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荷塘“有奖金”征文】芦花,苇荡里传来的歌谣 (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3:17:42

“叫呀我这么里呀来,我呀就的来了,拔根的芦柴花花,清香那个玫瑰玉兰花儿开……”这是流传在家乡扬州的一首《拔根芦柴花》歌谣,这是从芦苇荡里传来的明快又委婉的古老歌谣。

古时候,扬州市邵伯镇是有名的戏曲之乡,会唱戏的人很多,但唱得最好的要数莺歌了。那时,邵伯镇有个风俗,每年的农历六月十九日是拜观音会。于是,人们聚在一起进行对歌竞赛,唱得好的就能得到“歌王”称号。然而,比赛前莺歌却意外生病了,恰巧遇见一位神医,叫莺歌到水急浪大的地方拔根芦柴花煎水服饮,连服三剂,保证药到病除。结果,莺歌一试,果真好了。到了比赛这天,莺歌便干脆唱了一曲以邵伯秧号子为基调的芦柴花歌。

我的家乡就在扬州郊外,旁依波光粼粼的邵伯湖。这里因水而兴,因水而景秀,一条条小河,如同纵横交错的筋脉,在筋脉交叉的节点上就是一片滩头,荒芜的河滩上除了野草、野藤外,就是蓊蓊郁郁的芦苇,蒹葭苍苍,风姿绰约。

芦苇是大自然的儿女,是村庄最亮丽的一道风景,荡漾在村庄的小河滩上。蜿蜒的小河从家屋后而过,水湄上有一片年岁很久的芦苇。每当看到风中逸动的芦柴花,我就想起,曾经奶奶从别处挖了一小撮根,然后将它埋在河坎下的淤泥里。春天里,东风劲吹,草木复苏,丛生的芦笋芽渐渐地钻出了黑黝黝的泥土,朝饮晨露,日沐阳光,尽情地拔节而生,尖尖的嫩笋宛如少女的纤指,一根,两根,根根相连在一起,向上蔓延着。

炎炎夏日里,芸芸众生的芦苇己长高了,翠绿绿的已长成了少女般的窈窕妩媚,水灵灵地站在河滩上,依偎着岸上高大茂盛的树木旁,远望着从远处旖旎而来又旖旎而去的河流,那潺潺的水声似乎是唱给芦苇委婉的情歌。水面上一群游动的鸭子,划开一道长长的波涌,然后钻进了苇丛的怀里,呱呱地和芦苇亲密絮语。

童年的岁月里,我常到青草茂盛的河堤上替爷爷放牛,从郁郁葱葱的芦苇旁走过时,翠绿的芦叶轻吻我的脸,抚摸我的头,散发一股幽幽的清香,那是自然与人亲近的味道。我将牛绳拴在一棵榆树上,去芦苇丛里折一片芦叶,放在双唇间学吹哨,可怎么也吹不响。此刻,老牛那翻卷的大舌头给了我灵感,于是就用舌头一边拔动叶片一边笨拙地用力吹起来。那清脆响亮的野调,吹给躺在坝头树阴下栖息的老牛听,老牛听了,迷缝着眼睛惬意地反刍着草料,那摇动着的牛尾巴,如同一根舞动的指挥棒,跟着哨音的高低打着节拍;吹给苇荡里的水鸟听,水鸟听到河堤上悠悠的哨音,从芦苇间扑打着轻灵沾湿的翅膀飞向蓝天;吹给河里的鱼儿听,苇阴下,水里的鱼儿听了,忘记了游动而沉入水底。吹着吹着,吹红了晚霞,拉长了树影,晚风轻摇着芦苇,青青的芦叶仿佛是在向我挥手。我牵着老牛,在晚归的途中吹着一曲曲优美的牧歌。

芦笛响起来了,那是南面庄上阿宝背着鱼篓吹响的芦笛,悠长的笛声在召唤我们,一起沿着小河朝村东面的一条古老的三阳河走去。那是舟辑通往集镇的一条又长又宽的古水道,与条条小河相连在一起。来到这水与芦苇的世界,一片绿叠着绿的芦苇荡,仿佛是三阳河岸边逶迤入远方一道绿色的镶边。阵阵河风吹弯了芦杆的腰,宛如伊人躬身迎接我们。水性好的阿宝放下那根用芦管自制的芦笛和鱼篓,脱掉衣服,“扑通”一头扎到水里,溅起的水花,惊飞了苇杆上鸟巢里耳鬓厮磨的翠鸟。我们跟着一边嘻闹一边往河里走去,脚下有草鱼、小虾在游动,滩边的苇丛里,是螺蛳和河蚌聚集的地方。我们将摸到的螺蛳和河蚌放进了阿宝的鱼篓里,阿宝的手很是灵敏,抓到了几条草鱼,一会儿鱼篓就满了。然后,大家徜徉在芦苇荡里追逐打闹,一时间水声、笑声在芦苇荡里飘扬。阿宝则在岸旁用两张芦叶交叉相叠,再将叶片扭结后,撅了根苇杆枝穿在中间,为我们做了几个风圈,算是奖励品。我们尽兴地玩着,太阳悄悄地落下了。此时,夕阳染红了芦苇,水鸟从远处飞回夜宿的苇丛里,余晖沐浴着水鸟。归来的不管是翠鸟、百灵鸟还是仓鹭等,从来都不会忘记合唱一曲天籁之音。我们手舞足蹈地晃着手中的风圈,走在回家的路上,洒下一路悠长的芦笛声,那是快乐童年的歌谣。

芦苇在一片浩淼的河滩上,风雨中相依相持,芊芊苇杆把生命顽强地托举,白蓬蓬的芦柴花,把所有劣境中的清苦绽放为灿烂的笑脸。纯朴的芦苇蕴藏着坚韧的精神,洁白的芦花是清丽的美,那一曲芦柴花的歌谣,唤起的是坚强的灵魂。

炎炎的夏日,那漠漠水田上热浪翻滚,宛如那烟波飘渺的湖水,而劳作在水田里的插秧农妇,就似那在水一方的伊人。那戴在头的遮阳帽,仿佛是盛开在头顶上的芦花。烈日下汗流浃背,面朝水田背朝天,在为田野缓缓地辅开一片绿色地毯,她们不停的劳作倩影,像是芦苇摇曳的风姿。秧女们在水田里与酷热博弈,与汗水相伴。一曲《拨根芦柴花》明快委婉的秧歌,久久飘荡在水田的上空……

一年一度秋风劲,乡村河边的芦柴花又绽放了。平淡无奇的芦花是深秋里的精灵,是大自然开得最迟的花,一直要等到凋零的深秋,才在芦杆的顶端开放出白蓬蓬的花来。天性与世无争的芦柴花,轻柔洒脱,它没有鲜花那样的艳丽,也没有蝴蝶和蜜蜂来栖息与釆蜜,但是,它是秋日繁花过后的延续,是抒发深秋诗意的最后花朵。在秋阳的照耀下,它又是那么的炫目和圣洁,尽显清雅淡泊之美。

岁月悠悠,苇滩不老。河里的潺潺流水,依然姗姗的来又姗姗的远去,依然轻轻地唱着歌,从苇丛旁流淌而过的有我梦中的童年。

“潇湘无限思,闲暇看蒹葭。”朗朗晴空下,我伫立在河堤上,凝望着家乡那片青黄相接的芦苇,千丝万缕意绵绵,一羽羽芦花,就像一朵朵白云在秋风中尽情地舞蹈,风中沙沙响的芦苇荡里,似乎又传来了阵阵熟悉的歌谣……

南昌看癫痫病正规医院男性癫痫要注意禁忌什么呢鸡西哪家医院专治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