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丹枫】校长培训取“真经”(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18:48

一、吃小亏是为了占大便宜

1995年秋,省教委安排全省职业高中、职业中专的校长轮流培训,地点在河南职业技术师范学院的老校址。

为我们讲课的老师、教授们,知识分子味道特别浓,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最需要什么;他们所讲的内容与我们所需要的东西相去甚远。所以,尽管他们准备了丰盛的大餐,就像主人不知回民不吃猪肉却准备了一桌丰厚的荤菜而没人动筷子一样,我们都感到乏味儿。他们讲得满头大汗,我们听得大脑乱转。不过,我们听课和学生听课还是有区别的,我们可以自带一杯茶水,困了还可以抽烟。

我们需要什么?每年中招的“招生大战”,我们要与普高争生源、争地盘,处于劣势的农村职高怎么办?我们需要提高硬件建设水平,改善办学条件,钱从哪里来?等等。当然,这些需求,不是校长培训的内容,也不是老师、教授应解决的问题。

但是,课堂上学不到的知识,我在课外学到了,而且还是“真经”。师院老址离新乡市中心还有一段距离。每每吃完晚饭,我们三、五结伴往市中心方向散步,边走边聊;当然,所聊的内容还是三句话不离本行,其核心就是一个钱的问题。其中有位校长的话,真可谓是经验之谈,对我的启发也最大。

他认为,爱哭的孩子多吃奶;婴儿一哭,妈妈就会把奶头塞进他嘴里,不哭,谁知道他饿不饿呀。你没钱,你得“哭”,“哭”就是要奶,要奶就是要钱。但是,要钱也得看哪里有钱,就像婴儿在爸爸面前哭没用而在妈妈面前哭有用一样,首先得看准对象。现在,凡是管钱的单位,到年终岁末时,或多或少都有一点按计划没花完的余钱,这部分钱,谁要去归谁。从中央到地方都一样。他还现身说法,作了经验介绍。他说他有一个战友,曾是天安门前升国旗的旗手之一,他通过这个战友联系到某单位某领导,头一年就要了15万,第二年又要了20万。他还补充说,这些按计划没用完的余钱,一般不准转到下一年度,必须上交国库,所以,管钱的比讨钱的还着急。这就是机会。至于如何操作,那就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末了,他又说,前年春节前夕,中央的一个主要领导在反腐倡廉会上说:“请大家春节期间不要再到中南海来了;”他说,这可是央视播过的呀。到中南海干什么?拉关系呀,然后通过关系要钱啦,跑官啦。这位领导人的话,实际上成了一个暗示,所以,这时大家才明白,有人公关攻到中南海了。然后是这两年省、地、县各级政府都跑到北京建立办事处;为什么这么做?不说大家心里都明白。

听他的经验介绍,比听教授的讲课过瘾得多,所以,我就赞美了他一句:“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回来之后,我立刻把他的经验附诸实践。我首先盯住的是县教委计财股,因为它是管钱的。所以,元旦前一个星期内,我有事没事就往那里跑,与股长、副股长和办事人员聊天,套近乎,说一些自己穷得快没裤子穿了之类的话。果然,不久我校的账户上就多了1.2万元。

为了感谢,也是为了下一年这项活动更好的开展,春节前,我亲自带领两位下属给他们拜年,并送上一张贺年卡。

二、有钱好办事,有权是大爷,没钱没权是鳖孙

由于操作不当,要钱也有失败的时候。有一位在郑州发展的熟人,联系到省政协的一位领导,我想通过熟人从这位领导分管的口子里讨一点年终余款。

省政协大门口,有武警荷枪站岗;五星红旗在高高的旗杆上迎风飘扬,给人一种庄严、神圣的感觉。虽然是冬季,但阳光灿烂,所以,心里还是暖融融的。有熟人领路,进、出都很方便。在领导的办公室,与领导作了简短的交谈;这位领导很年轻,态度也很和善,他说可以解决一点,但我们学校与省政协不能直接进行经济往来,叫我拿一份县教委的文件。我表示同意,说明天回去拿。

当天的晚饭,是熟人买的单。吃完饭,熟人就带我们去澡堂里洗洗澡;洗完了,又在桑拿间里闷一会儿;闷完了,熟人说到楼上请小姐按摩一下,我说我不习惯,熟人就把我安排在二楼的单间里休息,并叫来一个削脚的师傅为我服务,然后他们才上楼;他们走后,我把削脚师傅也辞退了,因为听说削一次脚要70元,觉得这是浪费。这是一间狭窄的单人间,几乎没有活动空间,除了一张硬板床,其余什么都没有。我躺在硬板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总是乱糟糟的,与在反贪局睡长沙发时的入眠状态简直没法比。

他们睡在哪里,对我并不重要。第二天天一亮,我就打道回府;县教委对我的工作非常支持,专门为我校发了一期红头文件,一共印了六份,一份他们存档,我拿走五份。但文件送上去后,如石沉大海;追问熟人几次,他总是和我打哈哈。

过后我想,他哪里只要文件,他更注重的是文件以外的东西。其实,他的想法我心里也很清楚,但我口袋里没那么多东西。曾经有人说我是“苍蝇刁不到半个米”的人,说我是“小气巴子”、“吝啬鬼”。然而,谁有粉不会往脸上搽呢?更何况这是吃小亏占大便宜的事呢?关键是我拿不出来。

我继续按照从培训班学来的“真经”去做。这回盯住的是县财政局,财政局里有我的一个远房亲戚。这年元旦前几天,我到他办公室去叫苦,想找他借点钱;这当然是有借无还的事。效果不错:第一次张口,他就借给我2万,第二年他借给我3万。每次借完钱之后,也就是请他吃顿饭,也没送什么红包之类。现在想起来,还有点过意不去。

俗话说:“朝中无人莫做官。”这话不是真理,但很有道理。我以为,它至少包含了三层意思:一是没人拉你做不了官,一是没人帮你做不好官,一是没人兜你出了问题丢了官。只有大小做过官的人,对这句话才有更加深刻地理解。

因为我校与县财政局没有直接的账目往来关系,只能把钱戴帽拨到县教委计财股,计财股再把钱转到我们的账户上,但计财股往各校拨款,必须有主管领导的签字。看起来管理非常严格,但实质上露洞百出;这就好像在本来可以直通的放水渠道上设置了重重障碍一样,水路拐弯越多,说明水路拉得越长,结果水流失的也越多。在经济领域流通渠道上,设置了重重障碍,本意是为了预防腐败,却不知这恰恰给大大小小的腐败官吏创造了天赐良机。我的那个远房亲戚电话告诉我,我借的钱他以经拨到县教委了。可是我从公历的元旦一直等到农历的腊月二十六,就是不见钱到账。最后,我不得不一边在心里骂“王八蛋”,一边让会计用信封装两千元给他送去。水到渠成,钱到闸开。这时,有一个和我一块儿借钱的高中校长,问我的钱来没来;我说“表示”了才来。我听到电话的那头也在骂“王八蛋”。

有些人穿着西装革履,看起来人模狗样,可做起事来让人恶心。这类人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只要见到钱,无论是公家的,还是私人的,无论是大额的,还是小数目,雁过拔毛,抓着他就要刮一点。我断定这类人中的大多数没有什么好结果。果然,第二年夏天的一个夜晚,那个在教委主管后勤的副主任在县南关医院大门口,因女人问题被人打得鼻青脸肿。同情的人没有,幸灾乐祸的人倒是不少。

河南哪家癫痫医院好成人癫痫治疗需要多少钱癫癫痫病人发作时该怎么办荆门哪家癫痫医院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