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风恋】丑小鸭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2:58:57
青海哪里医羊癫疯效果好 【风恋】丑小鸭(小说)
   随着下班铃声的响起,星光内衣公司员工们如获大赦,纷纷放下手里的活往外跑,有的拿着包径直走出厂门,有的则到更衣室换衣服……里外一片喧哗声。渐渐地,人流消逝了,喧哗声没了,公司各部门的灯光开始熄灭,很快进入一个十分寂静的环境。
   成衣车间主任严秀华和往常一样,手提一串沉甸甸的钥匙,照例在车间来回巡视。逛了一圈,看看车间里已空无一人,也没有任何安全隐患,她最后来到车间大门口的总电闸箱前,习惯性地拉下了电闸,顷刻,车间里漆黑一片。正当她欲关上车间大门时,蓦然,从车间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尖叫:
   等会儿关门,我还在干活呢!
   声音在空荡的车间里十分响亮,严秀华吓了一跳,又赶紧合上电闸推开大门,循声而去。在车间的西北角、一个用纤维板隔开的角落里,看见一位系着围裙、套着蓝色袖套的姑娘,正镇定地坐在一大堆衬衫里,手里拿着针线。
   朱喜妹,是你?严秀华惊讶得眼珠子都凸了出来,然后她又拍额庆幸:哎呀,都怪我疏忽大意,忘了查这里,差点就要将你关在里面,可你是怎么回事?人事部不是关照你今天开始不用再来上班的吗?
   没事,主任,反正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我在家也是闲着。被叫作喜妹的姑娘,朝严秀华抿嘴一笑。见主任没往下说,她又干起了活,一根细小的银针系着线上下挥舞,在纽扣里穿来穿去,没几秒钟,一粒纽扣便牢牢缝在了衬衫上。
   收工吧!喜妹,公司都已经下班了。严秀华温和地提醒。
   喜妹仿佛没听见,继续低着头在一件衬衫上飞针走线。
   哎呀!我说的话你没听见?你已经不是公司的员工了,干嘛还要赖在这儿不走?严秀华恼了,不容分说,一把扯下了喜妹手里的针线。
   喜妹一怔,随即趴在工作台上抽泣起来。
   严秀华心软了,上前拍了一下喜妹的肩膀:对不起,我说话可能有些重,但没有恶意。你还年轻,道路还长着呢!干嘛非要吊在星光公司这一棵树上?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喜妹慢慢地抬起头,泪眼婆娑地望着严秀华:主任,话是这么说,可我和别人不一样。我是残疾人,找个工作不容易。星光不要我了,我出去哪个单位还会要我?
   喜妹抬头的霎时,她左侧脸颊那条紫褐色凹凸不平的伤疤,在灯光下暴露无遗,显得那样狰狞可怕。
   若换旁人,第一次瞅见喜妹这番模样,心里多少会有些害怕,但严秀华已见怪不怪,习以为常,她怜悯地握着喜妹同样有伤残的左手,叹息道:唉,这老板心也太狠了点,干得好好的,怎么就突然将你给辞退了呢?这样,明武汉哪个医院治疗羊癫疯最好天我去找老板,想办法让你留下来。
   喜妹惨然一笑:主任,这事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人事部连劳动手册和退工单都给我了。
   没关系,这两件东西,可以重新退还给人事部的呀!严秀华认真地说。
   喜妹想了想,摇摇头:算了,严主任,我不能让你为难,因为被辞退的又不是我一个,还有其他人六位呢!即便我留下来了,老板也不可能将所有辞退的残疾人都留用吧?
   喜妹,都说你心好,一点不假。你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你还想着别人?人家想着你吗?严秀华斜睨了她一眼。
   我不管人家想不想着我,我自身无愧就行。喜妹淡淡地说。接着,她又用眼睛偷觑了一下严秀华,说,让我想不通的是,为啥早不辞退晚不辞退,偏偏在我们做快满3年的时候辞退我们?这样做究竟为了啥?
   人事部没有给你们一个合理的解释?严秀华疑惑地问。
   给了,说是单位效益不好,只能减员。可我感觉并不是这回事。严主任,你看看,生产还是这么忙,根本不像效益不好。喜妹忿忿道。
   严秀华心里泛起了涟漪。她想起今天上午,老板打电话来,让她明天下午和公司设备部的人,一起去一趟服装机械公司,考察几部进口的缝纽机和锁扣机。难道老板这是想用机械自动化设备,来替代这些残疾员工?她觉得很不是滋味,因为朱喜妹等一些残疾员工,毕竟和自己共事快三年了,虽然算不上情同手足,但至少也有几分感情,怎能下得了手的呢?当然,起初她也不赞成老板招这批残疾员工,在她看来,这7名残疾人,智障的有2位,肢残的有5位,难以胜任正常人的工作,工厂又不是福利院。后来她才逐渐明白,老板之所以会招这些残疾人,是有他的如意算盘的。因为当时每招一个残疾人,税务部门就能给公司免征一部分残疾人社会保障基金的税收,还能享受更优惠的银行贷款,因此何乐而不为呢?现在老板突然又辞退这些残疾员工,目的已经很显然,那就是国家给予的各种优惠政策,老板利用完了,没了油水,自然要淘汰这些老弱病残者,这叫作:千做万做,蚀本生意不做。
   对于朱喜妹这批残疾员工,严秀华也是经历了从怀疑到认可,再从认可到惊喜的转变。在这三年不到的岁月里,她看见这7位残疾员工,并没有她想像的那般差劲,尤其是喜妹,更是让她感到不可思议。这位29岁身体左侧边,从脸到脚都有残疾的姑娘,虽然性格内向并带有点自卑,但工作非常勤奋。比如:上面规定残疾员工,只要完成70%的生产定额即可,她却常常达到100%以上,有时候甚至比肢体正常的员工做得还多。在产品质量上,喜妹也没有因为手脚不好而达不到要求,相反,她缝的纽扣针脚,不仅工整牢固,而且非常美观,经常得到公司质检部的表扬。严秀华曾经为此感到费解:一个残疾人,怎么会比肢体正常的人做得还好?她怀疑这里面有什么猫腻,可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才发现这位与众不同的女工,并没有任何问题,全是凭着自己刻苦勤奋干出来的。比如公司每天8点上班,她7点钟就到单位了,有活干活,没活就练习订扣锁眼的基本功。因伤左手指伸不直,拿不住布料,她就用上父亲给她特制的橡塑手套当手使用,一年四季下来,整个手掌不但严重变形,而且得了皮肤病。就这样,笨鸟先飞、勤能补拙,朱喜妹的出色表现,让很多职工刮目相看,赞叹不已。
   然而,自行车骑得再快,也比不上汽车轮子。朱喜妹再勤奋,也敌不过机械化与自动化的引进,更敌不过老板的利欲熏心,她最终还是和其他残疾人一样,被公司无情辞退。因此,面对朱喜妹这样残疾却又表现不错的员工,严秀华心里多了几分愧疚和不安,总觉得是自己对不住喜妹,没能留住她。
   严秀华暗自有些怅然,她抚摸着喜妹乌黑的头发,温柔地说:既然这样,你别管这么多了,还是多想想自己,你今后打算怎么办?
   我能有啥打算?星光公司都不要我们了,我还能到啥地方去?我们就是靠别人施舍过日子的乞丐。喜妹伤感地说。
   别这么想,面包会有的,粮食也会有的。再说,你和别人不一样,你是块金子,总会有人发现你的。严秀华劝慰着。
   喜妹没再接严秀华的话茬,眼睛里闪泪花,默默地收拾着自已的东西。最后,她摘下围裙和袖套放在一边,郁郁地说:主任,那我先走了?
   走吧!是该早点回去,别把自己搞得太累,来日方长呢!严秀华关切道。
  
   二
   本身腿脚不便,加上等车转车,回到家已经很晚,喜妹踏进客厅见电视机开着,父亲老朱却在沙发上耷拉着个脑袋。她轻轻地叫了一声“爸”,老朱猛然抬起了头,愣愣地看着她:
   闺女,你怎么才回来?饭菜都凉了。
   爸,我妈呢?喜妹随口问。
   到你小姨家去了,说是求你小姨父帮忙,给你找个工作。老朱从沙发上站起来,微佝着背慢腾腾地走进了厨房。
   找小姨父帮忙?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就是个爱吹牛的人,满嘴跑火车,哪件事他给办成过?喜妹不满地说。
   你管他呢!死马当活马医,多一条路总比少一条路要好。老朱在厨房里回答。
   爸,以后找工作的事情不用你们操心,我自己解决。喜妹不悦地蹙起了眉。
   你自己解决?口气比力气大,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现在可不是你挑人家,而是人家在挑你。
   父亲无意说的话,像针扎在了喜妹心上,她默不作声地走进了卫生间。
   饭前洗漱是必要的,但喜妹真正的目的是想清静一下,让自己烦闷的心情得到些许释放。一会儿,洗漱完毕,她照例对着浴镜往脸上涂抹少许面霜,无意中又瞥见自己左脸颊上那条狰狞的伤疤。如果搁平时,她会熟视无睹,但父亲刚才说的话触动她心境,她摸着那伤疤伤感不已,情不自禁又想起六年前那场大火。是呀!当年若不是去救人,自己绝不会成为残疾人,也许早就在某医院上班了,不至于就业还那么困难。
   喜妹是家里的独生女,但没染上丁点的公主病,她从小就喜欢帮父母干些家务,家里的清洁卫生及洗衣服,都是她一手包办。父母对她也从未娇生惯养,粗茶淡饭,顺其自然,让她养成了勤奋吃苦,又在无忧无虑中成长,从黄毛丫头慢慢蜕变成一个秀气的大姑娘。
   喜妹的长方脸型及不大不小的眼睛像父亲,精致耐看的蒜鼻和小嘴,却恰似在母亲一个模子里压出来的;而勤劳善良的性格,又遗传了父母的综合基因。然而,她的体质却不如父母,瘦瘦弱弱的豆芽式身躯倒像林妹妹,大病虽无,小病却不断,三天两头免不了要头痛脑热的。可就这么个体质,上班却从未缺勤一天。
   卫生间里寂静无声,喜妹看着想着,一阵心酸,眼泪潸然而下,她双手捂着脸,任凭泪水在指间滴淌。
   喜妹,你在洗澡吗?咋这么长时间?老朱在外面催促道。
   喜妹骤然清醒,匆匆抹去眼角的泪水,装作若无其事的神态打开卫生间的门。
   父亲烧的饭菜十分可口,喜妹却吃得不多,扒了没几口便放下了筷子。
   老朱有些诧异地看着她:怎么吃得这么少?不对胃口还是有心事?
   没啥,就是有点累。喜妹淡淡地回答。
   我看你呀!就是自找的。人家都不要你了,你还上啥班?老朱没好气地说。
   我是凭良心干活,又不是去做给谁看。再说,在家里闲也是闲,公司这么忙,帮忙多干点活有啥不好?喜妹生气地朝父亲吼了几句,然后拿起包,愤愤地走进自已的房间,“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闺房才是喜妹的世界。她放下包,习惯地坐在梳妆台前,默默地梳理着自己的心情。当她从镜子里看见自己脸上那条深深的伤疤时,心情格外沉重,再次把思绪拉到六年前那场大火的场景:
   那年冬季,喜妹从医科护理学院毕业没多久,在当地的一家区级医院实习。西安中际医院可靠吗某个周日下午她休息在家,临时起意要去买几支水笔。当她来到一家文具用品商店时,忽然看见隔壁一家服装商店里冒出了火苗,她下意识地朝服装店的玻璃门里张望了一下,这一张望竟把她吓得不轻。原来,她看见服装店的地板上横躺着一个女人,下半身被倒下的衣架杂物压着,侧卧着无声无息。她当场就惊叫起来,并朝外面的行人急促挥手示意,可那时除了远远张望的人群外,竟没人理睬她。她急了,什么也没想,拉开玻璃门就冲了进去。令她没料到的是,当她抱起地板上躺着的女人时,才发现她只是一个穿着衣服的石膏模特。她见势不妙,立即放下模特往外跑,可为时已晚,火苗已蹿成了大火,霎时封住了她的出路。她拼命往外冲,一个没注意,被地上的杂物绊倒,左边的身躯霎时着了火。虽然她被及时赶来的消防队员救出,生命无恙,却落下了半边肢体残疾。
   事后,有关部门查明服装店失火的原因,是由于电线老化,发生短路引起的,而这家服装店早已经搬离,留下许多丢弃的杂物垃圾,包括套了衣服的石膏模特,房东没及时清理。政府一路追责,自然找到了房东,可房东是个孤老,仅靠微薄的养老金及房屋租金生活。因此,法院只能执行部分赔款,作为喜妹前期的医疗费,但她之后的康复费用,则没有了下落,因此,她只能打道回府在家静养。父母憋气,托人东奔西走,跑了不少部门,想给女儿申请个“见义勇为”奖,可由于缺少必要的人证物证,最终不了了之。更令她郁闷的是,“见义勇为”没办成,此事却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柄。
   眼泪滴罢,喜妹的心情渐渐地平和了下来。她最终明白,父亲的话虽然不好听,却也是为她好,别老是让家人为她担惊受怕的。可她觉得自己爱管闲事的性格,是从娘胎里带来的,从小养成,怎么改?所以,在这点上她无论如何想不通,双手托着下巴坐在梳妆台前,郁郁地想着心事,显得一片茫然。
  
   三
   若不是母亲敲门呼喊,喜妹恐怕要在梳妆台上过夜了。母亲没能从小姨父那里带来惊喜,只带回一个“等”字,这早在她预料之中。她睡眼惺忪地和母亲交谈了几句,然后跑到卫生间洗了个冷水脸,让头脑重新清醒后又回到房间。她原本打算休息几天后再去寻找工作,可受小姨父一个“等”字的刺激,她干脆连觉都不睡了,连夜在电脑上,搜寻起各类招聘信息来。
   上网不查不知道,一查真让喜妹吓一跳。因为网上的招聘信息太多了,铺天盖地,不知如何下手才好。她稍稍理了理头绪,将招聘信息分门别类,然后输入关键词,她所需要的工作岗位顿时一连串跳了出来。然而,再逐条查一查招聘的条件,她又大失所望,因为所有的招聘单位,没有一家招残疾人的,尽管她有大专文凭。她不死心,又换了一种方法搜索,可结果依然如此。她气得索性将电脑关了,十分沮丧地瘫坐在了椅子上。

共 14958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