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江南】葵娘(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38:36

一、

葵娘家住皖南青阳。葵娘临出生前,她娘在向日葵地里正在收割成熟的向日葵,突然间,发生产前阵痛,来不及回家,就把她生在了向日葵地里。出生后的葵娘,在她的肩膀后侧显有一个葵花样紫痣,葵娘的名字由此而来。

葵娘本来还有一个妹妹,妹妹在不到一岁的时候,让一个外乡人抱走了,连她母亲都不知妹妹下落何处。葵娘的父亲读了些书,在一家掌柜铺子里做了账房先生,母亲在家照料着家务,家中虽然不是很富有,但小日子倒也过得平平稳稳。

葵娘10岁那年冬的一个晚上,一家人正熟睡中,突然被村里的狗吠声、阵阵杂乱的脚步声和喊爹叫娘的哭喊声惊醒。没会儿,她家的院门被人砸得嗵嗵直响。葵娘父亲先安慰好妻子和女儿,就在他披衣走出屋外时,哐啷一声,门扇倒地,院门敞开,一群凶神恶煞的国民党兵冲进院内。这时,一个军官走到葵娘父亲面前说,进去多穿些衣服,跟我走!

葵娘父亲知道这是国民党军队来抓壮丁了,任何抗拒都是无济于事的,他只好返回屋里,轻声叫了妻子。妻子随他走到堂屋。他对妻子说,国民党来抓壮丁了,就在门外,我只能先跟着去,看有什么情形再说,你带孩子在家好好等着。

葵娘母亲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说不出话来,忽然,她好像明白自己该要做什么,赶忙跑进内屋,找了些衣食杂物,打了个包袱,走到丈夫面前,先紧紧拥抱了丈夫一会儿,再将包袱塞到丈夫怀中,然后关上门,从门缝里看着丈夫被国民党兵押走。

葵娘父亲被国民党兵押到村谷场时,这儿已经聚集了几十个青、壮男丁,他们都被绳子捆着。谷场周围站了一圈国民党兵,正荷枪实弹地看守着被抓的壮丁。待最后一个壮丁押来后,被抓的壮丁们被连接在一根粗大的绳子上,象拴在一根绳上的蚂蚱,被国民党兵叱喝着押向村外。

二、

第二天早晨,葵娘没见到父亲,问她母亲说,父亲去哪儿了。葵娘母亲知道丈夫一年半载恐怕是回不来了,为了打消女儿思念父亲的念头,她骗葵娘说,你父亲到很远的地方做生意去了,要等两年后才能回家。

葵娘母亲自丈夫走后,带着女儿葵娘相守在家。在这个村子里,象葵娘家这样的家境,有好几十家,他们家的青壮男丁都是同葵娘的父亲一齐被抓走的。没有男人守护的家,虽然孤单、势弱,但大家都是同村、同族,还能相互帮衬着,相互照应着,日子还能熬得过去。

葵娘吃青阳河边水长大,青阳河的水滋养了她一幅好嗓子,近十岁时,她就能吟黄梅戏小曲,唱采茶调,后来学会了唱黄梅戏段子。有一天,有个戏班子将要在村戏台演出,演出前,天真的葵娘独自在台上唱了段夫妻观灯,还唱得有板有眼。戏班班主见葵娘潜质不错,有演员天赋,想收葵娘入班。班主找到她娘,她娘死活都不答应。葵娘尽管没到进入戏班子去练戏,可她依然没减对唱黄梅戏的热爱,平日里,走到哪儿,唱到哪儿,显然,她对黄梅戏曲的热衷,已经植根到她幼小的心灵里。

临解放的前两年,曾经与葵娘父亲一起被抓壮丁的远房三叔回村了。三叔说,他们那年被国民党兵押到了徐州郊外的军营,每人发了一套军服,集中训练了一个多月后,就被送到战场。他们先到山东与解放军打仗,结果打败了,就退到蚌埠。在蚌埠,参加了"徐蚌会战"(淮海战役),后来,参加徐蚌会战的国民党军队,被解放军打了个落花流水,他就是在徐蚌会战后,随着溃逃的国民党军队,在半路上开小差跑回来的。三叔接着说,葵娘父亲在被抓出去的头一年,也在战场上打了几次仗,并升任了排长,后来上司见他识得些文字,熟悉账目,就让他到师部军需处,当了军需保管,听说他眼下正在汤恩伯军队某师当了军需处长。

葵娘母亲听说丈夫没死,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没会儿,三叔又说,汤恩伯的军队很快就要从长江口撤到台湾去。葵娘母亲问,台湾在什么地方。三叔说,台湾在大海那边,隔好几千里呢,如果到了台湾,一生再也回不来了。葵娘母亲听到这里,心如刀绞,几近绝望。倏地,一个想法在她头脑里产生,随即,她毅然地决定带女儿去寻找丈夫,她要把丈夫找回来,不然,如果让他去了台湾,她会永远失去丈夫,女儿也会失去了父亲。

三、

在一个冬天的凌晨,葵娘母亲带了些盘缠衣物,牵着女儿葵娘,上路去找丈夫去了。母女俩一路从家乡走到安庆,从安庆乘船,经南京到上海。她们到南京时,南京已经解放。在南京,她不敢到处打听丈夫的下落。到上海时,上海已经被解放军围得如铁桶一般。丈夫是在城里,还是已经撤到台湾去了,葵娘母亲还是不敢寻问。在上海城内和郊外,葵娘母亲看到过几处国民党军营,她柔弱弱地向站岗的士兵问了问,得到的回答是,不知道,滚!后来,她在几个兵营外,苦苦守候,还是不见有丈夫模样的军人出营。

葵娘母亲千里寻夫未果,加上连日劳累,偶感风寒,时而高烧,时而咳嗽,已是心力交瘁。因为从家中带出的盘缠将快用完,为了继续寻找丈夫,她舍不得夜宿旅店,只得露宿街头;她舍不得在饭馆进餐,只得沿路乞讨;她更舍不得花钱治病,只得拖着病殃殃的身体,到处寻找丈夫的踪迹。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葵娘母亲带着女儿夜宿在一处荒郊破庙里。这一晚,她正在发着高烧,突然一阵剧烈的咳嗽,吐出了一滩鲜血。葵娘见母亲病得如此厉害,吓得哭了起来,不知如何是好。到底还是小孩子,哭着,哭着,就倒在母亲怀里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雨停,葵娘从母亲怀里醒来,轻唤母亲,母亲没答应,她再大声唤了一声母亲,母亲仍然没醒,她不知道母亲怎么了,接着大声哭喊着母亲,又哭喊着父亲。葵娘的哭声引来了一个过路老人的注意,这老人面黄肌瘦,衣衫褴褛,身背着胡琴。老人走进破庙,见一个女孩哭得这么凄惨,问她叫什么名字,为何哭。女孩对老人说,她叫葵娘,女孩指着躺在地上的女子,哭着说,我叫不醒我娘了。

老人走到女子身边,先用手推了下,哎了一声,说,姑娘,你醒醒,躺在地上的女子依然没醒,他伸出指头探向女子鼻孔前,已经感觉不到气息。老人轻叹了一声,再告诉葵娘说,你母亲死了。

父亲没找着,母亲却死了,这对一个不谙世事的十三岁的葵娘来说,不异于是一声晴天霹雳,葵娘突然遭此精神打击,反而没了哭声,手脚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葵娘无助地望着老人,老人向葵娘问了些情况。葵娘哭着说,我父亲是当兵的,要到台湾去了,我和娘出来是寻找父亲的,已经找了两个多月,还没有找到父亲,母亲就病了。老人知道了大概情况后,手抚摸着葵娘头顶,安慰她说,你别着急,在这儿等着,我去找些人来,先把你母亲安葬了,好吗。葵娘点点头,表示答应。

大约过了几个时辰,老人找来了两个乡下老人,其中一个老人腋下还夹了一卷破席子。三位老人一起,将葵娘母亲安葬在破庙后边的小山坡上。葵娘在母亲被安葬到地下那一刻,突然意识到,她再也看不到母亲了,哭得死去活来,背琴的老人把她抱在怀里,说,哭吧,孩子;哭吧,孩子,说着说着,老人自己也是老泪纵横,潸然泪下。

四、

老琴师见葵娘无依无靠,十分可怜,想收留葵娘。老琴师问葵娘,你一个女孩子,到哪儿都不安全,愿意和我一起吗?葵娘当即跪在老琴师膝下,说,我愿意!就这样,葵娘拜老琴师为爷爷。自此后,老琴师与葵娘,以爷孙关系相称,相依为命,卖艺为生。

离开破庙的第二天,爷孙俩来到宁波市郊一家门楼前,在老琴师拉起二胡,正操琴卖艺时,葵娘随着悠悠琴声伴唱了起来,这让老人始料不及,没想到这孩子嗓音这么好,而且扮相还不错。此时,老人拉的是黄梅戏孟姜女中的段子,葵娘随着琴声吟唱:

正月里来是新春

家家户户挂红灯

老爷高堂饮美酒

孟姜女堂前放悲声

……

老琴师悠扬的琴声,葵娘凄美的吟唱,吸引了街市善良人的同情,人们围观着,倾听着,感受着,他们似乎要在琴声里、戏曲中听出这一老一少悲凉的生活境遇,或是不为人知悲剧故事。

老琴师知道葵娘家住皖南,他想将孩子护送到她老家。爷孙俩以拉琴卖唱为生,他们从上海,经苏州、无锡、南京、合肥,一路卖艺行到安庆一带。其时,安庆已经解放。一日,爷孙俩正在一个县城卖艺时,有一个中年女子正在欣赏他们的表演技艺,并以掌击拍,不时轻声随唱,不时频频点头。一曲表演结束后,中年女子走到爷孙俩面前搭讪了几句,随后,将这爷孙俩叫到一坐茶楼。中年女子自我介绍说,我叫秦英,原来是在一个黄梅戏戏班子里当主角,解放后,参加了工作,县里要组建黄梅戏剧团,领导要她出面物色演艺人员。她说,她已经找了些乡间黄梅戏戏曲爱好者,但他们的唱腔和演技都不及于你们爷孙俩。中年女子说,如果你们愿意参加县黄梅戏剧团,现在就带你们去报名参加考试。

老琴师是个老艺人,他知道能参加正规的剧团,对葵娘来说,是一个极好的发展机会,老人果断地为葵娘表态,答应参加县黄梅戏剧团。

剧团考试那天,葵娘感到非常紧张,老琴师安慰葵娘说,别太紧张,你就象平时一样唱,唱前,想想自己的生活遭遇,再将这种悲情融入到剧情中,一定会发挥得很好的。临到葵娘出场了,评委让葵娘自己选一首黄梅戏戏曲,葵娘选了孟姜女哭长城的段子,依然是由老琴师伴奏。在葵娘满脸悲情,凄凉婉转演唱中,评委们屏住了呼吸,细听葵娘的音色、音调,目光注视在葵娘的身上,观注她的表情变化和简单戏剧动作。葵娘一曲唱罢,弯腰行礼后,考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就这样,葵娘与老琴师一同录入了县黄梅戏剧团。

五、

在县剧团,葵娘成了剧团团长秦英的关门弟子。在秦英老师的亲自教授下,葵娘刻苦勤练,从戏曲唱功的吊嗓、换气和基本表演动作开始,她慢慢学会了黄梅戏的主腔、花腔和三腔(彩腔、仙腔和阴司腔)的基本唱法,学会了剧本戏中的语言念白,学会了黄梅戏中正旦、小旦和老旦的表演技巧。几年时间下来,葵娘成了剧团的台柱子,先后担过《天仙配》、《女驸马》等剧目的主角,成了当地的戏曲明星。

葵娘在县剧团不仅收获了表演事业的成功,而且,还收获了自己的爱情。在这个剧团,一直是葵娘搭挡的男演员田仿,他与葵娘在台下共同切磋、彩排着表演剧目,台上默契、倾情地表演着戏曲,久而久之,戏剧中的情感元素慢慢渗透、移植到他们生活中,融入到他们的感情里。因为有共同的事业坚守,使他们俩成为志同道合的好同志;因为有共同的语言沟通,使他们俩成为情深意笃的情侣。

就在葵娘的事业和爱情发展到顶峰之时,一场排山倒海般的风浪,摧毁了她面前所有的美好。先是她的恩师即剧团团长秦英,天天被捆绑出去游斗,继而是一直对她不怀好意的剧团B角丁红,揭露出她的父亲是逃到台湾的国民党兵,她因此被列入了“五类份子”(地富反坏右)队列。

就在红卫兵即将对葵娘实行批斗升级时,是田仿设法放走了葵娘,田仿因此被殴打,并被赶出了剧团,下落不明。同在剧团的老琴师因与葵娘的关系,也被从剧团赶了出来,被下放到农村监管改造。葵娘遭此一番落难之后,曾经没当过A角的丁红终于成了主角。再过不多时,剧团作为曾经传播过封、资、修思想的艺术团体,没多久也被解散了。

剧团B角丁红对A角葵娘的愤恨,源自一次她替补葵娘当主角时,被观众轰下台的切耻经历。那一天晚上,县剧院正在上演黄梅戏秦香莲,演出前,是葵娘主动让丁红饰主角秦香莲,丁红当时很感动师姐的相让,这是她第一次饰主角登台演出。可能是因为太激动、紧张的原因,在台上演出的丁红,表演动作生硬,唱腔不及葵娘唱的那么圆润,那么抒情,演出不到半个小时,台下观众开始出现了躁动,继而出现全场轰动的喊声,下去!下去!为了救场,领导只好让葵娘换下了丁红。当葵娘彩妆上场,随着她娴熟自如的表演动作,随着她舒眉目展、顾盼生辉的表情情态,还有无可比拟的优美唱腔,台下观众一会儿是静静的聆听,静静静的欣赏,一会儿是一声声叫好的声音。站在后台的丁红看葵娘的演出反响,与她的演出反响如此截然不同,她既羡慕又妒忌、她对葵娘的仇恨因此而产生。

逃出来的葵娘没法可处,她打扮成农村妇女的样子,装成一个疯女人的情态,来到了浙江海边,在埋葬她母亲的破庙后山,搭了个窝棚,与地下的母亲为伴,隐居了下来。白天,葵娘在海边拾海时,隔海相望,思念着大海那边的父亲,夜晚,睡在母亲的坟茔旁边,在梦里与母亲对话。这样的日子,让葵娘过了很多年,曾经风姿绰约、气质优雅的戏曲明星,被海边灼热的气浪,?凛冽的寒风,雕刻成一个风烛残年的半老女人的样子。

终于有一天,一个古稀老人来到了葵娘的窝棚,两人经过半刻时间的辨认,葵娘终于认出老人是她的老琴师爷爷,老琴师也终于认出了眼前的女人,是他的干孙女葵娘。葵娘扑到爷爷怀里痛哭着,当她知道曾经的情侣田仿,因她至残,且下落不明,更是悲痛万分。老琴师对她说,你师傅秦英已经恢复剧团团长职务,他自己也被落实了政策,成了正式退休老人。是秦英团长拜托他能找到葵娘,并希望葵娘回到剧团,担任导演工作。尽管老琴师带来的都是春风送暖般的好消息,可她对再回到文艺表演的道路,已是心灰意冷了。

南昌看癫痫病的医院?武汉癫痫病专科医院得了额叶癫痫应该如何治疗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