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古韵征文-心帆】疯人日记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0:56:39
一、
   雨像一只蝙蝠,缝了黄昏,又在黄昏里满揣着心事,扑棱抖腾。
   这太阳还像个灯泡,打着盹或是暗自笑着。
   小路还在,叶子每晚还在跑步,这个胆小执着的女人,唉,这个多愁善感的女人;她的女儿自个静听雨的声音,想起对唱的山歌,看见门前树上黄花开了,念起叶子弯翘的嘴角。
   人都在风中飘着,叶子却想舞着风,就像雨撒泡尿,总想让它落地。
   雨惊惧叶子一声叹息,情绪突然被扔到谷底,还接着不依不饶说起教。
   女人和男人不同,男人像枝桠即使被风剥个精光,还要挺直了胸膛,女人叶子一样妖娆,有风样的情绪,于是要找肩膀依靠。便有女人歪解说,一片叶子心里只有一个枝桠,一个枝桠却长着许多叶子。男人听了大多只是嘿嘿一笑,或许还透着几分满足。
   鸾佩楼的老板,大家都叫他小包子,白净的文人,满肚子俏词,一口咬下去细品品才知荤素。也是呵,这年头鸡蛋也能当做乒乓球。
   雨看见了小包子旁边紧站着一个漂亮的女人,白菜一样的着装,窅娘一样的眼睛,杏子一样的面容,豆腐一般的脖颈,不是他的婆姨,他们却相谈甚欢。雨偷偷绕到女人身后,半个笑容走过女人的肩膀在小包子双眼里盈盈绕绕,小包子竟没发现?看着四处无人,雨伸手迎着女人的翘臀啪叽击打出亮堂的声来,比雾里的太阳都亮堂,就像一声雷,一个响屁,震得雨手指麻木,熏得雨心生懊悔,要是轻摸一下,不定跳着多少回味。
   啊——!女人摸着屁股弯转了脖颈一周,眉头长在了小包子右手背上,小包子的右手心贴着大腿,手指有点紧张,似乎捂着偷来的东西。左手藏在身后,脸儿极像大圣坐过的椅子。
   “我叫梦来,送你的泥人。”
   雨清楚看见小包子左手从身后变戏法般,拿出一对赤精的泥人。这秋天顿时花香四散,女人呵呵呵娇笑着,顾不上照顾自己的板牙,双手接过:“你可真老实。”
   雨被蛰得一身鸡皮疙瘩,正愤愤地想离去。
   却听得小包子望着那女人沉入潭底的背影,口中腾起氤氲,“那个吖?!介是我给小翠做了九九八十天的吖。”
   “唉——,男人的心归属于一个人但是身体不一定能归属一个人,而一个女人的身体归属于一个人但是心不一定归属于一个人,小包子这个细节值得推敲,这些深奥的情感现象清晰的呈现。”
   是的,是叶子的声音,她何时被风吹来了,也带来让人瘙痒难耐的紧箍咒。
   雨撒腿就跑,留不住窃喜半分——叶舞风(疯)啊。
   一直跑到河边吹着风,雨还是甩不掉“难耐”这两个字,瘙痒溜着肉跑,越挠越欢实。
   “身上走着虱子了吧。”老辣先生在空野里冷不丁的一句,惊得雨身上的瘙痒瞬间埋在了心里,雨马上抽回了手,哭笑不得还原成一脸虔诚,双手系在裤缝,立正。
   老辣先生在俺们那个屯自称布衣翁。
   老辣先生是位先生,他总是先挪挪眼镜,谦虚文雅地说,“我玩的就是土,欢迎大家拍砖。”台下他的学生或是听众,顿时默不作声,或许这是他的教学方式吧,为了台下安静听讲。
   “先生……”
   雨的话语未落地,便被老辣先生一把拎起剥了个精光。
   “王二那厮生前也是这般在河旁,身旁有能抓猪獾的癞皮狗,见了我才不怵。”
   老辣先生挪了挪眼镜:“阡陌的凉风,如飞莺踏雪,山山屲屲的落霞,似秋水挥洒,黑土的花草香,若涛声萦绕,没人笑你没长成。嗯,你定是怕那溪水流影。”
   “不呢,先生。有故乡的云,连老狼的眼睛也透着慈祥,午夜还送来了生日蛋糕,我去洗了,爬上老屋的土炕。”
   雨似乎入了梦,在魂牵梦绕的地方,看见了山楂树散发着木子芬芳……
   呀!河边草丛里藏着的麦杆编的一个蛐蛐笼子被雨一脚踩扁,两只蛐蛐竞相跃入草丛。
   雨没敢回头,身后的目光像青峰,似有烛火闪动……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迎面一阵深秋的风,簌——雨啜饮了一大口。
   月亮在水里看着太阳,原野上打碗碗花做着裙子的梦……
   赖皮狗随着主人王二的魂走了,留下寻味的一群苍蝇,雨两手空空,独自走向只有四面墙壁的脏兮兮的地方……
   雨醒了,雨却疯了,没有疯了的人……
   像个孩子。
   二、
   雨就是只蝙蝠,瘦得猥猥琐琐,身上的衣服像没毛的翅膀,闪着黑色油光,精光的腿挂着汗毛,羞怯空洞的眸子,长在尖嘴蔫腮的脸上,凸起如钩的鼻梁。或许他压根就不想视人,留着些许清高,宁愿黑土埋成坟冢,不愿置身路人眼光口水形成的海角天涯。
   太阳笑了,笑得可人,笑得刺眼,蛇兽样的牙齿长得难看。
   水落石出,这街道光溜,宽阔,却被车人挤出叫骂。
   街道中央岔出一个巷子,一身素衣素颜素眼的姑娘……
   雨掏出劳什子,她的眼里有丝冲动,她有如溪如火的眸子;雨耸动着一刀快溜地切成两半,苹果样白皙的屁股,这不是十来岁的姑娘;雨没有用乌黑的双手掀起姑娘的上衣,也没去抚摸姑娘可人的脸;雨将那东西撒在了外边,前几天垃圾箱里的废报纸上一位生了三胞胎年幼的“母亲”,她对着媒体清淡地说:“他说他不爱我了”。
   “喂,喂,喂,你快看,你看那个狗日的疯子,大白天在大街上糟蹋了那个女疯子,饭都没得吃,还想着那事。”对面玻璃橱窗里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雨回过头,那女人一身黑色西装围着艳丽的丝巾,一手搭在同样一身黑色西装,扎着浅蓝领带的男人肩上,倚在电脑桌旁张望。
   “嗯,那女疯子还主动躺着,主动张开了腿。”那男人戏谑了一句。
   女人腾出搭在男人肩旁上的手,啪,用力在男人肩上打了一下,瞥了男人一眼,又带点惊异地说:“咦,那疯子抱了女疯子一会,还帮整理好了衣裳。”
   雨知道缀着玻璃橱窗,装修得光鲜的那个公司。前年发生水灾,一位家被冲了半边的老人,全然没有嫌弃雨的脏乱,他颤巍巍地从口袋里掏出逃命时仅仅带出的十块钱,塞给雨,双手紧握住雨的手,望着葬身在洪水里半边的房屋,扭曲着脸哭诉,“娃,我活了70年了,从没见过这样大的水。”
   帐篷里满是汗臭的男女,见了雨,主动迎雨进来歇息,马上盛了一碗苍白没有一片菜叶的面条在面前,一群蜡黄的脸围着雨说:“触发的泥石流把整个村子吞了,我们从外地刚回来,我们去刨父母孩子的尸体刚回来”。
   雨知道缀着玻璃橱窗,装修得光鲜的那个公司。道路刚通第一时间警车开道,7个车辆满载着人来到灾区,第一时间碾转了8个乡镇,第一时间带了10万块钱,第一时间游走在每个村庄宣传。
   然后领导开车深夜返回,对自己车上的员工说,你们快回去休息吧。
   然后领导只载着10万块钱。
   然后领导看了县委要的报表对员工说,加个零吧。
   员工们都没咦,他们都没喂,他们都说嗯。
   去年他们其中一些人被通知参加考试,为什么要考试?外派合同。为什么是外派合同?市县公司私自招的人,公司为了保证员工的利益灵活无奈的处理。招聘启事不是在网站报纸刊登么?省公司收回了人事权。反正这些年都没少发钱,只是没有三金五金和别的一点点福利。
   “你说你啊,家里又是上学的儿女,没有工作的妻子,学什么民主?求什么大同?你看人家6个多聪明,私下里就是没有循着你们统一的答案,人家就成了正式员工。”
   “你说你们啊,想给你们争取几个都没办法,都是统一答案,签字吧,做好交接吧,一人按工作年限,每年补发2000块钱,还好公司为你们考虑的周全。”
   三、
   “回去吧,我没有家。”雨转身面对身后跟着自己的素衣素颜素眼的姑娘,一脸无奈和不忍,“回去还好有个家。”
   雨化作了一只蝙蝠,昨晚进了姑娘家的那个小院。门口两个保安,比王二的赖皮狗高大,有领导入院便屁颠屁颠跑去扶着电动门开合,哈腰伸手倚在车窗旁对着空气说再见;这么温柔的两人,雨却识得厉害,他们手里的电棍会让雨的四周精光,只有星星闪动。
   雨迂回到院后,也亏得幼时上树练得一身本领,扒垃北京癫痫病医院技术放心吗圾习得一双铁手指,雨愣是憋着一口真气,游上两米高墙。
   雨从深院爬起,缩在一处绿丛,一位一脸慈祥的老者,穿着整齐的中山装,逢人便打着招呼,环视左右后醉醺醺地在雨的身旁撒了一泡尿,摇摇晃晃走进一处三层的小楼,雨不觉跟了去,贴着墙根,看见一屋生了灯光,楸在窗檐探望,嗯,是那个姑娘。
   那个老者来到姑娘的房间,姑娘主动张开双腿,老者一声喘息,许久才离开姑娘的身体,抽过一叠卫生纸,擦了擦自己的下体,将衬衫装进裤子,束上了皮带。
   “自己清理干净!妈的,要你有啥用,不会生蛋的母鸡。占着茅坑不拉屎,误了我儿子的青春,断了我家的香火。”
   老者在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挪近烟灰缸,从兜里拿出开了半边口的烟盒,在底下轻弹出一根烟,含在嘴里,拿出火机,调整了火焰的大小,点燃,轻吸一口,轻嘘一声吐出烟杠。
   “要不是你爸当初是副市长,谁会主动让自个儿子娶个疯子!”
   “你爸也是死要面子,把你嫁过来,就来看了一次,你发疯了,他就匆忙离去。”
   “你爸那点破事,谁不知道,作为干部,不遵守计划生育,为了生个儿子,让40多岁的婆娘独自四处求医,天天吃药。结果难产死了,还说是心脏病。”
   “你爸也是报应,为了你给他挣面子,把你逼成了神经病,真是,报应啊。”
   “唉!可怜我那婆娘,临死前还惦念着孙子。”老者把烟头狠狠地拧戳在烟灰缸,抹了抹盈泪的双眼,又愤愤地说:“你就是个灾星,害得我退休了还在众人面前抬不起头。”
   老者把头埋在双膝前,双手托着两侧额头,憋着声音啜泣,那体态像极了黑夜里伏在墙角的蝙蝠。
   过了许久,老者抽出一叠纸巾,把鼻涕,眼泪都清理干净,直擦拭的双脸通红。
   “你先睡吧。我儿哈尔滨治癫痫病哪里的医院比较好子今晚也不会回家。”
   老者缓缓起身慢慢拿起床头柜上的梳子,仔仔细细地帮姑娘整理好蓬乱的头发,轻扶着躺下,捻好被角,熄了灯,独自走了出去……
   “回去吧!回去还好有个家。”雨转身挥着双手,眼睛里透着坚定。“别跟着我,回去。回去啊!”
   “妈——妈——”从不曾说过一句话的姑娘,在雨的身后,吐出了两个字。
   四、
   雨在街道奔跑着,脏乱的衣服化作蝙蝠的翼,全然忘却四周躲避的车辆,诧异的人群。
  
   我妈说
   猫没教老虎上树
   我妈说
   老鼠吃盐变成蝙蝠
   我妈说
   跳上莲叶蛤蟆
   媳妇捞成小孩子
  
   落叶锁老屋,
   老鼠清亮的眸子
   晃悠在丹江河畔的城市
  
   为啥
   猫只会抓老鼠?
   “猫回家了”。
   我妈弯腰攥着我的小侄女
  
   为啥
   家人常会生气?
   笑容抚着我的头
   “路上累了我去做饭。”
  
   丹江炸着呼吸!
   “栽倒了
   原地唤魂不怵”
   我在电话里擦泪笑:
   “一切都好,没事”
  
   结语:湖南看癫痫比较好的医院赤条条的脚在黑溜的街道搜素声音,身上的羽毛被周遭的目光和言语扒光,一切都像蝙蝠。
   屋内的灯火,疯癫的人们,遇到黑夜发声吧!即使疯言疯语!
   循着爱,我们不忘初心!
  
  

共 4016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