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江南】等不到的爱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2:25:43
破坏: 阅读:4076发表时间:2014-09-22 15:57:30
摘要:他对天长叹:安得世间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是啊,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活佛是他的身份定位,于他的双重身份,让他慈悲的本性,一方面要顾全他爱戴的百姓,一方面又留恋他心爱的女子,他多情的性格,让他无法安心只是做一个王,他更愿做一只羊,只为她手中轻扬的牧鞭,轻轻落在他的身上。

荆门治癫痫有效的方法USTIFY: inter-word;line-height:30px"> 【江南】等不到的爱(散文) “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题记
  
   他是五世班禅的转世,他的前身是活佛。那她是谁呢?是他手中日夜捻动的佛珠,还是他脚下受佛感化的青灯,抑或是他案前一卷厚厚的经书?在日以继夜的岁月中,熏染了灵性,受佛的点化,继而转化为人,只为报答这生生世世的恩情,还是说,只为续一场红尘的鸳鸯蝴蝶梦。
   他,仓央嘉措,第六世达赖喇嘛,门巴族人,西藏历史上著名的人物。公元1683年生于西藏南部,门隅纳拉山下的一户农奴家庭,父亲扎西丹增,母亲次旦拉姆。这是个古老的民族,信奉红教,允许僧人娶妻生子,乡情淳朴、民风奔放、远离尘嚣、与世无争。散漫的生活,让这里的人们不拘小节,喝烈酒,唱情歌,祖祖辈辈在这片宁静的土地上,幸福地生活,自由地恋爱。在这个满眼草绿水清,牛肥羊壮的地方,佛光普照,他在家庭的温馨中成长,可以说,仓央嘉措的童年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小仓央资质灵敏,悟性超凡,自小他除了与身边的玩伴一起在原野奔跑外,还被秘密地接往巴桑寺学习,他肩负的使命前世早就注定,他不是一个平常的门巴汉子,他还担负着普渡苍生的重任。
   可是,他自己并不知情,他只知道,他爱身边潺潺流淌的河水,爱巍然屹立的雪山,爱一望无垠的草原,爱成群的牛羊,他向往与心爱的姑娘,跟在羊群身后,唱着高亢的歌,风一样在草原驰骋,鹰一样在蓝天飞翔。这是多么平凡的渴望,这是多么烟火的人生。少年青涩的梦里,盛开的不仅仅是格桑花,还有心爱的人儿那美丽的笑脸,还有姑娘为他擎起的飘香的奶酒、酥油茶。
   在西藏,人们都愿意认同那些信众的说法,相信每一只牛羊都有情感,每一株草木都有灵魂,每一片流云都有眼泪,而山川河流,飞禽虫蚁,都有着不可言说的佛性与尊严。雪山的雪莲凛然地生长在这苍茫之地,苍鹰的雄健翅膀一次又一次地掠过头顶的天,经幡在流水晨昏里飘扬,静静地看着布达拉宫里那些烽火擂台,狼烟四起,此时的西藏,正值多事之秋,政治及信仰的内外矛盾接连不断地开始上演。
   五世达赖罗桑嘉措是西藏历史上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他平定战乱,重建布达拉宫,用他的深邃的目光与远见,争取到满清政权的顶力支持与认可,创造了西藏文明,巩固了红教地位。这也意味着红教在西藏的地位得到彻底稳固,而罗桑嘉措亦成了藏民膜拜的英雄。
   这样一个雄韬伟略的人物,一位建功立业的英雄,接受万民虔诚的朝拜,同时也历经硝烟的洗礼,难逃命运的劫数。1682年,66岁的五世班禅病逝于布达拉宫,五世达赖的亲信弟子桑结嘉措,根据罗桑嘉措的心愿和当时西藏的局势,秘不发丧,隐瞒了僧侣大众和当时中央的康熙皇帝,时间之长达15年之久。
   1696年,康熙皇帝在平定准噶尔的叛乱中,偶然得知五世达赖已死多年,十分愤怒,并致书严厉责问桑结嘉措。桑结嘉措一方面向康熙承认错误,一面找到多年前寻到隐藏起来的转世灵童。1697年,仓央嘉措被选定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此时仓央嘉措已14岁。同年,于拉萨布达拉宫举行坐床典礼,成为六世达赖喇嘛。
   住进布达拉宫的仓央嘉措,开始学习经文,受万众朝拜。此时的西藏,政局动荡,红黄两派的政治矛盾已到达了极其尖锐的时期。然而,他坐在高高的宝座上,却从来没有实质性的操控权利,只有那枯燥又单调的学习。少年英成的他,突然间远离故乡、亲人,面对大量的经书和繁重的修行,面对那些如山的经卷,却总是想起他生活的家乡,想起那梦中的姑娘,只好以写诗的形式排遗诸般寂寞与无助,以及那如潮水般的思念。
   布达拉宫的重重大门,关得住他的身体,又怎么能关得住他的心。他的心,早就在那一望无垠的雪山上飞翔了,于是,脱去那红色袈裟,布达拉宫最大的王,摇身一变成为拉萨街头最美的情郎,留恋在最烟火的尘世,与白天朝拜他的臣民,猜拳论酒,唱情歌,八廊街的小酒馆里,飘着他的歌声,这般风流才俊,倜傥秀逸,怎么不惹姑娘青睐?在这里,他结识了一个来自琼结的姑娘,名叫达娃卓玛,达娃卓玛容貌美丽,性情温柔,嗓音甜美,一双大眼睛能把人醉倒,这位美丽的琼结姑娘,在他心中的份量,远胜过活佛那至高无上的地位,高过世间一切云天,高过布达拉宫闪耀的金辉。
   两颗年轻的心,认为这是神灵赐予的前世缘分,借一点掌心温暖,就熊熊燃烧了。
   也许,她知道他的身份,聪明如她,只是不道破,她也知道这是一个梦,只在夜晚才来临,相聚的时间那么短暂,她怎么舍得去戳穿真相?而他,怀拥着雪莲一样冰清玉洁的女子,除了眸子里升起月亮一样的温情,就是紧紧拥抱这一刻的柔情,他又怎么能残忍地把这些道破。只是当曙光来临时,他得重新做回布达拉宫最大的王,受万众膜拜。
   是啊,他是活佛,理应普渡苍生,怎么能贪恋儿女情长,怎么能去温柔乡逗留,可他明明生长在那个小地方,自幼喝着奶茶长大,那圣洁的土地养育了他的天资聪颖,那蓬勃的少年情怀,让他内心透明就像那雪山,听着那遍地情歌长大的他,又怎么能不尽情唱出心中花儿般美丽的歌,他心中那翻滚的激情就像布达拉宫的梵音一样绵绵不绝,他心爱的姑娘就在眼前,他怎么忍心辜负她瞳仁里那一汪清澈。
   每个夜暮来临的日子,他走下那高高的宝座,落入尘埃,服食烟火,通过一道小侧门,悄然走出布达拉宫的敦实高墙,在只有老黄狗知情的那个后院小路上,他以一颗少年的心,激情满怀的向他的姑娘走去,那才是他想要的真实生活,只有那里,才能让他的笑声最响亮,最甜美。
   他说: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走下那宝座,他才可能忘记身后的所有。然而,布达拉宫的争名夺利一直暗潮一样涌动,分秒也没有停下。而他,是这场棋局中的棋子,是棋中之帅。所以,当雪地上那些深深浅浅的脚印,泄露了他的行踪,整个拉萨天翻地覆了,炸了,以拉藏汗为首的黄教反对派抓住手中的棋子,将铆了多年的劲一并用上,将他推上了风口浪尖,这一次,他不再是王,而是受遣送的情郎。
   他本可以藏在布达拉宫不出来,可他怎么忍心拉藏汗用他的臣民为质,他善良慈悲的心将情何以堪。他凛然决然站了出来,面对苍苍大地,面对泱泱臣民,就这样走出来了,走出来了,于青海湖畔,留下一个永久的秘密,让后世人仰望且好奇了三百多年。
   他对天长叹:安得世间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是啊,他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活佛是他的身份定位,于他的双重身份,让他慈悲的本性,一方面要顾全他爱戴的百姓,一方面又留恋他心爱的女子,他多情的性格,让他无法安心只是做一个王,他更愿做一只羊,只为她手中轻扬的牧鞭,轻轻落在他的身上。
   他舍得下身后的三千繁华,只为她一人奔赴在无边的旷野,可是那万万双善良眼睛的朝拜与敬仰,又让他的灵魂不得不从人的平台回到佛的宝座,这是多么矛盾的人生,这是多么无助的选择,虽然他贵为王,却依然逃不脱宿命的纠缠,他用天下,都换不回一朵桃花的嫣红。他的爱,注定永远等不到她的红盖头,而她的爱,又何尝能够等到他的骏马飞奔。
   他溘然长泪:第一最好不相见,如此便可不相恋。第二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沧海要千年才能转换为桑田,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相遇。他不过是想和心爱的女子,守在这片熟悉浪漫的土地上,和一湾溪水,一剪白云,一片草滩,几只牛羊,平静度日。
   爱从来就是心中最美最深的结,千缠百绕,即便是佛,这红尘一遭,谁又可以静坐在云端,淡然俯瞰凡尘烟火,而自己做到纤尘不染呵。既相遇,则相爱,既相爱,情怎离?“但曾相见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安得与君相诀绝,免教生死作相思。”
   他28岁的短暂生命,与其说他情深不寿,不如说他是做了政治的殉葬品。这世间,有多少爱可以称心的。他不是最有建树的活佛,可是,却是最有影响力的活佛,三百多年过去了,他的情诗依然飘在那片雪域圣地,八廊街的酒馆还在向每一位前来的人,讲述他的故事。他仿佛从来就没有离去过,他的眼睛,一直在看着他深爱的那片土地,而她,也许当年也只是秘密地失踪,她的心中装着他的一腔情感,她一定会为他好好地走在雪山上,延续他们未尽的缘,未完的梦。
   爱是人类最圣洁的情感,不管是人还是佛,爱从来没有走远,对爱的渴望永远年轻如苍松翠柏。明知道这爱等不到,也要倾心爱一场,就像所有的花开并不能都结果,所有的相爱并不能都白头。可是季节来了,花儿竞相开放,只为这一季花期里,最美的自己,芬芳的吐露。明知无果,依然要热热烈烈地怒放一季,这是花的本性,恰如爱是人的本性,爱是自然生长的情感,没有虚假,当爱的青苗融入体内,谁能阻挡她的滋长,爱是天山的雪莲,干干净净那么诱人,佛都逃不过,何况济济众生。
   在最深的红尘里重逢,奈何桥上已走过,重逢,是久别,重逢,是续缘。五百年的石桥都已为你走过,五百年的风雨都已为你沐浴,又怎么会在意厮守的久长。千山万水的相逢,已是最美,不管这一程有多远,走多远。不管情深缘浅,缘分天注定,情义在掌心,莲花宝座上的佛,倾尽所有繁华,也不过,只是想要紧握那么一点人世间的温暖。
   每一个生命的到来与离去,都如同一粒平凡的尘沙,落入浩浩荡荡的岁月长河,都只为,寻一个永久的传说,都只愿,在最深的红尘里,寂静欢喜,默然相爱。
   他是活佛,或许,他早已知道,这是一场无果的花开,但还是挡不住这花开的芬芳,尽管花开短暂,但开过就是最美,就像爱,拥有就是最美。所以他说,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爱从来就是至高无尚的,如此奢华的东西,谁能轻易拥有?多情自古伤离别,情到深处人孤独。不由想起,同样是僧人的苏曼殊,披着袈裟,竹杖芒鞋在人间游走,莲台却是他最后的家。苏曼殊是僧人,也是一个伶人,在人生这座色彩纷呈的舞台上,演绎着一场又一场阴晴圆缺的戏。情到深处,他说:还卿一钵无情泪,恨不相逢未剃时。
   哪家武汉癫痫病医院好我种今生因,谁得来世果。高原里浩浩荡荡的长风不语,来去无心的白云不语,神山圣湖不语,它们从来都是如此,为了一个简单的诺言,可以永生永世守口如瓶。
   仓央嘉措的一生太过迷离,生得迷离,死得迷离,关于他的仙去,有多种说法。于青海湖神秘失踪后,更是扑朔迷离。我宁愿相信他已经成为青海湖的一朵浪花,或是一株水草,对于我来说,他就是一个为情而生的活佛,在布达拉宫,他虽然没有用实际行为造福百姓,他是他的情诗,他敢于游走人间的性情,就是对十万信众最好的度化。
   人们铭记于心的,始终是那个俊雅多情的年轻活佛,是他风花雪月的柔情。“世间安得又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这才是真正的仓央嘉措,徜徉在佛界与爱河里,他的多情,他的慈悲,他的真性情,让世人爱得深刻,爱得心痛。
   他到底是迷,还是顿悟,是舍得还是不舍,是拥有还是放下,都不重要了。走过忘川河,再入轮回,重返世上,又是新生。前世今生的爱,他等到了吗?没有了琼结姑娘的白头偕老,却有了后世千千万万人的深情仰慕,这前世今生的爱,他,等到了吗?
   “我未生时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每个生存于世间的人,都时常会发现这样的迷惘。不知道自己是谁,也不知道谁是我。行走天地间,总觉得有些擦肩而过的人似曾相识,却又可以确定今生从未曾见过。难道前世在忘川河畔有过相逢?或是奈何桥上也曾擦肩?
   尘世里美丽的相逢,总是让苍生情难自禁,只是从来没有一段缘分,真正可以维系一生。但我们依旧不管不顾地爱着,接受相遇与离别的轮回,接受缘起缘灭的因果宿命。曾经多少刻骨的爱恋,都被我们一一扫落尘埃。总有一些过往,总有一份情感,会成为经久的回忆,并且再也不能忘记。
   人生如浮萍,聚散两茫茫。此去经年,万里蓬山,又何曾奢望还会有重见之日。拥有,是找回自己遗落的东西,失去,也只是双手归还所得的一切洛阳那个医院能看好癫痫病。前世太迷茫,来世太飘缈,只有今生在手中,所以,把地老天荒,都当成萍水相逢;把情深意重,都看作是风轻云淡。因为,有些情感,终究是无可取代,有些缘分,注定那么短暂。
   迎着旷野的一缕风,从活佛的世界,回到我触手可及的红尘,我明了,红尘是道场,有红尘的地方就有爱,有爱的人生就有爱的圆满,也有爱的残缺,虽然等不到的爱,是残缺,但正因了这残缺,才如此动人心魂,让人传诵,一如那巍然屹立千年的灵山圣水。

共 484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