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柳岸•爱】缘尽情未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0:22:41
正是硕果累累的季节。下午回家,胡乱抹把脸就匆匆走向果园帮忙装箱。在这一帮外来人当中,玲的母亲最能干,人也踏实厚道几分,所以,深得村子附近的人喜爱。只是我每次在她身边封箱,她都唉声叹气一句:“我要是有你这么懂事的儿子就好了!”二妈笑了,说玲的母亲要是喜欢,索性将女儿嫁过来吧,这样我不就成了她名副其实的儿子了吗?   玲的母亲赶忙摆手说她的女儿可配不上我,还让二妈以后最好不要开这样的玩笑。我倒是来了兴致,问玲的母亲,她果真有个和我一般大的女儿吗?玲的母亲回答是的。二伯附和着二妈的意见,说我要是有心的话,他十二分愿意为我做媒。我们农村有个风俗,二十岁以前要是没有对象,或者不订婚,人家会认为你身心有缺陷,要么把你当非正常人看待。   我想也未想,就爽快地答应了。不过二伯态度转变说得等忙过这阵再说,我火燎激昂的心顿时又凉了半截。但这并没有影响我的情绪,相反,自这句玩笑开起,我还对玲的母亲多了几分客气和尊重。再来地里的时候,所有的人都乐呵呵逗趣我:“辉,给你丈母娘先帮忙吧,看你装腔作势的模样,不笑掉大家的牙才怪!”   我的脸先是通红,继而咳嗽两声,最后才放下顾虑,向玲母亲脚下的箱子靠拢。一不留神,撞到了苹果堆,那小山似的苹果骨碌碌滚动得遍地都是。二伯和二妈瞧见我的窘相,不约而同说,过几天就带玲来,看把我紧张兴奋地以至于手脚都不听使唤了!   母亲同意和玲见面,但前提是必须等到大伯回来。大伯每年春节才回一次家,还有漫长的三个月,就算平时大伯对我有多么的呵护有加,这刻,我也绝没有足够的耐心再等下去了。父亲看出我的不悦,心疼宝贝儿子的他只好给母亲八八八九九九说,见面后撂下还不是一样?   母亲执拗不过我,最终相跟在二伯身后。      二   玲的家里很贫寒,几乎一无所有,她多病的父亲和幼小的弟妹早在我的预料之内。   母亲也看得皱起了眉头,好在玲特有眼色,她将茶水高举起恭敬地递给母亲,并说了一声:“阿姨您请慢用!”还不迭地搬来了椅子,且飞快地拉过炕角的一块棉垫搁置母亲的屁股下。   母亲中意上了玲高挑的个子,水灵的脸庞、扑闪的眼睛、以及玲朴素的穿着。只一瞬间,她就改变了对玲家庭不满的态度。她拉着玲因柴草而磨砺得粗糙的双手,亲切而客套地问玲多大了?玲羞涩地回答,十七岁了!母亲眼里包含着对玲无比的怜爱和疼惜。她随即掏出一张大团结硬塞在玲手心。玲执意不接受,她大概是被这突如其来的慈爱弄得不知所措,嘴里一个劲说着,阿姨,千万别这样……   傻傻的我直勾勾地注视着玲,简直看得入迷了!和周围的那些女孩子比起来,玲是那么的聪慧啊!她内在的美,正是我所渴望的。她的外貌,自不必说,连母亲特挑剔的人都对她喜爱的不得了,更何况别人?当然,包括她亲亲的儿子在内。   喜上眉梢的二伯一句“有门”就注定了我和玲的缘分。   秋收叶落,果园翻耕后,我如愿以偿成了玲的女婿,也成了玲母亲的半个儿子。那寒冷的三个月里,坠入爱河的我是何等的幸福啊!几乎隔几天都要去玲家一次,和玲在荒芜的原野放羊,或陪她割拔稠密的小麦苗……闲暇时,和她的父母无所不谈,和她的弟妹嬉戏一团。倒不是减少出车的次数,是砖厂停产,得等到来年春暖花开才开工。   逐渐疏远了亲戚朋友。快乐,开心、爱溢满的日子无疑属于我们俩。我们在雪中奔跑,徜徉在街头、漫步在空旷的林中……我们坐在摊位前吃烤红薯,围在火炉前看白雪公主、我们私下计划着美好的未来……   每到她家,只要有脏活累活,我都抢着干,我不愿意玲用她瘦弱的肩膀撑起贫瘠的家。时间久了,村里人一见我来,就在门口大声嚷嚷玲的父母,快出来看哪,你们的儿子来了!玲那淳朴的父母一有好吃好喝的,第一时间让给我。他们的骨子,早已将我当成他们的亲儿子。我被这种温馨的气氛包裹、感染,我甚至时常口无遮拦对父母说,如若他们有多余的儿子,我一定倒插门过去!   二伯和二妈高兴的更是合不拢嘴。   在那青春灿烂的时月,我的一腔深情已溶入到玲和她的家庭之中。也许是年少幼稚,我无怨无悔付出了真心真情,也许是经世浅显,我根本没有想过我们会出现什么磕绊,更没有想到失去她我所承受的无限痛苦。      三   大伯的回归破灭了我的梦,也斩断了我和玲的缘分。   他的理由是双方的身份地位不相等,玲的个性也不适合我。他已经物色好了邻村的一个女孩,那可是众里挑一大富豪的千金,他和人家的生意一直有来往,要不然人家也不会特意要他撮合这门亲事。母亲在一旁默不作声,父亲背过身装聋作哑。   二伯斜视了我一眼,摇头苦笑。大伯在整个家族中的威望是最高的,他在最苦难的年月不但厚葬了爷爷,现如今还养着奶奶。在他的资助下,我们家盖了二层小楼,连我的车也是他无私奉献的。对二伯的恩惠,更不用提了,苹果每斤以一元八角的特价销售,安排了堂哥的工作,并且将自己的老宅毫不犹豫给了堂姐。亲戚里外谁人不知,少言寡语的二伯和父亲过上如此游哉的日子全得来大伯的能耐。   为什么要牺牲我的爱情呢?为什么厄运降临在我的头上?虽然知道反抗不过,还是忍不住做徒劳的挣扎。   “大伯,您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唯有这件事,恕我不能从命!”我的泪水不知怎么就汹涌而出:“我爱那个女孩,若是您硬逼我娶别人,不但毁了人家,我的一生还会大不幸!大伯,我求求您,除过这个,你可以提出一千个、一万个条件,我全都能答应你!”   熟料大伯讥笑说我还年轻,哪懂什么爱情,还说过几年想起,后悔都来不及,怎会说是一生的大不幸?“我是认真的!”我下了决心要反叛大伯,我不管他说什么,就是不能移动爱玲的想法。还有,当玲母亲儿子的决心早已不可动摇,我有我的自尊,我有我的男子汉气概。   大伯的命令没人能够更改。他就是我们家族的主事人,也是我们家族的皇上。尽管我很难受,也揪心不止,却没法扭转这种局面。情急之中,我搬来了奶奶。任奶奶苦口婆心也无济于事。玲的母亲已知趣而退了,正值清明节,园里疏花疏果,她却不再来二伯家干活。有人看见她在邻村的果园锄地施肥,我听到后鼻子禁不住一酸。   玲的母亲托二妈退还了我所有的彩礼,事情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第二次订婚,那个女孩子挽住我的胳膊,趁我不备偎依在我怀里撒娇时,心如死灰的我无视其他人的神情,愤恨甩袖而去!大伯连连解释,说我太小还不懂事。父母补充说,我这个独子被娇惯得不成棱角了!奶奶则颠簸着小脚,穿梭来去,说着敬请人家见谅的话。   二伯缩在厨房不答言,二妈在后面喊叫着,追逐着我……   我一口气跑到了玲的家里。看到的景象却是:骨瘦如柴的玲在喂牛,玲的母亲头发白了许多,玲父亲的眉宇绷得更紧了。玲的弟妹见到我,用陌生的眼光打量着,再也不肯叫一声哥哥。   “爸,妈!”我一出声就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被什么卡住了。   “孩子,回去吧,我们全家会记住你这个好儿子的!”玲的父亲开口了。   玲的母亲亲手下厨包了我最喜欢吃的饺子,算是告别。“你好我才能好!”玲两眼红肿,哽咽着说。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一下紧紧搂抱着她,任泪水恣意纵情地流……玲搓着衣角,一直送我到村头的坡上。      四   又是成熟的九月。   二伯的果园里少了玲母亲的影子,我封箱也心不在焉。周围的人各执其事,再也没有人拿我开涮了。我的生活死气沉沉。死气沉沉不代表我的不幸结束,而真正的不幸其实才刚刚开始……   婚期定在十月一。婚礼前夕,我去见玲最后一面。一路上,我都想好要对她说的话,带她私奔,带她离开这里,和她远走高飞。她的背叛彻底粉碎了我的憧憬,大着肚子的她说她的预产期是国庆前后!   生于尘世的我能怎么样呢?踉踉跄跄走出村,费劲地爬上坡,眼前一片黑暗,我终于忍受不了玲嫁人怀孕的打击,晕倒在和她嬉闹过的天地间……三天后,我醒了。她女儿出生的时刻,也是我喝交杯酒的时刻。   婚后,平静了两年多。人在变,环境也不例外。我的四轮倒换成卡车,这一切源于大伯的良苦用心。而对二伯的感激,丝毫没有减少。倒是二妈有意疏远回避我。当我问及玲一家人的概况,二妈总是说我过好自己的日子,别操人家的闲心。   话没落点,玲的母亲有天就来了。   我还是习惯地叫了一声妈,玲的母亲有点别扭,但看得出,对我的疼爱和思念与日俱增。她拉住我的胳膊,第一句就说:“孩子,你瘦多了!”我说不要紧。问她家里还好吗?她说老样子。我说那就好。打探玲的生活时,二妈迫不及待打断了,末了还说我别再无事生非。恰逢二伯回来了,原来玲的母亲是借钱来盖房的,我从包里掏出五千元的现金,让她别见外,先拿着。   她说我的心意她领了,可这钱她千万不能要!二妈从柜子取出一沓,说不够了再取,二伯已推来车,准备送她一程。我对二伯说让我这个“儿子”代劳吧!鉴于妻子在身旁,玲的母亲一再阻拦,还说不为难叨扰我们。我发动车说不妨事。   半路上,我又问起玲的处境?她说其他都好,就是玲的孩子弱智,跑遍了各个大医院,就是不见好转。我说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我还是他们的儿子。送到坡下,她说看到我过活的很好,就安心了。她走远了,还一再叮咛我要多增加营养,别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泪眼婆娑中,我也祝福她老人家多保重。   回家了,父母和儿子在等我吃饭。妻子一脸迷惑,问我那个半老的中年女人是谁?父亲假装逗孙子,母亲低头一言不发。我夹起菜,咽下说她曾是我的“干妈”。妻子问我不是有干妈吗?母亲接上说好几年前那个女人认我做的“干儿子”。妻子更是莫名其妙,问我在哪里认的干妈,她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置之不理。      五   一个月后,二伯来家。他带来一个噩耗,玲的父亲在路边捡树枝,被酒后驾车的司机撞倒,当场而亡!   “那她母亲呢?”我焦急地问。   “受了重伤,在医院疗伤!”   “玲呢?”我打破沙锅问到底。   “在家照管弟妹。”二伯面无表情。   妻子从我眼里看出了苗头,母亲没有食欲了,父亲更是心事重重。   我得去医院一趟!迅速出了家门,撇下了呆如木鸡的二伯和父母妻儿。   二伯紧追出来:“辉,我陪你去!”   病床空无一人。好心的护士告诉我,玲的母亲已于昨日出院。我横冲直撞的样子一定吓到了路边许多人,此时此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心里只是旋转着,玲的母亲究竟怎样了?还有玲,爱情带给她的打击已够残酷,外加亲人的离去,柔弱的她能支撑下去吗?   火炉红彤彤的,而我的心无比冷却。玲的母亲半躺在炕上,弟妹围坐一团,我叫了一声妈,就泣不成声了。   玲的母亲伤势确实不轻,听出是我的声音,欲起身招呼我坐炕沿。   “妈,别管我……”心痛的我连话都不会说了。   “好好养伤,孩子们需要你。你要是走了,她们可怎么办?”赶来的二伯几多安慰。   玲的母亲已悲痛欲绝,她说对门那个男孩死的太冤枉了,妻子再有两个星期坐月子,没有想到因为自家而影响得别人不能安生。我让她先别多想,事情既然发生了,总要面对。她低沉说她会挺过去的,就是搭上人家儿子的命,她交代不起啊……我和二伯相对无语。   隔了一些日子,我再来到玲家时,门上已挂了锁子。   随后听二妈说,玲的母亲恢复正常了,玲的痴孩也走路上幼儿园了。春去秋来,路过玲的家门口,我又不免深情地望上一眼,那把黑里透明的锁子锈迹斑斑。   二伯在去果园途中突发脑溢血,送到医院医生说准备后事。流泪满面的我在他床前守着,回光返照的那一刻,睁开眼睛的他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玲其实已经对我感激不尽了,她说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和我有一面之缘,再就是我当了她妈三个月的儿子。尽管无份,尽管结果不尽人意,但我带给她的,足够她享用一生。   我说我这个儿子做的不够,我说我这个儿子不称职,她对我的爱意,以及她父母对我的恩宠我受之有愧。二伯让我别自责,还说谁都没有错,错在老天,错在命运。二妈知道我放不下,说玲在一个工厂上班了,依旧是家里的顶梁柱,不过是无比艰难带领弟妹继续向前走……      六   星转斗移,这次在我们街道的饭店见到玲的母亲,已是我们分别后的十余年间了。   “妈,您还好吗?”玲的母亲在后厨刷洗盘子,我的到来惊扰了她的麻木。   “哦,是辉啊,看我这眼睛,真是不管用了。前几天你来,我怎么没有认出呢?”她用围裙擦掉满手的泡沫,取来电壶,往杯子倒水。   武汉专业治癫痫的医院佳木斯癫痫病医院费用淮北哪里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开封哪家癫医院专治癫痫病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