会长,于是我心里着实有些害怕。但看到老陈太太家的的傻二哥也晃悠在我们中间时,心里便坦然了许多。

听妈妈说,老陈太太命苦,丈夫早逝。之后,她独自拉扯着两个未成年的儿子。大儿子长大后去部队当了兵,后转业当了工人,但成家后两年多就病故了。当儿媳怀揣着不满周岁的孙女儿,磕了三个响头洒泪离去的那一刻,老陈太太肝肠寸断。她哭肿了双眼,从此看东西模糊起来,并且总是流着泪。

二儿子缺心眼儿。十多岁了,说起话来嘴里半截肚里半截的。送到学校,没几天,老师就给送了回来。他身材粗壮,更衬得有些笨。

妈妈也知道他傻,并和我说过他的一些傻事。有一年秋季忽发鸡瘟。老陈太太舍不得扔掉病死的鸡仔,总是在褪毛后煮给儿子吃。有肉吃,儿子自然特别兴奋。他满院子地寻找,找到病倒的鸡仔就拎在手里,开心地送给娘,“又死一个!”,惹得陈老太无奈地叹息着。

妈妈总是叹着气说:老陈嫂子养个傻儿子,这样子能吃饭不能干活儿,不容易的。老陈太太喊他“二小”,大伙儿便在背后称呼他“傻二小”了。

我觉得这名字十分有趣,开始也这样喊他。后来,娘再三叮嘱我要称呼他“二哥”,称呼老陈太太为“陈大娘”。妈妈说,我们两家是邻居呢,你二哥不打人不骂人的,不是真傻。老陈大娘眼儿也好。在村里,谁家孩子若得了黄疸型肝炎,她知道了,总会踮着小脚送去一竹篮子大枣让熬水喝。谁家娶媳妇嫁女儿没有枣儿,也多是去她家讨要的。那一刻,她皱巴巴的脸上绽放着动人的笑意,似在虔诚地用枣子祈着福。

那时,我刚读小学。不上学时,傻二哥常来找我玩。他每日里吃了饭就在街上溜达,并在我们放学时准时等在村东头,然后跟我们蹑手蹑脚溜进他家的枣园。

傻二哥习惯在脖子上搭上个破围巾或布带子,好像一年四季都是这样。听老陈太太对妈妈说,二小这样子可能觉得舒服。因为出生时,脐带就缠在他脖子里的。 大伙儿知道后,都唏嘘不已。

晚饭后,凑在一起玩耍时,傻二哥喜欢抱起小孩子转圈儿。 小伙伴们争先让他抱,大伙儿一起“咯咯——咯咯——”地笑。松民那小子最狡猾,他总是从兜里掏出几粒花生或酱锅饼给傻二哥吃,而得意地被优先抱起来。我被二哥抱着转,时间也常是最长的。被傻二哥待见,那是一种荣光。做赤脚医生的永林叔说,这是一种病。但我不信,因为他这样转圈儿,却从没见他摔倒过。我感到傻二哥真的是个怪人。

秋天来了,枣儿从枝叶间露出笑脸,我们更频繁地在园子里穿行。忙在屋里的老陈太太常常闻风而动,出来呵斥。我们嘴上敷衍着“找寻黄鹂鸟”、“捉蝉儿”,或干脆说“俺家养的鸽子飞到这棵大枣树上了”。这鬼话为我们争得了摘枣子的机会。

这一刻,傻二哥也跟着乐。吃着,笑着,流着口水。此时我们全然忘记,他是老陈太太的儿子呢。

“七月十五枣红圈儿”,枣儿已变得酸甜。这是老陈太太看管园子最为严格的时节。更多的时间里,她守着枣园,不让我们靠近,嘶哑的叫骂声也越来越大,听起来让我心里打颤。

许多时候,我们先潜伏起来,捡起一个砖头,朝树上使劲扔去。瞬间,枣子“呼啦啦”落了一地。若无动静,我们一拥而上,哄抢起来。但更多时候,老陈太的身影随着叫骂声幽灵般地从屋里飘出来,扯着嗓子叫骂,我们只得作鸟兽散。

她若一眼瞅见儿子也混在其中,还会特别地多骂给几句,“你这个龟孙子!”

这样的次数多了,傻二哥会在我们放学前,捡来砖头瓦块,堆放在园子一角。和我们一同折腾一阵子,才瑟缩着溜进家门。这阵儿我们都喜欢傻二哥。有他在场,陈老太自会减去一分凶恶的。

枣儿熟了,红玛瑙般从枝叶间现出身来。陈老太会在我们上学走后,请来乡邻帮助把满树的枣儿敲打下来。这“卸枣”的活儿常常要持续好几天。

入夜,陈老太会带上傻二哥,一篮半篮地送些枣儿给乡邻。傻二哥机械地跟着,受着大家的夸赞,有时还会得到回赠的美食,二哥喜滋滋的。

我在想,她准是觉得骂人亏了心才这样补偿的吧?但母亲总是和老陈太太温和地说着“老陈嫂子不容易”之类的话。

天气渐冷,老陈太太家晾晒在院内院外棚架上的枣子也已经收起,堆满了半间屋子。此时,我们生活的空间也仿佛被风干了一般,很少出现在枣园里。园子一下变得静寂下来,偶尔会有鸟儿飞来啄食剩在枝头的一些枣儿。

去找傻二哥玩时,老陈太太像变了一个人,皱皱巴巴的脸上堆满了笑。她捧起枣子给我吃,“就你这个孩子不说你二哥傻哦。”

我时常想起娘的提醒,“不要多吃,那是她家全部的收入,你二哥不会去队上干活,饭量又大,枣子要被换成红薯、萝卜和着粮食填饱肚子的。”

腊月底,爸爸在家里忙着为乡邻们书写春联了。简陋的书房里,散发着浓浓的墨香。放假在家的我给父亲帮忙添着墨汁,并把父亲写好的对联小心翼翼地摊放在地上。父亲总是记得为老陈太太家写好对联,并且嘱咐我在“年三十,贴花门”时去帮忙贴上,不然,她家的春联说不准还会倒着贴的。给陈大娘送对联时,她更是喜滋滋,转身捧来枣子给我。好像我从没有和他搅闹过。我甚至相信,即使她知道我是个捣蛋鬼,凭着这喜庆的春联,老陈太太也会消除对我一年来的怨气的。

枣园,一年年,舒展着她的身姿,变换着四季的风景,摇曳出我们童年成长的葱茏的生机。那些童年经历,犹如一枚枚枣花,绽放在那遒劲的枣树上,带给我一些稚嫩的期许。但偶尔在睡梦中穿过老陈太太的枣园时,呜咽的夜风里会隐约地夹裹着老陈太太那熟悉的诅咒,和獾子断断续续的吠声,把我吓得一阵颤粟。

晚饭后,有时妈妈会安排姐姐照看弟弟妹妹,让我陪同去村头的药铺 那时实行的是合作医疗,几个村子共有一个药铺,并且也只有大林叔一个医生。在女儿出嫁后,他和大林婶子就以药铺为家了。

从我家去药铺,穿过老陈太太家的枣园路子最近。

夜晚的园子阴森可怖。偶尔会有小动物“呼啦——”一下窜出来,吓得我紧紧握住妈妈的手。

每回出门前,我都会从柜子里找出手电筒。这手电筒是在外教书的爸爸特意买给我们的,那时许多家庭还舍不得买。所以握在手里时总让我感受到爸爸带给家的贴心的温暖。那个年代,连煤油灯也都是节省着用的。二俊叔家就为了节省煤油,总习惯趁着夕阳还没沉下去,就安排把晚饭草草吃过了事。所以晚饭后,他儿子松民常常第一个来到街上等待着小伙伴儿们。

经过老陈太太家的院门时,妈妈总习惯和她高声打个招呼,壮着胆子。

有时,招呼打过去时,并没有老陈太太的回应。我便拉妈妈回转身,去喊傻二哥了。

此时,他大多是在当街的空地上玩着转圈儿。我只肖说“二哥,手电筒让你拿着好不?”,他便会急忙放下怀抱着的小伙伴,朝我们奔来。

和傻二哥说着话,心里便少了害怕。只是妈妈总担心着傻二哥,怕他走丢了。其实,妈妈的担心是多余的。这时的傻二哥总是紧紧地跟在我们身旁,一面用手电筒照着路,一面在手里满足地把玩着。此时,傻二哥很安静,很懂事,“干嘛有人说他没有用呢?”

大林叔动作总是十分麻利。在母亲说着病情时,他就开始抓药了。大林婶子则拉开一个黑漆抽屉,捏出两截草药,递给我们,“俩老实孩子,嚼吧,有好处。”后来我们知道,这是甘草,可以止咳的。

枣园的北端,除了陈老太的两间北屋,拐角处还有生产队的三间仓库。

秋后,仓库里堆满了粮食和一些其他农作物。也许因为老陈太太在义务看守仓库,每当仓门打开时,会计二俊叔常会招呼傻二哥过去,给他一捧花生吃。我自然也跟着分享。

俊生叔有时也会带他的儿子松民来。此时,他习惯撸下傻二哥的帽子,翻过来,盛在帽兜里,让我们躲到一边去吃。

一个傍晚,我们吃过花生,傻二哥压低声音神秘地对我和松民说:“走,去看——”看着傻二哥少有的机灵,我断言,一定是个特别稀罕的看处。

果然,在傻二哥家的柴垛旁,状如小狗的动物在窸窸窣窣地活动,一只,两只——发现有人时,它们旋即钻进洞里,顷刻间无影无踪。我和松民都看得目瞪口呆。

夜色中,二哥的眼里闪着亮光,“咱仨好。不让别人看——”

第二天我悄声说给了妈妈,又一起问过老陈大娘,“那是獾子。”哦,这儿当真住着獾子啊!

听饲养员二毛爷爷说,这獾子习惯夜间出来觅食。所以许多人不知道它的模样。大林叔说它像小狗,二俊叔说它像狐狸。这让我猜出它一定是一种狡猾而又可爱的动物。

二毛爷爷还说,它的油金贵,治疗烫伤有奇效,他曾用獾油给八路军治疗过枪伤。这獾油的穿透性很强,放在手心儿,油会从手背透出来。这神奇的獾油!我们没有见识过,但由村里最有学问的二毛爷爷讲出来,我断定这会是真的。我愈发想一睹它神秘的模样。夜里,我有时会梦见獾子在月色里穿行,枣园的夜晚因此不再那么静寂和清冷。

一个晚上,天上挂着一弯月亮。我和傻二哥趴在几棵枣树后,耐心地等待着獾子的出现,想看个究竟。

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近仓库。哦,是二俊叔!我拉了拉傻二哥的衣袖不让他动。寂静中只听见傻二哥粗重的呼吸。

他独自开门,少顷,从仓库拎出一个布袋子。我们好奇,尾随着他来到了“神婆”王寡妇家。

二俊叔推开虚掩着的木门,径直走近院内。我们也蹑手捏脚跟进去。

透过窗棂,只听二俊叔嘻嘻哈哈地说:“明天炒料豆子吃哈。这回是黄豆,不是黑豆。”

料豆子,是在炒熟后被当做饲料喂养大牲口的。那时,队上指望大牲口出力,喂养时总是狠下功夫。我们曾在二毛爷爷那儿翻出来吃过,很香!这炒黄豆,一定更香。

“我也要吃!”傻二哥推开了房门儿。我吓坏了,连忙探身去拽傻二哥,把正摸着王寡妇脚丫子的俊生叔吓呆了。

二俊叔追了出来,“哎,明天等王婶儿炒熟了,我给你们俩吃。但一定不能说出去哦!”看着二俊叔瞪着的眼珠子,我感觉今晚好像惹了大祸。

一个下午,队长和二俊叔又来仓库。我们照例凑过去吃花生。忽然队长喊起来:“粮食少了!”并很快在墙角处发现了一处大若脸盆的圆形洞口。

“准是獾子盗食了!”

獾子?莫非獾子把洞口挖到了仓库?这消息让我们大吃一惊。

很快 ,令我们担忧的事情发生了。队长召集几位叔叔伯伯扛来砖头瓦块和泥土,开始填洞。

傻二哥表情怪怪的,很生气地瞪着眼睛。忽然他嚷开了:“是二俊叔偷了——”

“谁?说啥?”

“他偷了,去神婆家,吃料豆子——”

第二天,二俊叔家闹腾开了。他媳妇发疯了一样在院子里骂起了二俊叔。那几天,王寡妇也没出门。

獾子洞还是被堵上了。从此,再没听说粮食减少,连我们再也没有看到过獾子。并且,二俊叔也不再捧花生给我们吃了。

武汉正规的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癫痫病该如何治疗呢常见的癫痫症状表现辽宁专业的癫痫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