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荷塘】我的爱花情结(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36:56

我爱花,喜欢花。说来也怪,虽然未学过园艺或植物专业,也未经过名师指点,我却天生有花缘,不管是名贵的梅兰竹菊,还是从南方甚至国外引种的铁树、龟背竹、滴水观音、巴西木等等,就是土生土长的一些草本花儿,什么吊兰、八宝树、肾厥等,凡是经我一侍弄,定然是生机盎然、枝繁叶茂、花红叶翠,或蓊郁,或葱茏。无论是临时居住的矮小仓房,还是租借别人的房子,纵然再简陋的斗室,只要随便捡来几只破瓦盆,挖几锹路边树下的黄土,也不用什么有机肥、无机肥,只隔个三两日浇点水,顶多是给一点淘米水、洗菜水、泡豆水,它们却该生根的生根,该长叶的长叶,该打苞的打苞,该吐蕊的吐蕊。我和花一起享受着生长的快乐,任众人羡慕或者嫉妒。

有人说男人爱花即好色。我不否认我对美丽女人常怀非分之心。但是我可以拍胸脯地说,即便对女人我也不如对花动心。

我爱花,喜欢花,总觉得与之有什么相通之处,似曾相识的感觉,常常萦绕于怀,就像贾宝玉面对那灵芝草时的感觉。大概就是心灵相通吧!“消瘦损,东阳也,试问花知否?”也不知道花儿们有没有心灵,我觉得应该是有的。或春阳温煦,或秋月如水,或茶余,或饭后,每当我和花儿相视时,总觉得有灿烂的笑容,有微蹙的眉宇,有轻轻的叹息,有淡淡的惆怅,落进我的心湖,荡起阵阵涟漪。我的心会像琴弦一样被拨动,弹奏出或快乐或忧伤的曲调来。“感时花溅泪”,杜甫老先生知道花亦有心,可惜他老人家不能像我的心与花如此相通。

我爱花,喜欢花,几乎无有偏好,绝非文人雅士们的“爱”和“喜欢”,既无仁者智者之分,也无品位风节之别。我爱牡丹的雍容华贵、国色天香,绝不会有什么“妖艳”之感;我爱桂花的馥郁芬芳、沁人心脾,绝不会有什么“俗香”之叹;我爱赏叶类的花草,也没觉得什么“风”呀,“节”呀,绝不会发出什么“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的感慨;我喜欢带刺的肉类植物,也没觉得有什么桀骜不驯,“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高傲;不谓梅兰竹菊之高雅兮,不谓野草杂藤之平凡。总之,凡是花草,纵然千金一盆的君子兰之类,抑或乡野之中家家户户皆粲然于庭的蒲葵之类,即使是路边田垄上自开自落的野百合、蒲公英、鹅食菜之类,我都喜欢,我都会完全以平等的态度来对待它们,就像朋友没有亲疏贵贱一样。

我爱花,喜欢花,绝不是达官显贵们的把玩与“欣赏”。我对花的爱和喜欢唯一的方式是“养”。无论卧室书房,无论窗台走廊,无论棚顶壁上,无论案头几边,也无论家中还是办公室里,大凡可容一盆之处便养一盆,可栽一丛之处便栽一丛。他们尽可以以自己的颜色和姿态,恣意地生长,或拘谨,或放纵——完全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我决不会残忍地将它们蹂躏成我为之设计的造型,甚至不随意修剪。

花儿们如何看我我不知道,我看花儿们却就是我自己,是我自己的形形色色:繁花似锦、果实累累的花就如事业有成、有所作为的我,成熟而饱满;舞枝弄叶、恣肆不群的花就如孤芳自赏的我,卓然而不俗;亭亭玉立、宁折不弯的花就如逆境中、困难前不甘沉沦、不惧挫折的我,既有傲气更有傲骨;自吟自唱,悄然开落的花就如独处静思、甘于贫贱和寂寞的我,君子固穷,纵情放歌!总之,各色花中既有“志大才疏不自量,东家西家笑我狂”的我,也有“位卑未敢忘忧国”、“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我;既有“采菊东篱下”、“把酒话桑麻”、“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的我,也有“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白发三千丈,缘何似愁长”的我;既有“生当做人杰,死亦为鬼雄”、“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我,也有“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知音少,弦断有谁听”的我;既有“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我,也有“老来方知酒滋味,敬酒罚酒一概不动心,留得醒眼看浮沉”的我……

有人贬损花是人尽可夫的贱女子,专做阔人们的门面和点缀。我不敢苟同这样的观点。是的,在商品社会里,有钱人可以到花市上随心所欲地挑选他们“喜欢”的花草,用各种名贵的花盆将花儿装饰一新,就像用高贵的皮草和名贵的珠宝钻石装扮的年轻漂亮女人一样,然后把它们摆在或豪华气派或高贵典雅的厅堂之上来“赏”它们,呼朋引伴、携妻拥妾,品头论足、啧啧称赞,唾星四溅,眼睛中流露的绝不是对花的爱,而是有钱人的自豪和占有者的满足。而那些穿上玻璃鞋的灰姑娘们呢,却不懂得他们的心思,也不领他们的情,不买他们的帐:一日黄,三日萎,五日枯,过不了多久便香消玉殒了。偶尔有苟且偷生者,也是日日忧愁哀伤,夜夜以泪洗面,呼号求救之声常常传入我的耳中,令我食不甘味,夜不成寐,常为无力救它们于水火而深深地自责。

我爱花,喜欢花,不怕别人说我是花痴,是一种自恋情结。每逢节假日,当别人或聚众吆五喝六地喝酒、打牌、搓麻之时,我独自一人为花松松土、捉捉虫、喷喷水、换换盆,看花儿们兴高采烈地吟诵、歌唱、舞蹈,内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惬意和喜悦。特别是明媚的阳光下或婆娑的月影里,一支烟,一盏酒,一壶茶,一卷诗书,对花静坐,才思奔涌,生命律动,诗情稍发,歌喉小痒,可低吟浅唱,可手舞足蹈,也可缄默不语、神驰遐想,同古往今来的贤人大师作心灵的对话,同花草树木作目光交流,真不知道世上还有什么别的幸福可言?!

环顾陋室,便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刘禹锡的千古名句:“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何陋之有?”

......

湖北哪家医院能治羊癫疯重庆哪治疗癫痫病好黑龙江在哪治疗癫痫病比较好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癫痫比较专业

相关美文阅读: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