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流年】近处的风景(散文外一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20:52

【近处的风景】

脚步是用来远行的,否则,何来“近处无风景”之说。眼睛总是能看到更远的地方,脚下则往往是盲区。于是,我们不经意间错过了许多美好的事物,错过之后,甚至连遗憾都不曾有过。

这一回,则不容我错过了。就在我的故乡万安高陂——临105国道的一个小镇,一个叫“田北”的村庄,恍若横空出世,艳惊四座。

追溯起来,之前我竟然不知道故乡有一个村庄叫田北。这似乎也并不全是我的错。除了临国道,距圩镇街道不远,处在镇中心小学旁边这些地理优势外,我实在也找不出这个村庄还有哪里能够吸引我。我承认逢墟的日子,偶尔从山里出来,会经过田北,然而只是经过而已,如途径的另一些村庄一样,云一般默然飘过,便了无痕迹。

其实,那里也是有一些风景的,比如一些老树,一口大水塘,一条铺满卵石的路。只是这些不足以吸引山村长大的我。

时光是个魔术师,它有着化腐朽为神奇的本领。不知何时,几个揣着画笔的农民悄然走进了这个村庄。自然,村庄本就有着一两个手执画笔的人。平日里,他们从田地里耕种回来,洗净了臂膀腿上的泥浆,便在湖边树下写生作画,怡然自得。闲时,他们志趣相投的来往,只跟彼此共同的性情爱好有关。几个农人显然没有改造一个村庄的高大理想,他们除了耕地,与他人不同的,也只是真性情地画属于他们自己的农民画。只是,当这群农人遇见了不一样的时代,便有了不一样的命运。大部分人知道,这只是个巧合。然而,正是发生在二十一世纪初的这场巧合,铸就了一个普通村庄的华丽蜕变。

玉石在邂逅采石人之前,裹着厚厚的青苔和泥土,只是一块木讷的石头而已。正如之前的田北,谁也不能预料它的前景。田北是幸运的,遇到了前世的知己。那是一双锐利的、充满穿透力的眸子,具有超常的前瞻性,当第一眼看到田北时,便洞穿了一个村庄的秘密。这绝对堪称神来之笔。在一个并无鲜明特征的地域版图中,找到田北这个不起眼的点,创造一个农民画村的传奇,由不得你不叹服。

集体的效应,在这个时候产生了巨大的能量。一个又一个手执画笔,背着行囊的农民来到了田北,被安置在整齐古朴的建筑里。临国道的荒土坡改建成了广场,水塘周边搭建了楼台亭榭,一个“丹青湖”的名号,让整个村庄浸入了浓浓的墨香。古树的样子愈发显得峻拔,绕村的石路,几番点缀后,如丝绸般柔软。几经妆扮,田北一改原来的陈旧死寂,俨然成了娇羞待嫁的新娘。

一场精心组办的全国农民画展,把焕然一新的田北村推向了公众的视野。清新典雅、古朴柔美的新农村气象以及色彩艳丽、主题分明的农民画,一下就擒住了人们的眼球。人们从四方八方纷沓至来。学生背着画册、家长带着孩子、学者携着友人,大家来到田北,看农民作画、观名家作品、赏田园风光、吃地方土菜,不亦悦乎。

有人说,故乡是最熟悉的陌生地。或许自我感觉对生我养我的高陂真的太熟悉了,乃至于在微信里看到朋友从田北发回的照片,都觉得不可思议。我简直都不敢相信,那个美如仙境的村庄,真的就是田北。

远方风光无限,近处亦有美景。比如这当下的田北。

【下七品茶】

山民种茶,如养家禽。后山有坡,前院有地,随手栽上几株,郁郁葱葱的茶树尽在视线之内。来到井冈山下七,徜徉在乡野之间,不经意间,便要和几株茶树邂逅。在这里,茶树的生长,便是如此惬意悠然。

乡民喜茶,却不讲究。好茶在清明,茶园里专业制茶的师傅,这个时节是掐着点去采茶,不敢耽误半日。而这里的山民,性情中人,采茶亦凭心情。惊蛰过了,响雷轰鸣,阴雨不停。窝在屋里很多天,心里急得不行,惦挂着地里的事情。终于放晴了,迎着阳光出去,一头就撞在嫩绿的茶树上,猛然记起,早已错过了摘茶的好日子,便回头去取竹篮。

此时,清明的脚步已远,真正的好茶都散了,一树都是打开的绿叶。所幸,这丝毫不影响采摘的心情。方圆数里,也没几个真懂品茶的人,只是,这碧绿的色泽迎面扑来,沁人心脾。摘好的茶叶,搁在簸箕里摊开,过一夜,正好晾干。该炒茶了,这大概是山乡所有农活里最显技艺的事了。大铁砂锅洗净了,柴火慢烧。待到锅底匀热,把茶叶倒入其中翻炒。人们把衣袖卷起,手掌作勺状,直接插入滚烫的锅里,灼热的茶叶在手掌的带动下,左右旋转,上下翻飞,整个过程,犹如电影里演绎的神奇“铁砂掌”。汗珠由上往下,映湿了衣衫,水汽则自下而上,带着了浮华。当锅里不再有水汽升起,一片片茶叶身体蜷缩,逐渐焦硬,和锅底摩擦发出金属质地的声响,茶叶便熟了。

炒熟的茶叶,被器具收拢。一双烫得发红的粗糙手掌,成全了一茬清香的茶叶之后,遁迹于世尘。炒茶的过程,人们的双手经受炙烤和煎熬,为的是换取一罐香茶。这是历经磨难之后的收获,期待许久的梦圆。

剩下来的事情,便是喝茶了。水一大早女人就烧好了屯在暖水瓶里,想喝时,从木厨里,或是八仙桌的抽屉里取出几个大碗,直接用手从容器里抓一把茶叶出来,置于碗中,提起暖水瓶便倒。滚水冲进碗里,安静的茶叶受到惊吓,在人们的眼底四散而开。好一阵子,惊魂未定的茶叶方回神过来,重新在碗底聚拢,继而片片舒张开来。屋里茶香袅袅,生者往往性急,端起碗,喝一口,才觉味涩。初来时,我对这种青涩的茶不以为然。和城里茶市上那些精挑细选,制作考究的茶比来,这种茶叶论相貌论味觉怎么看都属劣品。看当地村民喝茶,端碗一喝一大口,暖水瓶搁在脚边,喝浅了,抡起瓶便倒。这番喝法,让人不由想到梁山泊的将士大碗饮酒的情形。

乡民闲时喝酒无需下酒菜,喝茶却有些讲究。有幸在下七的圩场参与过一场茶事。茶依旧是本地的茶,色泽是淡淡的青绿,这种茶冲泡也得费些功夫,茶叶放少了,味寡无趣,茶叶放多了,味涩不适。主人好客,为照顾客人的情绪,特地准备了白砂糖,有嫌味苦者,便加几勺白糖,其味立变,甘爽剔透。而桌上的“绑”(客家人对佐茶的吃食的叫法)更是令人眼花缭乱:各色油炸果酥、花生瓜子、醋浸红椒,应有尽有。我的心思,此时也被这满桌香艳的吃食搅得心猿意马。吃了一茬又一茬,面前一杯茶泡了几个时辰,却来不及喝几口,待到后来,茶凉了,再喝,唯留满口苦涩。而身旁围坐着的几个乡民已经把自个跟前的茶冲泡了三四遍了。确切来说,满屋的茶香是为我所喜欢的,吸入鼻腔,隐隐有泥土的芬芳。不知是初品这种当地山民自制的茶的缘故,还是身上沾着的城里人的娇气阻隔了喝茶的兴致,尝试良久,我始终难以形成嗅觉和味觉上的统一,只能羡慕地看着旁人不断地喝茶和加水,渐入佳境。

国人在茶上,实在是做足了功夫,茶文化之细腻和丰厚,更非常人能领悟。从茶叶的制作到茶具的运用,乃至倒茶泡茶的姿态和技巧,都有着变幻无穷的奥妙。只是,来到这群山民中间,所有的茶文化都苍白无语。几只粗瓷大碗,一瓶滚烫开水,三五个志趣相投的茶客。摒弃形式上的虚伪,在内质上,却也不输于一场摆设在城市茶庄里的聚会。简陋的农家小院,甚至是农贸市场的瓦棚之下,喝茶人之间无论是酝酿了一场丰满的春耕计划,还是只絮叨了一些生活琐事的碎片,抑或什么也没说,只是喝了几碗茶,吃了些果子,空气里,总是纯净的,除了漂浮着的茶香,再无其他。

我有看到,当地不少壮年男子,把大壶泡好的茶带到地里,累了,走上田埂,喝上几大口。从颜色看,壶里的茶很浓,呈暗绿色。可以想象,入喉的瞬间,味觉神经所承受的压力。呈现出来的,却是另一种景象,浓茶刺激下的男子,一下就变得精神倍增,仿佛又有了使不完的劲,片刻就转身回到了水田里,继续自己的耕作。这一幕颠覆了我所理解的沿袭千年的茶文化。原来,长时间以来,有关茶的理解,我的双眼被惯性思维引发的一些假象所蒙蔽,并以此沾沾自喜。面对这用来提神的浓茶,我恍悟:当一壶茶和农耕、土地、空气、稻子等物象紧密相连,所产生出的想象有多么厚重且深远。

身边很多卑微的事物,我们都不能忽略,比如这苦涩的老茶。我们的眼睛在世俗空气的浸淫下变得麻木而庸俗,乃至对生活里存在的一些质朴的美熟视无睹。居住在都市的人们,常常端坐在装修华美的茶坊,故作姿态,把喝茶叫做饮茶、或者品茶,谈论着茶的种类品质,辨析着茶的好和坏的同时,却把茶的出身弄丢了。只有这山乡的老茶,紧贴泥土,从未远行,保持着初生的洁净,一尘未染。这样的茶,便是纯正的好茶。

松原如何找到靠谱的癫痫医院治疗癫痫病有效的药物介绍癫痫不治疗对患者有什么危害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