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南山】田三致富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35:48
田三没钱盖房,一家四口挤在祖上留下来的两间老屋里,他和妻子翠英及儿子住一间,女儿独自住一间。至于灶屋,在屋檐下用几根柱子支了,再找来几块破木板夹上,也总算有了个煮饭吃的地方。   田三和翠英起早贪黑地在土地上劳作,也只够勉强填饱全家人的肚子。他们七岁的女儿和六岁的儿子已到了上学的年龄,却迟迟没能走进学堂,常在家里帮忙料理些家务,或做些譬如丢花生米类的简单农活。没什么事可做的时候,姐弟俩常坐在家门口看着过路的学生娃出神。田三看在眼里,疼在心头。每当这时候,他就会走过去,一手拉起一个朝家里走,嘴里吼起他的山歌:“歌师傅呕老先生呕,水有源头木有根呕……”心里却在偷偷责备自己:“娃,是爹没本事,爹对不起你们!”好在娃们懂事,从不问田三要东要西,他们常满足于蹲在火坑旁与父亲做木头人游戏或者听父亲吼两嗓子山歌。   夜里,田三越想越不是味儿:“难道他们真要像自己一样,大字不识几个吗?”想到这儿,识字不多的田三开始害怕了,他在心里发誓,无论如何,就算买不起新衣服,吃不起肉,也要努力挣钱供娃们读书。      二   说到挣钱,不管田三和翠英怎样地勤于把太阳从东山背到西山,在还没有实行学费减免的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里,那一亩三分地显然不能帮他们实现让娃们踏进学堂的梦想。为此,田三并不大灵光的脑壳可谓是把汁水都绞尽了。   好容易,田三想到了喂鸭。莲村绕着山脚有一条小河,河岸上是一块块稻田。小河离人家户也不远,村里的姑娘媳妇常去河边洗菜、洗衣服。如果喂了鸭,不但不耽误自己去做活路,收工之后还方便去收鸭子。只有几点不大好办。一是鸭崽还小时并不能直接放河里不管,那样的话可能被野物叼了去或被河水冲走;另一点是鸭崽长大后会去吃岸上田里的稻谷,如果田里长满稻谷的话;最重要也是最难办的一点是他们并没有买鸭崽的钱,像他们这样一穷二白的人家,说到借钱,别人一般都躲着,怕他们还不起。   田三把他的想法及担忧与翠英尽说了,翠英稍一迟疑,突然两眼一亮,如探险队员发现了宝藏似地惊呼道:“咱可以砍些楠竹来做成篱笆,把小鸭圈养在河边呀!”“对!我怎么没想到呢?鸭的成长期是三个月,咱只要保证稻谷抽穗时鸭子长大卖掉,就不用担心它们去害人(牲畜糟蹋了别人家庄稼)了。”田三受了启发似地想出了这么个主意。   “可是哪儿来钱去买鸭崽呢?……”田三陷入了沉思。   “要不咱跟大姐夫说说,他一年四季在外边揽活,借这些钱给我们应该不成问题。”   那个大姐夫是翠英姐姐的丈夫,他的秉性田三了解一些,虽然不抱希望,田三还是决定去试试运气。   当田三提着几斤橘子去到大姐夫家时,他把喂鸭的事情和大姐夫一说,没想到大姐夫竟爽快地答应了。但说好不是借,是投资,等成鸭卖掉后五五分成。这等于是一个出钱,一个出力,田三喜出望外。   从大姐夫家回来的那个晚上,田三夫妇兴奋得一晚上没有睡着。他们想到了一个个毛茸茸的鸭崽儿,甚至想到了鸭崽长大后胖得连腿都支撑不了的样子,想到了用卖鸭的钱为娃们交了学费。   第二天天不亮,田三就去坡上砍来楠竹,再把它们划成竹条,用篾丝把竹条一根连着一根扎在一起。末了,吃罢早饭,和翠英一起,去到较僻静的河滩旁围成一个篱笆。这些活做下来,他们似乎感觉不到疲累。   “柚子树,开白花……”田三的歌声久久地回荡在河畔的芦苇丛里。   赶场时,田三买来了鸭崽,足足有三十只,可爱得像三十个黄色的绒线球一般。每天临去坡上前他们把鸭崽放在围成的篱笆里,为它们放上谷粒等吃食,夫妇俩就可以放心做活路去了,孩子们放学回家帮忙照料一下,晚上再把它们收回家。   鸭崽长了约莫一个月,身子大了些,篱笆再也不适应它们的生活了,需要放养。于是,田三夫妇早上天不亮起床给鸭们喂些吃食,然后把它们赶到河里去,等孩子放学回家,再去找到鸭子喂一次,傍晚时再循着”嘎嘎”的叫声,去路上把鸭们接回家或者去河边找回家。   那时正是要开学的时候。田三心里有了底,就去央求村里的校长让他的孩子先上学读着书,等鸭卖了再把学费补上。在莲村,欠着学费读书的孩子并不在少数,田三现在又喂起了鸭,一看学费肯定少不了,老校长便欣然答应了。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鸭崽也都长成了大鸭。田三正想着过几天去大姐夫家商量卖鸭事宜,不料大姐夫来到了田三家。他一进门就嚷嚷着说,在乡下卖鸭太便宜,不划算,不如让他带到县城去卖,兴许能卖个好价钱,他们这几个月的辛苦也算没白费。没怎么出过门的田三听如此说,况且这话还是从大姐夫嘴里说出来的,心想肯定错不了,也就不加思索地答应了。   可是大姐夫那一去,就再没来找过田三。田三以为他忙,也没在意,直到校长来家里催了几次学费,田三才去大姐夫家问卖鸭的钱。没曾想,大姐夫却红嘴白牙硬说那鸭本来就是他的,田三只是帮忙养着。   “娃们指望那钱交学费呢,你不看我的面上,看娃叫你一声姨爹的份上,你看能不能……”“瞎扯!娃是你养的,和我有什么关系!”还没等田三说完,大姐夫就冷冷地把他的话截了回去,摔了门进屋去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想到过去的付出和全家人的期望,田三一肚子委屈。多少个傍晚他们找不到鸭子,几乎要急出了眼泪;有时,别人赶错了鸭又不肯归还,免不了一场唇舌之战;记得有次一个小孩淘气,用竹竿打死了一只鸭崽,他们一家伤心了好些时候……      三   田三知道和姐夫争下去是没有什么好处的,他拖着两条腿,像失了魄似地挨到家门口。翠英一见丈夫那副样子,赶忙把想问的话吞回到肚里,她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敢多问。   田三在一张四脚凳上坐了半晌,才开口问道:“娃呢?”“读书去了。”翠英尽量把话放柔和些,好不致于激怒丈夫。   “鸭子全完了!”   “……”   “白养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三于是把在姐夫家的遭遇一股脑全倒了出来,末了,这位风吹不倒、雷打不动,在泥土里摸爬滾打十几二十年的庄稼汉几乎是带着哭音向妻子诉道:“我这一路上都在想,大人累点、苦点倒没什么,可是娃们的学费该怎么办呢?”   翠英在心里把那个没良心的姐夫骂了好几遍,转而把安慰起了丈夫:“田三,你也别急,事情已经这样了,总会有办法的。”   “有什么办法呢?”   是啊,有什么办法呢?家里的零零碎碎就算都撵去卖了,也值不了几个钱。那头大黄牛是绝对卖不得的,全家一年的营生都还得指望它呢!只有那头猪还可以卖卖,只是那样一来孩子们过年可就没什么盼头了,可是眼下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沉默了半天,还是田三开口了:“要不,咱把猪卖了交学费吧!”   田三家那年过年没吃上猪肉,娃们也很懂事地没有跟他们吵吵闹闹。娃们越是这样,田三和翠英就越是心里不好受,他们觉得亏待了娃们,并且在心里想要去补偿。   吃过与人合伙喂鸭的亏,田三可不敢再往那方面想了。他和翠英商量,看能不能把二狗子和福贵家的稻田承包过来,他们家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家里只剩下老人,耕不动那许多田。趁他们回家过年还没走,抽了个空隙,田三把这事和那两家人一说,竟然成了,租金是所收粮食的两成。   那大半年,田三和翠英格外辛苦,即使这样,他们也没有使唤过娃们,只是娃们懂事,去读书之前和放学之后或周末都会到田里帮忙,或者为他们煮好早饭和夜饭,让他们回到家不会饿肚子。说是到田里帮忙,倒不如说是捣乱。就说插秧吧,两个娃哪儿会插,他们一会插成个八字拐,一会儿又不知弯到哪边儿去了,田三和翠英难免要为他们收拾残局,但从来不骂他们,只是笑着说:“看你们,越帮越忙!”娃们听罢,看看自己的杰作,不好意思地笑笑,便不再插了,转而去水井里提凉水。   秋天到了,稻谷收获了,除去付给主人家的,还剩下不少粮食。留足全家一年的口粮后,把多余的卖了,再卖些花生和玉米,娃们秋季的学费就有了着落。      四   日子稍微好过了些,只是比起人家的娃读书有零花钱,赶场天能吃到肉,过年过节能穿上新衣服……田三还是觉得亏待了自己的娃。   掂量了一番之后,田三和翠英又商量开了。   “承包别人家的地来种虽然攒了些粮食,辛苦不说,卖了还不够交娃们的学费。”   “是啊!听麻子说县城有一家砖厂,要不咱去看看人家还要不要工人。那是力气活,只要肯下力,就能挣到钱。”   粮食装进仓里,安顿好娃们后,田三和翠英就赶往县城。莲村离县城四十多公里,他们清晨走路出发,将近中午了才到。他们先去了翠英的娘家,翠英娘见女儿女婿来了,赶忙去寨上借了几个鸡蛋,开始升火煮饭。吃罢饭,说明来意,翠英娘赶紧说:“翠英她爹认识那个砖厂老板,他常给砖厂送菜,老板人可好了。”   “前几天他还交待,让我给他找几个肯吃苦的工人,我陪你们走一趟。”田三和翠英便跟着老丈人赶往位于郊区的砖厂,果然,老板把他们两个都留下了。   于是,田三夫妇在砖厂附近租了间不足十平米的民房,翠英负责给砖厂的工人做饭,田三负责用胶轮车拉砖。没事的时候,翠英也在后边帮着田三推。要是放了寒暑假,娃们来到砖厂,三个人就一齐在后边推着。翠英站在中间,两个娃分别站在两边,上坡时,田三在前边用力拉,娘儿三个一齐猫着腰用力往前推,那形象似一朵开在阳光下的向日葵,砖块是花蕊,田家四口是花瓣。   “一个鸡公一个力,离了鸡公不得吃。别看娃人小力小,可也有用着呢!”见到这景象的人常这么说,并向他们投去羡慕的目光。   在外人看来其乐融融的背后,田三和翠英也有他们的苦恼。他们的娃不过七八岁,在家里却无人照管,全靠自己料理生活。他们在外面牵肠挂肚,也好只隔一段时间回家一次,趁着晚上给他们挑够水、打好米,以及其它能做的生活储备。每每想起来,田三和翠英心里都会发酸。   那年过年,田三给娃们买了新衣服,砍了几斤猪肉,还破天荒地买了村里都少有的组合式录音机,一台二手的黑白电视机。此后,村子上空常常响起“刘三姐”、“九妹”等歌声。晚上,田三那破旧的老屋里也挤了一些看电视的大人、小孩,尽管只能透过雪花点儿看那白娘子水漫金山、孙悟空耍金箍棒……他们也是不亦乐乎。      五   世上的事并不是都会按我们想象的轨迹发展。就像在通往彼岸的河流中,本来平静的河面可能会扬起一阵波浪,把行驶着的小船吓得栽几个跟头。   过完年,田三夫妇又去砖厂干了大半年的光景,由于经营不善,砖厂倒闭了。老板还算个有良心的人,跟工人们说明了缘由,把他们的工资都结清了,工人们只好含泪而别。   田三夫妇失业了,只好回到家里,另作打算。承包稻田是再不会去做了,辛苦而挣得少。经过一年来的打拼,他们手头有了些积蓄,虽然具备了喂鸭子的条件,但田三不会再喂了,那会让他们一家回想起那件让人伤心的事情。田三琢磨来琢磨去,想到了做牛生意,他决定听听翠英的意见。   夜里,那间破屋里又传来田三和翠英低低的声音。   “你可没做过生意呢!你人又老实,可别吃了亏。”   “不会啦!得了一次教训,我会把脑壳放灵光的。”   “那你打算怎么做这个生意呢?”   “我们可以用手里的钱买几头牛,小的呢先养着,大的我轮流赶去场上,逢着好价钱就卖了,完了再去别处碰碰运气,看能买到便宜的牛没。”   听了田三这一番计划,翠英可不敢再小瞧丈夫了,只是此后丈夫就顾不上家里的活计了,可那还不是为了家里的日子好过些吗?她在家里受些苦累,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在做生意的过程中,田三的脑子越来越好使了,他不但算账奇快,还学会了行内在袖子里捏指头讨价还价的方法。   不出一年,田三果真赚到了一些钱,成了村里少有的叫人眼红“万元户”。   他们用赚到的钱又买了几头猪崽、一些鸡雏,由翠英在家里照料。娃们大了,放学了或周末可以帮着干些活。   田三家越来越富有了,他索性不再做牛生意了。他买来书本自学,向有经验的人请教,然后拉来一些空心砖和瓦片,在屋门口那块地上砌了几间简单的房子,一心一意办起了养殖场,专门负责养猪和鸡,出栏后销往城里的屠宰场。   不久,田三家添置了村里第一台打米机,接着,打谷机、电磨、冰箱等也陆续被田三搬到家里,听说还计划新年后建一栋砖木制结构的房子,这在莲村可是还没发生过的事情。   村里人改变了对田三的看法,他走在路上也有人主动和他打招呼了。就连那个大姐夫,当初为了几个小钱而失了信、不顾亲情,现在也想要巴结着他。   武汉治疗癫痫病最有效的方法黑龙江去哪里治疗癫痫病效果好?济南正规治疗癫痫病医院郑州癫痫病的治疗偏方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