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荷塘】今天是个好日子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4:01:14
【荷塘】今天是个好日子(小说) 今天女儿大婚。
   春华很早就起来了,打开窗看看。尚有几颗不曾安歇的星星在微蒙的天空闪烁。今天是个好天。春华欣慰地点点头。看看时钟,五点不到。女儿也该起来了,化妆师过会就该上门了。春华把屋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浪费电就浪费电吧,今天女儿大婚,屋里就该亮堂堂的。电话打过去时,女儿的声音清亮亮的,看来不用像平日一遍两遍地催,女儿已起来了。大婚的日子难免激动。
   推开女儿的房门,床上簇新的被褥抢人眼球,四件套,中国红。红色被单,红色被套,红色枕套,还有靠在枕上的两个红色的金童玉女娃娃,映得整个房间都红通通的,透着喜气。可女儿说俗,春华坚持要这个红。结婚就该喜气洋洋的。床上有一处有些鼓,春华伸出手想掸平了。手刚要碰到被子,猛然像触电一样收回了。老人们说过,新人没睡过的床,孤寡丧独之人决不可碰触,晦气。怎能把晦气过给女儿女婿。春华默默退出了女儿房间。
   客厅里也是满眼的红。女儿女婿前些天张挂的彩带、彩球使得这有些年头的客厅蓬荜生辉。客厅的显要位置摆放着女儿女婿的结婚照。照片上的女儿,明艳动人,十足十的美人坯。熟识的人都说春华生了个电影明星。春华对着照片不由笑了。
   天已经大亮了,春华又看一眼窗外,东边的天空红霞微露。今天确实是个好天气。
   在水龙头上接了一壶水,插上插头的时候才想起,女儿不在家。平时总是习惯让女儿刷完牙后喝一杯白开水,清清肠胃,有助于美容。看看自己乐昏头了。插上就插上了,今天总有客人来的,今天女儿大婚呢。
   春华又打开煤气灶开始煮稀饭。女儿不肯吃稀饭,总是在外面买来吃,不知道今天这孩子吃什么呢,可别饿着了。掏出手机想问一下。想了想,还是算了,仍旧把手机放回口袋。电水壶鸣叫的声音把春华吓了一跳。这早已习惯的声音在今天早上特别刺耳,似乎屋子空旷了好多。环顾一下四周,屋子里还是老样子。门口鞋架旁,女儿的拖鞋东一只西一只。这孩子总不肯好好把鞋放回原处,老是要跟在她屁股后头收拾。春华一边把鞋放回鞋架,一边自言自语埋怨着。昨晚女儿离去时,大声说,妈今天我就睡那边了,你早点睡,不要胡思乱想。春华知道女儿这是故意咋呼,以期消弭她离家的后清冷。
   不知道女儿昨晚在那边睡得可好?那边可都准备好了?春华望了望窗外“那边”的方向。窗外只是对面人家的厨房,隐约看到窗内有人活动。
   稀饭已经焖在锅里好久了,春华盛了一小碗,就着萝卜干心不在焉吃了半碗。又心不在焉地把碗放进水池中。碗搁空了,发出了碎裂的声音,春华赶紧拿起来一看,好好的碗有了一个碎口子。慌得她赶紧捂住那个碎口子,似乎怕谁看见了。今天是女儿大婚的日子,怎可以出现这么不吉利的事情,春华又赶紧念叨,碎碎平安,碎碎平安。
   春华没有心思洗碗刷锅,独自坐到客厅的沙发上,看看墙上的钟,上班的钟点了。今天不用上班了,今天跟单位请了假。女儿大婚的日子,哪有做母亲的还在上班的。打开电视,调到综艺节目,屋子里即刻热热闹闹。
   坐了好一会才想起应该换件新衣服。那套枣红的套装是特地为女儿结婚而买的,是女儿挑的。买的时候看看价签,春华有些退缩,况且这款式也时髦了点。女儿说,这款你穿正好,透着年轻又不失庄重,大气又有活力,低调的奢华。女儿说话总是一套一套的,听不大懂。还是服装店的老板娘会说话:这衣服你穿刚刚好,你可一点看不出年龄,你要不说,我还以为你们是姐妹俩呢。于是大半个月的工资就换成了这套衣服,挂在衣橱里,令别的衣服自惭形秽地溜到了衣橱底。
   刚换上衣服,门被敲响了。是向英,春华的闺蜜。那大嗓门进屋时顺带捎进了屋外的阳光:“哎哟,一个人在臭美呢。”
   “看看,还好看吧?”春华即刻臭美地转了个身。
   “幸好,幸好。”向英托着下巴,一本正经地说。
   “幸好什么?”春华停下身。
   “幸好不是跟新娘子同台亮相,不然人家是看新娘子,还是新娘子她妈呀?”向英还是一本正经。
   “去,你少来。”春华嗔了向英一眼。明知道是博她一笑的话,春华还是很高兴。拿出早已备好的瓜子、话梅、糖。又按习俗泡了办喜事人家必备的锅巴糖茶。
   “那边有打电话来吗?”
   “哪可能打电话来呢。”春花知道向英指的是什么,“那鸡婆说了,有我没她,要她主持场面我就不能露面。那窝囊男人一句话都没说。”
   “要我说,晚上的宴席你偏去,女儿结婚当妈的当然要在场,人家又能把你怎样?”
   “人家早就发话了,我要出现,人家一个钱都不给。”
   “不给就不给,婚照结!”
   “不给拿什么结婚呢。几十桌的酒席钱,婚庆公司的钱,请司仪钱,我拿什么去给人家?再说了,女儿法律上是属于他们那边的,他们自然该承担孩子婚礼的费用。”春华说说就来气,“那个窝囊男人,一点主都做不得,钱都是那鸡婆掌握着,别看他出门有豪车,进门住别墅,其实口袋里的钱还没我多。”
   “唉,早说你当初就不该离婚,拖死那鸡婆,如今倒好,便宜了那鸡婆……”
   “还说这有什么意思,当初……”
   春华的话被一阵鞭炮声打断了,和向英一块挤到窗前看。窗外阳光明媚,风和日丽,今天确实是个好日子。
   小区里不知哪户人家娶亲,鞭炮放得空气里满是硝烟味。春华又下意识地看一下“那边”的方向。向英知道春华的心思,说:“听不到的,隔着几百米路呢,又隔着好多高楼。”
   是啊,女儿被男方家娶走的鞭炮声不会传到这里,春华有些失落地坐回沙发。
   “这瓜子真咸,要咸死我了,水呢?”
   向英没话找话的意味太浓,春华没理。
   “唉,算了,你也想开点,只要女儿好,自己委屈点就委屈点吧。”向英索性把话头挑明了。
   “嗯。”春华有些哽咽。
   “哎哎,你可千万别哭,今天孩子大好日子,你可千万别晦气。”
   “我不哭,我哪有哭,我高兴呢。”春华龇了龇牙,眼睛睁得大大的,以便让眼睛里的雾气尽快散去。今天这样的日子绝不可以有眼泪。
   “要我说,你还是再找一个伴,如今孩子结了婚,以后一半时间住在男方家,你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唉,有个伴说说话也好。”
   “哪有那么容易的……再说,以后女儿生了孩子,我还得帮着带孩子。”
   “你……”向英为之气结,“要说多少遍你才能明白,为自己活,为自己活!你怎么就不明白!想当初你为那个没良心的男人付出了多少,人家感激你了吗?人家照样跟小三双宿双飞。你非要不放手,男人顾念你们十多年的夫妻情分了吗?还来一句‘你哭也哭了,闹也闹了,还差个上吊,你怎么不去上吊去,然后大家都清净’。这样的男人,你还至今不忘,你简直气死我了。”向英越说越激动,“好不容易离婚了吧,孩子也判给那个没良心的,你总可以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了吧。你倒好,非要让孩子跟着自己生活。拖着个孩子的离异女人哪有那么容易找对象的。这一拖又是十几年,现在孩子结婚了,养育了几十年,你连沾边的份都没有,你说你亏不亏啊?你怎么还不醒悟呢?”
   春华的眼前又开始起雾气。
   “好了,好了,不说了。”向英几乎是讨饶。这样的日子可不能有差池,不然春华好多年都会心里雾数,家里稍有不顺,就会与此联想起来。
  
   “我知道,我都知道。”春华赶紧又扯开嘴角,“不露面就不露面吧,只要孩子幸福。只要他们肯掏钱。你不知道,那鸡婆钱看得有多紧。”
   “钱钱钱,这些年听你说这个还少?”向英又激动了,“要换了我,我宁愿母女俩苦哈哈过过,不去看他们脸色,婚礼也自己办,跟那边没关系。”
   “你说得轻巧,没有钱,你拿什么办,我那点保洁费能上五星级酒店去办婚礼?你没看见楼下那家,说是在华尔登酒店举办婚礼,说话时那得意,就好像料准了我们办不起。我告诉她我女儿在凯斯来酒店办,她立刻不说话了。”
   “你呀,就为了那点虚面,你这么苦自己?”
   “我不苦,孩子好就好了,现在的人势利,我不能让孩子被人瞧不起。”
   “唉……你呀……”向英叹了口气。这些话早就不知说过多少回了,绕到最后,仍旧是“我不能让那边安生,他们的钱能榨出一点是一点”。电话里的争吵,孩子一趟趟往返那边讨要生活费,这些都是向英伴着这个家过来的。“不管怎样,如今孩子也算成家了,你也该放手了,好好善待自己。”
   “我哪能那么容易放手,别看那小囡今天结婚了,还是大孩子一个呢。昨天让她准备好老年人为什么会突然患上癫痫今天的新人红包,酒席上分发给亲戚朋友的小孩的红包,她丢三落四的,昨天半夜了还打电话问我红包放哪了?治疗男性癫痫药物有哪些我说那不是给你包好了,放包里了。她说找不到了,让她爸又准备了一份,后来又给我打电话说找到了。成双份的了,那一份就归她自己了。这孩子,我就知道她是故意的。她不去做律师真是浪费了,吃了被告吃原告。”春华为自己女儿的精明高兴。
   “平时看她挺横的,这回怎么不硬气一点,让她后妈回避,自己亲妈上,或者两个妈同时亮相。”向英有些生气。
   “这哪行啊,钱都在那鸡婆手里攥着,又不是小囡说了算的。”春华为女儿辩解,“小囡说了,今天委屈妈了,以后她会好好孝顺妈的。”说起女儿春华一脸笑意。
   “她那孝顺就是买一斤辣鸡脚,然后让你付几倍的钱。”向英说的是上个月,街上新开张一家“王记辣脚”,听说那里的辣鸡脚很好吃,春华最喜欢啃鸡脚了。女儿下班的时候捎了一斤,进门就嚷嚷:“妈,我给你买了一斤辣鸡脚,你最喜欢这个了对吧,你尝尝好不好吃?”春华那个乐啊。女儿长大了,懂得孝顺了。虽然最后进春华肚里的没有这包鸡脚的二分之一,可是女儿的孝顺摆在那了,春华逢人就说。可她没说,吃完饭女儿说,这个月的钱又花完了,最后那点钱还买了斤辣鸡脚。春华虽然又数落女儿花钱没个节制,这么大个人了还跟妈要钱,可最后还是掏了三张红票子给女儿。
   “这可不一样的,我的钱迟早是女儿的;女儿孝顺,说明她长大了。这是两码事。”春华不容人家说女儿一点不是。
   “孩子早就被你惯坏了。”向英叹息。
   “孩子还是蛮懂事的。”春华不同意。父母离异,苦的是孩子,理该多得到点爱,多一些疼,怎能说是惯呢。
   两人说着话,中午随便弄了点吃的,下午来了春华的大姐及大姐的孙子孙女,两个小孩子打打闹闹,家里倒是热闹了很多。
   春华一直掏出手机看,生怕把女儿的电话错过了。大姐和春华一起声讨那边的“罪过”,向英劝慰着,这个下午短暂又漫长。
   傍晚,大姐回去了,向英也回去了,屋子里又只剩春华一人,穿着那套崭新的枣红套装,用手抚了抚墙上拂动的大红喜字,闪亮的喜字有些凉。婚礼在六点十八分准时开始,这是女儿说的。春华数着墙上的钟,六点了,十八分了,司仪该上场了,音乐也该响起来了。然后是新娘由父亲牵着缓缓进入大厅。女儿这一刻受到全世界的注目。她的女儿多么漂亮,洁白曳地的婚纱。女儿在家试穿过那曳地三米的奢华婚纱,像明星一样漂亮。她的女儿理该穿这样的婚纱,她为女儿骄傲。
   七点钟,新郎新娘应该在敬酒了吧?台上的节目也热闹吧?春华刻意不去想那个负心汉跟那鸡婆作为女方家长在敬酒的场面。可是思绪总是不听话。这会双方父母该上台了吧?春华眼眶一热再热。她站起来去卫生间洗脸。所有的灯都打开了,卫生间依然很昏暗,多年的瓷砖有些斑驳,镜中的脸,在节能灯的照耀下有些苍白。
   墙上的钟,每到整点就“当”一下。
   八点钟。婚礼到尾声了吧,司仪是不是在说最后的祝词?
   九点钟。宾客该散尽了吧,女儿是不是在送最后几个客人?
   十点钟。女儿这会回哪呢?是回那边?还是去男方家?
   十一点。是不是还有闹洞房的没散?
   春华的手机一直放在跟前。
   十二点。
   女儿一定很忙吧,这样的日子是很忙的。春华告诉自己。
   挂在睫毛上的泪终于落了下来。
   ......

共 4466 字 1 页 首页1湖北治疗女性癫痫病医院哪家好9&pn2=1&pn=1" class="next">尾页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