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丁香】涠洲拣贝(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1:10:01

“五一”去涠洲岛住了几天。因为这岛是个年轻的火山岛,零零碎碎的东西可真不少,于是便顺手拣拾了一些,今有兴拿来于此,愿与大家一起玩赏,以期博得大家哈哈一笑。

一、海天之间

北海南边二十多海里的地方有一个直径约为十里的海岛,这个海岛就是涠洲岛。

这涠洲岛虽说不算大,可它却是中国最大、地质年龄最年轻的火山岛,也是广西乃至整个西部范畴内最大的海岛。作为西部人,一提要去的是属于本域的头号海岛,自是有些兴奋,也有些亲切。

我们是在头一天走马观花般地浏览过北海以后,次日清早赶乘第一班轮船,一路向南,朝海水更深处的涠洲岛驶去。

先前没坐过海轮,想像着航行在海上大概也跟在水面上飙摩托艇差不多,既拉风、又刺激。可等到出航,才感知到一切都是四平八稳的。眼前的景象一例是由海天构就,海与天融汇而成的这幅蓝图甚是广阔,浩浩渺渺、漫无边际,有几分深邃,也有几分宁静,直似有些童话的意味。偶有海鸟来翔,意兴追随,给这阔而静的蓝图上平添了几分生动。远处时而也有云气绞绕,渐行渐近时还似可触手可及。只是到底无意去出手拨撩而已。何也?原来似曾相识。记忆里飞机飞在天上也就是这情景罢!

徜徉在这水天之中,虽说四平八稳可心里总觉着还是有些飘,少了几分实在。虚飘的东西似乎不大好演绎出更多激情的事情。于是乎就觉得这似要凝固起来的景色到底有些单调,也有些沉闷了。然而对于孩子们来说,这世界依然满满都是快乐。他们在船舱里东游西窜寻乐子、找新鲜、做游戏,乐此不疲,全然不是大人们的感受。大人们虽有时也能找到一些热烈的互动因子,也能把气氛烘托得风生水起,只可惜难能持久,不一会儿就沉默了。百无聊赖时,大家心有灵犀似地相顾一笑,再习惯性地伸手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开始刷屏,最后就完全沉浸到各自独立的天地里去了。这个鬼才乔布斯,亏他能突发出把电脑塞进手机的奇想,竞然还侥幸成功了!手机的智能化使大家的生活着实丰富和便捷了不少,但其后遗症却是更多的人在更多的时空里更多地选择了冷屏,相应地也就少了些热情。若是提起因迷恋冷屏而引发的直观后果:头眩、眼花、脖子痛等等,就让人又不得不生疑了:这个美国佬该不会是中情局的?否则怎的弄出这等有如鸦片一样的手机来祸害人?这分明是和平演变之下的和平摧残么!

……

朦胧间忽听有人说:到了!

这声音虽不大,可到底还是把大家的目光从手机屏上引了起来。透过舷窗向前观望,但见飘了几丝水气的海面上现出一抹隐隐的黝影,那黝影由远而近,由小而大,最后终于清朗地横在了眼前。那是一道形象清新的陆地,确切地说,应是一片能让人生出一些遐想的绿洲。

先前的海天之间那抹黝影,此刻横在眼前的这片绿洲,不用再问,一定就是涠洲岛了。

二、碧野风情

在我的构想中,这涠洲岛理应海阔天空、阳光明媚,是个鸟语花香、多情浪漫的海外仙境。可待等踏上这海岛,方知这一切还是有些出入的。绿洲固然是充满了生机,可这阳光却太过热情,那热烈的程度让人确实还不大好接受。至于浪漫和诗意,终究是被现实取代了的。这里既不是仙境,也不是公园,而是一处自然而朴实的乡村。在船上刷屏时也查阅过这个海岛的身世,太久远的没必要再去说,就说上世纪这里曾叫过人民公社,现时叫作镇。此情此景,其实我倒是更喜欢“人民公社”这个历史的称呼让人感到很亲切。

到码头上那座四面开敞的候车厅接我们去“秘蜜花园”的是一辆电动三轮车。这电动车在乡间小道上穿来穿去,好象有些任性,也有些自在。两边是绿色的田野,郁郁葱葱地生长了无际的庄稼。这庄稼除了一些司空见惯了的玉米,更多的则是香蕉林或木瓜林了。这一路倒也没有什么故事,只是那开电动三轮车的司机有关这个海岛的闲言碎语有些趣味,也让人多少对这里有了些轮廓。

据他说,这涠洲岛原先是很清静的,还被叫作“南蓬莱”呢!可这几年一下子来了这么多游人,往日的那种清静也就被打破了。现在,这岛上是以旅游观光业为主的,先前的那些渔呀、农呀,都已是陪衬而已。来岛上的人一多,原先的自给自足也就不可能了。当今的一切都要从大陆运,有时甚至连吃的水也要从大陆运!深居大水之中却还缺水?这看似荒唐,但却是事实。资源有限,汲取无穷,最后就落下了因过劳而衰竭的病灶和隐忧。前两年岛上发生过一场大旱,成片成片的庄稼旱死不说,连人们吃的水也供不上了,岛上全面告急!

此刻,我关切地插语道:“呆岛上没吃没喝的,这不要了命了?”

他被我这一岔,一时竟不说话了。待车转过一个弯,他才接着说道:“这也没什么了不起,咱们没粮吃可以吃鱼、吃虾!咱岛上有的是大龙虾,那肉可不是一般的鲜呢!”

我知道他这是在不无调侃地卖关子,更有几分炫耀的成份。故而也就顺水推舟地附和他呵呵地笑了几声。

笑过之后,他才平和地解开了谜底:是海军部队派军舰救的急。

他这人还挺有趣的。

其实他也不是本地人,是合家从外地来此谋生的。他老婆在他们租住的地方开餐馆,他在外面开出租车。据他所言,这岛上如同他开的这电动三轮车,实质上也就相当于大都市里的出租车了。这海岛不大,转一圈用不了多少时间。这电动三轮车机动灵活,能全天候、全方位使用,似乎还没有它到不了的地方。这车子既通风、又便捷,随叫随到,很实惠、也很特色。

他的电动三轮车开得不错,稳妥、善解人意。

那车子拉着我们穿行在绿意婆娑的乡间小道上,散漫时如闲庭漫步,急切处似浪遏飞舟,紧缓相宜,张弛有度,给人的感受是:怡然、安然、坦然。静下一思量:这么痴情地在江湖间追寻,要的不就是这种感受么?

如此看来,我们在涠洲岛上未来的这几天行程里,似乎也就少不了他、以及他的电动三轮车了。

三、秘蜜花园

载我们的电动三轮车终于停在了一处独立的小院前,司机说这便是“秘蜜花园”,是我们未来几天里在这岛上的家。

见于我们家乡那块儿也有个叫作花园的村庄,故而一听这个“秘蜜花园”,就油然生出几分好感,一下子还亲切起来。

这所“秘蜜花园”是座独院,主体建筑是一幢三层的小楼。在小楼一侧是入院的门楼。那是一座木质架构的门楼,红瓦覆顶,青灰筑檐。墙由石砌,门为柴扉。两檐各挑了一盏红灯,中梁悬挂了一幅本色的木匾。木匾上描绘四字:秘蜜花园。这门楼无雕无琢,不张不扬,简约而朴实。有些质疑迎面木匾上那“蜜”字的用法,再三琢磨方感别有滋味:一处甜蜜的世外桃园!

院中那小楼前有三棵木瓜树,树上都结了木瓜的,那吊在树干上绿茄子一般的木瓜,似乎在二楼的阳台上就可以伸手够到。我对木瓜这种热带水果确实情有独钟,其味微甜、淡香,其质柔滑、温润,还能消食顺气,真是个好东西。只是成熟的木瓜是泛黄的,而这木瓜却是绿的,显然还没成熟,很可惜。

小楼的对面是一排矮房,一条花廊自前而后把小楼与那几间矮房联接起来。在那排矮房角边的窗前盘居着一棵大树,那大树约有两搂粗,虽满身都是皱皱皮,但似乎精神不减,特别是那袭枝繁叶茂的树冠,巨伞一样地把大半个院子都罩住了。这树我不认识。只是出于好奇,不由趋近看了个仔细。也巧,那树的身上别了自己的名片:百年菠罗蜜。原来这就是结了佛缘的菠罗蜜!一百年,这树的高龄就当今无数事物短促的周期和寿命而言,当真够得上一个令人企羡不已的奇迹呢!更出奇的是这老树身上还挂了不少碧绿的幼果,那幼果的形状有似圈缩着倒挂在树上的小松鼠,小巧玲珑,稚态可掬。乍看有些怀疑,细察之后确信不假,是真的。眼前这古枝新芽、老树嫩果,实可谓老叟之于玩童,其情可嘉,其乐也融融,妙不可言!

这棵百年菠罗蜜的绿阴下铺了一张厚重的石碾盘,另一边并排摆置了一袭藤条吊篮和一架秋千。那吊篮和秋千上都点缀了几株绿叶和红花,这让原本悠静的小院有了些温馨、也添了几分生动。

院子里似乎还有一种淡淡的香气,虽说四围那些或株或蔟、或高或矮的花草也都生机勃然、多姿多彩,但这显然不是那些花草应有的味道,似乎也与那结了嫩果的老树无关。直到进入小楼走向迎面的服务柜台时,有关这香味的疑惑才解开了。那柜台的上方敬了关公,关公像前那个香炉里的檀香正悠悠地燃着。虽香头上飘出的细烟稍一缭绕便消散于无形,但那檀的香却浸润了整个屋子,且还穿门出户,播洒得满院都是。

一楼柜台前接待我们的是一个文静的先生。他客气而友善地询问了一些事物,确认了一些信息之后,再简略地介绍了他这所“秘蜜花园”的情况。比如,这座小楼从下到上基本都是客房,客房是标准的配置,浴室、空调、网络等一应具全。还有,院里那几间矮房是咖啡屋,再从此出得后门穿过马路便是独立的餐厅了。餐厅可点餐,也可来料代加工。总之,尽量要让人可心。最后,他把二楼那间客房的钥匙交给我们,不无恳切地说了声:“到这儿就算到家了。有什么要求尽管招呼,不必客气。”

看到他的桌上摆了不少的书籍,我觉得与他之间的关系就又拉近了一些。只可惜我们住在这里的几天总是早出晚归,难得有机会与他聊更多。故而也就只知道他祖籍是广东人,而且是广东客家人。据他所说,这涠洲岛上的土著居民大多也是客家人。也怪,我对客家人有种无名的亲近感。这倒不仅是因为他们身上有勤劳质朴、崇尚耕读的遗风,更多的是与秦朝和秦人相关的那段历史的原因:他们极有可能是两千多年前秦帝国派迁到岭南开发和戍土的那些个老秦人子弟的后裔呢!一句“到这儿就算到家了”,似也足可令人生出他乡故人的亲切之感。

在之后的几天里,这“秘蜜花园”的确成了我们的家。虽说白天里行走江湖、踏山涉水,一时间也乐得心旷神怡、无限风光,可最后还是要落脚到这个家里的。无疑,得把那些收获带回家里,再独自慢慢地消受、与家人分享。这感觉很甜蜜、也很温馨。

四、丹屏滴水

在北方是看山,去南国是观水。到了这南国更南的海岛上,那就更要扑到水中、泡到水里了,否则就有些不谙风情,有拂温软、娇媚、多情的海姑娘的一凡美意了。

在“秘蜜花园”没待上几分钟,心便飞到海边去了。一个电话,稍顷我们的“专车”便等候在门外了。还是那个司机,还是那辆电动三轮车,很及时、很好用。

半个钟点不到,我们便兴高采烈地踏到了温润的海浪。且说我们踏上第一脚浪的地方,就是涠洲岛西南角的“滴水丹屏”。

这“滴水丹屏”很别致,大海和沙滩之后是峭壁,这峭壁有如一道屏风,把海水与陆地巧妙地隔开了。那峭壁自下而上层层相叠而成,虽不雄壮,但却精巧。奇妙的是在那层叠之间却能淅出晶滢的露珠,那无数的露珠顺壁而下,便滴出了一汪汪或大或小的水潭。那些水潭很清澈,有如明镜,能清晰映照出湛蓝的天、清闲的云,还有那道层层叠出的如屏的峭壁。那屏壁的顶上还有一层饰物的,其中有婀娜的滴水观音、有木瓜、还有绿松,更多的则是叫不上名字的热带花木了。也许是那屏风上多了些丹霞的色彩,于是便有了这“滴水丹屏”的雅名。

丹屏之前有一块岩石很个性,或是一心要特立独行,或是执意要恃才傲物,总之是要超凡脱俗的。也是岩石,可咋看都象是一部层层叠起的书,很文雅、也很厚重。这书显然是岁月苍桑了,虽说历经风吹海蚀少了些光华多了些黯淡,但其层次却并不模糊,四角也尚分明。这涠洲岛的身世大概从这书中就能找到。这座年轻的火山岛据说最后的一次喷发距今已约有三万年了。这三万年之于我等生灵那短促的节章,又是个什么样的概念呢?对此,除了慨叹大概也没什么更多的表达了。如此说来,这本书无论要做出怎么样的孤傲态度,似乎也都不算出格。

这“书”虽说孤傲,可总归还是“滴水丹屏”的一部分,也让这丹屏有了几分书香。其实,这“滴水丹屏”更象是一幅精美的山水画,很生动。画中那水是名扬天下的南海,那山自然也就是当地人所说的丹屏山了。若从这高度附庸了的这名字看,这丹屏山显然是沾了“滴水丹屏”的光了,否则有谁会把这个仅几十米高的小山放在心上?或还会被嗤之以鼻:笑死人,这盆景一样的东西也能叫作山?

其实,这“滴水开屏”处的景观,大多都是火山爆发的产物。火山爆发虽然壮观,但那已是三万年前的故事了,下一次爆发会是几时?不知道。大自然里的事瞬息万变,有时还真不好说。据说这火山爆发时的场景很壮观,红彤彤的岩浆自地下喷薄而出,旋即涌流入海,水火交融后激荡出冲天的气浪,茫茫荡荡,这片天地一时间便一片混沌了。那情景真的波澜壮阔、撼人心魄。只不过火山的一次爆发常常也是一场灾难,往往会弄得生灵涂炭的。看来,那壮观的场景还是想象一下就足够了,不要见的好。这么说,眼下这又平又静的海天水景,就该是再好不过的了。

癫痫病发作怎么治疗治疗羊癫疯的医院怎么选癫痫病对孕妇的危害有哪些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