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暖冬有你】这个冬天不冷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52:21
老马拖着沉重的步子从医院走了出来。他不知道自己后面的日子还能支撑多久,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回去对老婆孩子说医生告诉自己的不幸……此时,他只感到浑身无力,感到人生渺茫。一路上,他踉踉跄跄,好像随时支持不住要倒下去。他真被医生说的情况震惊了,突如其来的消息把他打击得快要瘫倒了。他没想到自己病情会这么严重,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啊。他蒙头蒙脑地走着,就连这越来越大的风,他都好像没感觉到。脑子里就想着自己的病情,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到家的,正在做饭的妻子刘敏迎了出来。她看到老马脸色不好,关切地问了一句:“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老马摇摇头:“唉,天冷……”他答非所问,“宝儿呢?还没回来吗?”   “哦,刚才回来了,说去楼后头玩会篮球,吃饭的时候再回来。”   “这么冷还刮着风,玩什么篮球?你一会把孩子叫回来,我先躺会,饭做好了你叫我啊。”老马有气无力地说着,然后进了卧室,脱下大衣躺在床上。   刘敏跟着进了屋:“哎呀,你怎么不换衣服就躺下啊?刚从外边回来身上多脏啊!怎么也不脱鞋啊?”说着就上前帮老马脱鞋,又想把老马拉起来让他去换衣服。   老马从心里涌出一股厌烦,他闭着眼说了一句:“我要是死了还用换衣服吗?”   “呸!你瞎说什么!谁没事咒自己呀?就冲这个,你也好不了!”。刘敏数落着老马,她不知道老马为什么说出死的话,只以为他是在单位有什么事不顺心呢。   老马心里烦得不行,听了刘敏的话他从床上坐起来了。睁开那双有些浑浊的眼睛,嗓音似乎有些哽咽地看着刘敏说:“我得了白血病……”   语气里透着悲凉,好像现在就要和妻子永别似的那么让人难受。刘敏吓了一跳,她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愣在那里。倒是老马站起来走出卧室的时候拍了一下她的肩部,刘敏才从刚才的状态中清醒过来。她赶紧追着老马来到客厅说:“怎么回事?你得了白血病?你什么时候得了这个病呀?”   “前几天单位普查身体,查出了问题。没对你说。我刚又去医院复诊了,医生让我明天住院呢……”   “啊?”刘敏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感到一阵眩晕,赶紧挨着老马坐下了。   老马是家里的顶梁柱,要真得了这个病可怎么好?这个消息就像晴天霹雳,炸得刘敏骨软筋麻,心里直哆嗦。眼泪就像断线珠子似的一串串往下滚,她还来不及想别的,心里一难过眼泪就流出来了。老马伸手从茶几上的纸盒里抓了一把面巾纸递到刘敏手里:“给,快擦擦!我还没死呢,你哭什么!”   刘敏抽泣着说:“这可怎么好啊!你赶紧住院治疗吧,就是砸锅卖铁,我也要把你的病治好。”   说完也不等老马的反应,她站起身出去,到篮球场找儿子小宝去了。   小宝正在后院里打篮球,听说爸爸得了白血病,他倒不如妈妈这么紧张。他从篮球架子上拿下自己的衣服,边穿边安慰着刘敏:“妈,您先别着急。现在白血病能治疗,不是什么不治之症。大不了让我爸换骨髓,我可以给他,就是别让他有思想负担就行了。”   刘敏听小宝这么一说,心里好受点了,刚才她也是一着急就忘了还有换骨髓这一招能治疗。不过换骨髓的手术费用听说很高,还有后续治疗什么的,想到这里她和小宝说:“你刚参加工作,咱们家也没多少钱,你爸看病的费用咱们得想办法了。”   “先别考虑钱,明天送我爸住医院的时候问问医生再说,您先别着急,有我呢。”小宝真是长大了,他的一席话,让刘敏心里安定不少。   老马住院了,亲戚朋友们自发地筹集了资金,再加上申请了特殊医保,估计第一阶段的费用没有问题了。   亲戚们凡是能来做配型的,几乎都找来做配型了。万一小宝的不合适,还可以用老马姊妹们的。一周后,医生把刘敏和小宝叫到办公室,表情严肃地对他们说:“老马的骨髓配型结果出来了,亲人的都不合适,看看是不是到中华骨髓库去找找?如果有合适的再考虑手术,但是需要等待。这段时间先给他做着治疗。”   小宝和刘敏走出办公室并没有回到病房,他们不想让老马知道这个消息。现在要做的,就是筹备资金,用别人的骨髓那就费用更大了。   老马的大妹玉红听到这个消息,开始的时候也是一样着急绝望。她想的是自己兄妹三个,就一个哥哥,出了这种事怎么办呢?还是丈夫老刘提起一个人来,他说:“还有一个人你们没找呢,说不定希望在她身上。”   玉红这才想起丈夫提起的这个人是谁,她有些为难地说:“你是说让我去找找我哥和前妻的那个孩子?”   “对呀,你们应该找找。这么多年了,那孩子早已经长大了。不是我说你们家不好,当初你妈要是不鼓动你哥离婚,说不定还没有这种事呢。你哥做得那事真不怎么样!”老刘终于把这么多年对老马的意见说了出来,心里感觉挺痛快的。   玉红早就知道丈夫对哥哥不满意,她只好解释说:“嗨!过去的事就别提了!当初也是我妈,就非得要孙子不可,怕我们马家断了根。我哥生个女孩,我妈要死要活地闹,我哥也是没法子。”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你最好撞撞运气去,看那个孩子认你哥不认。这么多年了,谁知道人家怎么想?你们连抚养费都没给过,不认也正常。”老刘又是数落着老马一家。   玉红无法接老刘的话茬儿,她给妹妹玉琴打了电话。当下说好要和嫂子刘敏商量一下,最好去找哥哥的女儿。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有救命最要紧。   刘敏正在病床前给老马弄毛巾擦脸,玉红在门口探了一下头,叫她:“嫂子,你出来一下。”   刘敏不知道怎么回事,放下手里的毛巾就要出去。老马一把拉住她:“别去,有事让她和我直接说。”   老马已经知道自己配型不成功,他小妹玉琴早上来看他的时候,已经和他说了,也透露出要找找他前妻和孩子的意思。老马没答应,他这辈子的心事,就是这个自从离婚就没见过面的女儿。   玉红看嫂子还没出来,就走到病房里,假装没事人似的进来瞧瞧。老马冲着刘敏努努嘴,刘敏就向门口走去。玉红一看也要跟着走,老马叫住了她:“玉红,你先别出去,我和你说点事。”   玉红只好站住了,她问哥哥:“干嘛?有什么事?我还想和嫂子说话呢。”   “你是不是想说要去找那个丫头?今天早上小妹已经和我说过了,我没同意。当初分开的时候已经明确表示没关系了,现在我也不许你们找她。我这辈子对不起她,没养过她,凭什么有病了找她?那我还是人吗?”老马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再说了,当初嫌她是个丫头我才和她妈分开的。一晃30多年了,我一次也没见过她,不知道她会有多恨我呢。”   老马说着这些就像说着别人的故事,平静得语气根本就听不出来是他自己的经历。可玉红还是感觉到哥哥表情上的微妙变化,她知道,其实哥哥心里是后悔,后悔当初做的错事。   玉红点点头走了出去,她还是决定找一找哥哥的前妻。找找那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侄女,只要有一线希望,她们就不放弃。   二、   老马走在一条漆黑的小路上,好像什么也看不见。他心里直打鼓,心说这是哪呀?这么荒凉,怎么没来过这里呢?好像在远处有他想去的地方,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走到。他越走越累,正不知道是否继续往前走的时候,发现前面有哭声。好像是个孩子,老马紧走两步想问问怎么回事?谁知到跟前一看,哭声忽然没有了,孩子的脸也看不清楚。老马想再近点,就在他低头的时候,孩子不知怎么变成了一只大老虎,正张着血盆大口要咬他。吓得老马转身就跑,老虎就在后面追。老马实在跑不动了,心说我命休矣!忽然就醒了,醒来才发现是个噩梦,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   老马再也睡不着了,他反复琢磨着这梦境意味着什么呢?肯定是自己年轻时候做的那件亏心事,到现在想起来还老揪心地疼。   老马在25岁那年得了个女儿,因为重男轻女,也因为不喜欢老马前妻,他妈非要让他离婚再娶。老马那时候还年轻,平时虽然也和妻子闹点小矛盾,但感情还可以。实在被老妈烦得够呛了,他就离家出走了。扔下月子里的前妻没人管,老马的岳母来了,一看女儿受这委屈,当即把母女俩接走了。前妻的哥哥找到老马,把他狠揍了一顿,并放下话:妹妹说了坚决离婚!从此以后孩子没有老马这个爸爸。老马知道自己犯了大错,也无颜再见妻子,就听从母亲的话离婚了。离婚的时候他想看看自己的女儿,可是被前妻拒绝了,老马也就死了想再见孩子的心。   后来老马再婚有了儿子,又看着儿子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时候,他的心没少隐痛。一想起被自己遗弃的前妻母女俩,他夜里就睡不着觉。尤其是最近几年,可能岁数大了的缘故,老马也想知道女儿的近况。他曾几次偷着去前妻住的地方看孩子,可是他不认识哪个孩子是自己的女儿。他也无法和别人打听孩子的消息,他连女儿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这件事折磨了他很多年,现在得了病,知道骨髓配型都不合适,他也想过让家人找找女儿。他不想死,他还没活够,女儿还不知道他是亲生父亲。可是现在这种状况怎么还能去找女儿呢?就是找到了,女儿也会恨自己抛弃了她!老马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他被心里的悔恨、内疚折磨得快要崩溃了。   天大亮了,刘敏来看老马,照顾他的洗涮。看老马有些精神不振,很萎靡。她以为是老马被病情闹得情绪不高,就想说点什么来提提老马的精神。在搀扶着老马上厕所的时候,她好像不经意地问:“老马,你以前还有个女儿啊?为什么没和我说过?”   “和你说什么?这么多年没来往,我都不认识她。”老马脸色苍白,仿佛站不住似的。他有些心虚地看着刘敏,长出了一口气,又接着说:“玉红他们和你说了?”   “嗯,我知道不赖你,是你妈拆散了你们。再说事情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也看开了。我和你说这事不是计较你以前,是为了你今后。我赞成妹妹他们去找你女儿,我也想跟着他们一起去找呢。”   “不许去!谁也不要去找!我不认她!”老马说着这话,好像耗尽了浑身的力气,眼泪也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   刘敏也有些心酸,她虽然不明白老马当年是怎么想的,但现在的心情可以理解。她好言好语地劝着老马:“好、好,我不提了还不行吗?你也别起急了,身体要紧。”   虽然老马坚决反对,玉红和玉琴还是去找了老马的前妻。不过他们白跑了一趟,原来老马前妻住的地方早拆迁了。她们又去了派出所打听,人家管户籍的警官说:“你们说的这个陈志芬不是单身,再婚都20多年了。她是有个女孩儿,可几年前就出国了。”   玉红一听有些着急,她说:“谢谢您警官,您能帮我们查查陈志芬现在住在哪里吗?我们有急事找她。”   “人户分离现象太严重,我们这里没有记载她现在住在哪里。除非她身份证丢了来这里办才能找到。不然真联系不上。你们再想想看,有没有其他线索?”   这姐俩商量半天,只好把老马现在患病急需骨髓配型的事情说了。这是救命的事,警察也不敢耽误,只好帮忙联系半天。找来找去,找到了一个街道居委会的知情人,说陈志芬现在住在西四环香山附近的一个小区里。   三、   晶晶最近很开心,她的学术论文登载在世界最权威的英文版专业杂志上。眼看着今年就要博士毕业了,她就读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金融学院已经向她伸出了橄榄枝,邀请她担任该校的副教授。她正准备利用圣诞节的假期和丈夫郝岩一起回国看望母亲。   “晶晶,你的电话!”丈夫郝岩在楼下的客厅里喊着晶晶。   “来啦!”正在收拾东西的晶晶答应一声就往楼下跑,她就猜到了,电话一定是母亲打来的。   放下电话,晶晶有些困惑。她和郝岩说:“我妈挺奇怪的,说不让我回国呢,怕咱们来回折腾累。前天不是说好了要回去过圣诞的吗?怎么又变卦了呢?”   郝岩说:“机票都订好了,咱们还是回去一趟吧。要不你晚会再给你爸打个电话,问问他怎么回事不就行了吗?也省得你不放心。”   晚饭后晶晶正要给家里打电话,就听到电话铃响了。她赶紧拿起听筒,那边传来爸爸亲切的声音:“晶晶啊,该睡觉了吧?”晶晶一听就笑:“爸,我刚吃完饭呢。我正想给您打电话呢,我妈怎么又来电话说不让我回去呢?”   “哦,你妈怕你们累着。不过我想你们了,你弟弟小凯也想你们呢。你要是想回来就回来吧,我还有事和你商量呢。”晶晶爸电话里的意思非常明显,还是希望晶晶他们回去。   “好,我们机票都订好了,明天下午就走,后天就到家了。”晶晶有些兴奋,她两年没回家了。听说家里搬了新家,她特想回去看看呢。   老年人患上癫痫病会有什么症状山东癫痫病治疗医院郑州专门治疗羊癫疯的医院是哪家癫痫患者饮食方面应该注意什么?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