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丹枫】岷州走笔(散文)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2:41:25

奔驰的柳絮

说到采风,哎呀,我的那个爹爹啊,这不是找罪受吗,就好比风筝尾上挂了个砣,白白地坠落了一份心情。仿佛这个奢侈的字眼,花落谁家都是有个定数的。而我一个平庸的人,似乎已经承受不起什么重量。那就改口算了,说成游玩,或是访友,倒是可以受用得起。

于是,在这样一个盛夏的早晨,我重拾昔日的漂泊心情,上了兰临高速。那奔驰的快乐,像只冲出笼子的鸟,终于可以展展翅膀了,在田野,在山峦,在这清新的空气里。

哦,可那浓厚的雾,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也凑了热闹地贴上来,兜头盖脸,让人瞬间便不知身处何方了。

怎么感觉像在海里,后面的人说,语气里透着一丝新奇的慌乱。

是啊,我收了放飞的心情,直起身子望着窗外,担心这样下去,何时能到,几百公里的路呢,要不要返回?

没事,悠然说。

我一颗悬浮的心,稍稍安定了下来,就见那洞子张着大口扑来,把个车嗖一下吸了进去,那车便像蟒蛇肚里的食,一路滑行,终了,孵化成一颗光溜溜的蛋,迸落于天地之间,回头望那雾,已经恍惚隔世般消失了。

心情再次张扬起来,然后过临洮,弯入212国道。

国道这个名字,听起来挺宏大,可那路倒像根羊肠子,虽然也是柏油路,到底有点点败落啊。当然,这跟路本身也许没有关系,不过是理解中的偏差,可那飞翔的冲动却迅速滑落了下来。

车速一减,路便在老太太的脚下展开,那累便紧跟其后,山一样压在眼前。

山,叫不上名字,也无心去问,只看那走势,旋转出发黄的记忆,想到了童年,跟父母回家探亲,过六盘山时的情景。那个时候的六盘山,还得翻山越岭地爬,每回一次家,愁都落在了那上面,想来时代要前行,必先是路的进步。

好在那山不高,三圈两转地下来了。

山下,有低矮的房屋,冷冷清清,散落在路的两旁,想找着吃点,走了一圈也没见个饭馆,便进了一家小商店,里面除了方便面就是火腿肠,只得胡乱咬上两口完事。再看那路边,坐着两个抱娃女人,面容看不大清楚,衣服见不了个颜色,黑糊糊一团,像如画的风景里,无意甩上去的败笔。

这地方,山清水秀的,看人,还是穷啊!后面的人说。

这是为什么?不大明白,莫非我屋里呆久了,对于外面的世界,不知今昔是何年。

车继续前行,冲云破雨的。那雨,像潜伏在云里的特种兵,时而冲锋陷阵,时而收枪回营,干脆得让人蠢蠢欲动,就想放开嗓子喊上两声,怨,只怨那身体,少了日积月累的操练,着实有点撑不住,只想平平地躺下来,伸一伸坐酸了的腰腿。床呢,也算有的,椅背放倒便是了,可既为同行人,本该同甘共苦才好。那怕是短短的一段路长长的一个人生。至于那歌里唱的,什么不为天长地久,只为曾经拥有,咋听,都潇洒得有点玩世不恭。不然,就是我自身还不够浪漫,便抬手关了音箱,去望那悬在头顶的路标牌,虽见上面的公里数在哗哗地朝后退去,可前面的路似乎依然遥不可及。正愁得无处宣泄呢,忽见一条河直奔眼前。那河水是浑浊的色,或汩汩缓流,或奔腾滚滚,看起来像田间地头的男人,粗犷而豪迈。

这是洮河,后面的人说。

洮河!

这名字像一朵浪花,在心里蓦地飞溅而起——

时节冬至一到,洮水流珠将会蜂拥而来。洮水流珠似玛瑙,像珍珠,晶莹剔透,惹人喜爱。如果真的能打造的话,我想精心镶嵌一副冰晶项链,馈赠给青年作家雅兰女士,因为她一如既往地支持《岷州文学》,我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这是主编包容冰先生在刊物卷首语里的话,发在2008年的冬季卷里。初见这激情文字,甚是喜悦,只是看到那作家两字,就仿佛看到了一朵云,在天空中飘啊飘的,也不知要飘到哪里去才好。但静心细品,说者倒是没错,听者却怎么就有点心虚了呢,仿佛这个亮灿灿的昵称,怎么着也比不得人家商人,学者,公务员啊什么的,落在哪里都脚踏实地。莫不是一种职业的时过境迁,已经尘埃落定?抑或是我小荷才露尖尖角,经不起个风吹草动?

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说说撂过。只是那洮水流珠串成的项链,倒是激活了一颗平凡的心,让我这个远方人,突然对一方水土情有独钟,再看那河水,正热情地奔涌而来,哗哗地笑啊。

那么洮河一到,路应该近了。

放眼前方,真是一路连阴雨,初见光芒破云出。

岷县,这个位于甘肃南部,地处陇中黄土高原和甘南草原接壤的小城,像一个不善言谈,性情沉稳的男人,张开了他淡定而憨厚的胸怀。

二郎山的雨

这就是县城。

政府门口见到了等在那里的包容冰,镜片后的目光里有一丝腼腆,怎么看都有点精神不振,问怎么了?说是昨晚喝酒到凌晨三点。该不是有朋自远方来,高兴得吧?我跟他开玩笑。然后,简单介绍了随行二人,于是车弯入小巷,朝宾馆方向驶去。

进了房间,洗了把脸,上街吃饭。

街道是悠闲的,一如双休日特有的清冷。对面有家小面馆,里面没有客人,想来不在开饭时,也自然是这个样子了。要着倒杯热水,主人忙了里面的活,外面就没人招呼了,喊了半天,端出三碗面汤,上面飘着几片香菜,倒是有点点食欲的诱惑。喝了两口下去,冰凉的身体里有了温热的松动,等热乎乎的尕面片端上来,这话才流畅起来了,哎呀,这也叫民以食为天,少上一顿都不实成呢。

吃了饭出来,阳光里有点点矜持,像微笑的女人突然碰到了伤心事,笑没收起来泪却下来了。空中似有细雨飘拂,也不知这是个什么气候。再看马路对面,小巷口站着个中等身材的男人,微笑出一排整齐的白牙齿。有点眼熟,脸上扫了一下,哦,若不是眼力差的话,应该是张润平,照片上见过。

果然是呢,这样一来,文字就成了心灵的桥梁,握住对方的手就像握住了昔日的朋友。

后面跟进来的是张广智,包先生介绍说,喜写散文。

我哦了一声,算是打了招呼,心里愁那窗外的雨,怕它冷不妨的飘起来。

这里的天气,就是恋爱中的女人,张广智说,神情像是坐在自家电脑旁,目视银屏敲键盘呢,那个向往神鹰的样子,让我有点想笑出来,心里暗想,莫不是为文之人,都有点那个,那个过于浪漫,忙回头去望包容冰。

包容冰说,雨也不大,要不咱走吧?

好,客随主便,我拎起手包到了门口,冲楼道的另一间屋子喊悠然和他的朋友。

这样一来,一女五男的六个大人,便挤进车里,浩浩荡荡挺向二郎山。

二郎山位于县城南部,东临叠藏河,北毗洮河,是当地人眼里的风水宝地。我们来到这里的时候,雨是暂住了,空气里弥漫着泥土的醇香,把一路奔波的疲惫,瞬间消化得干干净净。

车停在半山腰,我们徒步而行,沿着碎石铺的沙石路,登上峰寨,鸟瞰山下,一个诺大的花园。花园里有楼房,河流和奔跑的各种车辆。其实这样的景常见的,站在兰山顶上,极目远望,也是一览众山小。只是城里的那个园子,楼房不是花朵,河流不是银线,车辆也不是那忙忙碌碌的小蚂蚁。那楼房啊,河流啊,车辆啊什么的,都淹成了绰绰的影子。好似城里人的心思,怎么看,都是个雾里看花。

城里没有这种心静如水的敞亮。

但这里的云朵是低沉的,如农舍院落里自家的屋顶,亲切得让人触手可及。再看西边苍穹,几束霞光破云而出,把个天地辉映得浑然一体。而人,一如羊,马,牦牛那样的牲灵,星星点点地散落其间,悠然出一个个渺小的点缀。一幅巨大的山水画挂在眼前,由不得让人把整个身心都交了出去,好似心里再也没有了牵挂,思念和无边的煎熬,莫非自己的那个人就在身边,跟我一起感受这空灵的美妙。

再看那山,山,是平缓的山。

可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则灵。

那么,这里的这个仙字,自然各山有各山的说法,就像人的性情一样,个人有个人的深邃。就不必追其历史的悠久,文化的灿烂,风景的美丽了。在我以为,祖国的大好河山到处都是,处处都有它根系伸展的去处,肢脉蔓延的去处,挺拔向上的去处。但就个人爱好而言,对于二郎山来讲,自当是每年农历五月的花儿会了。

张润平说,届时,岷县城乡及周边各县,数十万人会自发云集到这里,那真是层层花伞声声歌,男女老少笑开颜。可惜,我没有亲临这样的盛世。

明年你来吧,让你饱个眼福,包容冰说。

那感情好了,我憧憬着一个地方,像是憧憬着一个斑斓的想象。

雨,这个时候来了,一星半点落下来,滴滴嗒嗒落下来,渐渐密集成白茫茫的一片。瞬间,头发湿了,衣服湿了。低头看那水珠儿,从发梢跌到胸口,在那里重新凝成团,珍珠般一颗颗滑落而去。那阵子,丝绸的裙子贴紧了,身体的曲线出来了,突然,有点不够淡定,在男人面前一身水的样子。

哦,这雨,说来就来了,我遮掩着自己的慌乱,一边拿眼去瞅那几位,个个忙着擦那头发上的水珠儿,也像躲着什么似的。

这就想起一个情节,淅淅沥沥的雨里,男人蒙头闹进路旁的草屋里,摸一把脸上的水去看天,结果看到了女人;女人像是早一步进来,拧一把头发上的水去看天,结果看到了男人。一个是清纯秀丽,一个是粗犷健壮,突然的,一个心火迸出来,在这空旷的季节里……再待雨过天晴,彩虹悬空的时候,陌生的男女已牵手成了一对恋人。

先前,总以为这是作者的杜撰。就说嘛,咋就这么巧呢,偏偏是一场雨,偏偏路旁就有个草屋,偏偏是一对男女。殊不知,就在眼下,一个帐篷独独撑在那里,像是有意给雨中人的一个浪漫。

突然爱上了这雨,这山,这路边的风景。

记起了小时候,总为一场雨的到来,光臂赤脚地欢跃,追着去趟那满院的水窝。听,那时的笑声,似乎沿着时光的路咯咯咯地回来了。再看身后的男人们,个个像是我童年的伙伴。这里想得天花乱坠,不妨碰到了前面一个土坎,眼睛试试便知深浅,实在不敢冒然行事。

哦,这么大的雨,谁个来扶我嘛?这也叫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牵手。

呵呵,还是我来扶你吧,包容冰笑着过来,说下首诗的题目有了,让我牵着妹妹的手。

啊,有点不好意思啦,怨只怨,我那六寸高跟得矫情。

车,不知什么时候停在了身边,湿淋淋提裙钻进去,不妨带起了一脚的泥水,回头望着悠然,谦意地吐吐舌尖。

没事,悠然随手递过一条毛巾,上面有男人特有的味道,擦着脸突然想起刚才幻想出的那个情节,一丝温情笑浪从心底荡了出来。

笑什么?傻乎乎的,悠然启车调头弯向山下。

我呢,坐正了身子仰了下头,说,文学来源于生活,小到一片叶子,大到一个世界。正欲展开架式演讲,忽听后面有人嘀咕起了花儿,什么二郎山上,搂着腰啊……回头去望,只见几声窃窃地笑,还一派意犹未尽的样子。

哎呀,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嘛,要说,就放开声了说呢么。

青青草原边

在离县城大约二十公里的地方,有一个昆虫基地,站长梅绚,身宽体壮,性情爽朗。研究不杀蜂取蜜,已卓有成效。很想走近了看看,无奈小雨依旧,蜂给挡在窝里睡觉,只见墙角处几十个蜂箱,闲出一份冷清清的样子。说让带点蜂胶,谢绝了。不见其蜂,只取其果,有点过于贪婪了一样。

那么在屋里坐坐,梅站长说。

这是一家藏民的院子,里面有两间很有现代意识的活板房,小一点的为厨屋靠在墙角,并排大点的那间,看起来既为卧室也做客厅。站在主房台阶上,首先闯入眼帘的是一张布塔拉宫,就挂在对面的墙上,那彩色的淡定气势的宏伟,似乎给现实生活带来了些许温存的想象。朝里走,门边有个生铁火炉,通着一个半米高的大炕,稳稳地占去了房间三分之一的面积。炕边有沿,短短半截,靠门一端,给视觉一个踏实的依靠。炕上有地毯,深蓝色的三块,从一头铺到另一头。当中一个小炕桌,长方形,木头质地,呈暗红色,边上有暗暗的雕花。围着炕桌喝奶茶,唠家常,这应该也是牧人最惬意的时候。

这里上炕揽膝坐定,那边西瓜便上来了。那就以瓜代酒让时间回到昨晚吧,吃的是自助小火锅,喝的什么酒来着,忘了,总归是,三杯过后尽开颜,独不见那对面山上歌声响。我的对面坐着李广平,往真了说,若不是先前读过他的诗,只当是槛外之人,就那样轻轻地进来,静静地坐着,朴实出一份淡定微笑。要说最活跃的还是张广智,自称是花儿歌手,害人听了半天,不是小白杨就是一朵玫瑰静悄悄地开,不成便捂着嘴巴学猫儿叫春,逼得包容冰不得不坦然亮嗓子,倒也哼了段地地道道的尕妹妹。说呢,这包容冰,平时里内敛的有点儒雅,关键时却能赤臂救场子,再说那即兴的诗,这边题目还未落下,那边支着脑袋就出来了。对了,还有那位张润平先生,纯粹一本地方志,无论翻开那一页,竟都能倒背如流呢。

哎呀,这也叫真功夫!

这样嬉闹了一阵子,怎得还不见奶茶上来呢。

提到要喝那奶茶,地上便有人生火了,可弄了大半天都不见个火苗儿,只有那一团团的浓烟飘出来,偶尔还挟出几声无助的咳嗽。看样子是个生手啊,咦,怎么不见主人呢?

西安哪家医院可以手术治癫痫病小孩吃了左乙拉西片河南哪家癫痫医院比较靠谱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