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柳岸•春】这个春天,我有一抹忧伤(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4:32:32

一、女儿篇

没儿子之前,女儿就是我的全部。

那时,日子非常清苦。我上班了,女儿要么一个人在家里游荡来去,要么跟我吃住在厂。待到放假,本该带她出去游玩,做完家务,再把地里活一干,已经累得精疲力竭,谈何而来的散心享受?

那时,最大的心愿,就是经济上一个层次了,好好的用吃喝玩乐弥补女儿。

事实却是,女儿都大学毕业了,作陪娃的次数却寥寥无几。

前年她出省那阵,以为只是暂短的离开,等到一年没回来,心里逐渐有点失落。今年,她还在异乡,当时感觉不仅是飞走了,且越来越令我遥不可及。

这时,才发现,我心里那个小小的梦儿,已到了婚嫁的年龄。

难过时,期盼快点熬,真正过去了,却异常怀念。

尤其是前几天,一次无意的的聊天中,她居然叫了我一声妈,叫的我恍然想起,她也是我身上掉下的肉。

也许她和儿子相隔的距离太大,以致于如今的我,忘了和她相依为命的那段岁月。

那段时光,爱女儿绝不亚于爱儿子这会,那段时光,其实才是付出了真心。因为,她是老大,又是我爱情和婚姻的开始,自然倾注了热情和激情。

过了爱她的心境,却一如既往的疼惜她,甚至比儿子更加挂念她。

在外的日子,不好过,也孤单,更没人支撑。就那样让女儿两手空空,且千里迢迢寻梦,不揪心是骗人的。

麦田的荠菜醒了,也到了草长莺飞的季节,以往,娘两趁着空闲一起踏青追梦。现时,棚里的草莓红了,金黄灿灿的油菜花也快开了,而我捎带着儿子出村,情不自禁思念起屏幕那边的女儿来。

每当有人给她说对象,我既高兴又痛苦。养了这么大的女儿一刻钟就被人家娶走了,灵魂处肯定舍不得,但又渴望她被那个命定的男孩子带走。

那才是她的归宿。那样,我也放心。

所以,每隔一段时日,就由不得问及,谈下没有?随后说,有知心的,就嫁了吧!

她总是憨憨一笑说,不着急。

而我明知,再呆不了几年,她就成了人家的媳妇。

因此,做好了种种准备,那就是,她要是回来,先给她做一桌子好饭。其次,带她四处转转,让她看看周围的巨变,再和她睡在窗户跟前,对望星月,说着儿时的趣事,以及探讨未来的路,该怎么走……

都说,女儿是妈的小棉袄。生她不悔,养她不怨,若说不公平,也是我这个原生家庭和如此不堪的婚姻毁灭了她。

自责,愧疚一起袭来,却再也回不去。

哭过,恨过,转过身,依然得向前走。

比起以前,是好多了,可我没法释怀。说到底,往事并不如烟。

这个春天,是有了浓郁的温意,我的心头,却掠过一丝淡淡的忧伤。

大概,我不该多愁善感,大概,我该彻底作别过往。

不管怎么,娘俩好,啥都好。

二、儿子篇

半个夜晚,都没睡踏实。

天朦胧黑那会,整理好儿子的书包,什么喝水杯子,毛巾,算盘啊一律装进去。唯恐他荒唐,也把橡皮和铅笔多装了一些。

一切收拾妥当了,依然不放心,又拉开检查了一遍。

昨天,他嚷嚷着要放孔明灯,没到夜幕笼罩,他就困乏得挨着枕头睡着了。今晚才说好好的许愿,午饭过后,照旧找周公去了。

脱下他的脏衣服,抚摸着他的头发,再亲吻了一下他的脸蛋,一股幸福感顿时溢满心田。

明天开学——这半年也是幼儿园最后一学期。过了整六岁的他,已经挣脱了我的怀抱。那个出生三斤,且身高不足四十公分的小不点,就这样伴随着我的辛苦长高长大了。

欣慰和轻松一齐袭来,灵魂处的满足也自然地在所难免。

前阵,和我同年结婚的丽的儿子订婚,和我同岁的红,去幼儿园时,也接送的是孙子。

我是迟到太阳落山了。因此,当初生儿子时,大家一致说,图啥要紧?再加上难产,母子双双病危,大家更是悲哀地总结我重男轻女。

我无法言喻。也没有特别充足的理由解释。但结到这一蔓瓜上,我愿意倾其所有,直至豁出性命。

没有人知道,以前的我,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也无人理解,曾经的我,是何等的无望以致绝望。我没想和谁比,只是很尽心地埋头苦耕,可老天陆续将我生命的亲人和爱人掠夺去,却剩下一滩残局让我收拾。我已认命了,他却还不放过,不服气的我,当然想从他讨一个公道,如果越努力收获越惨败,如果真是我上辈子作了孽,那么,今生偿还后的我,为何不能做一具行尸走肉?

麻木堕落,也是一种活法,随便无谓装傻,也没什么不可以。

再去寺庙上香时,大家都积极主动磕头,唯有我,不屑地站立一边。一旁的大师,不解地问及,难道缘主没心愿?

我满腹怨气且心冷如冰地说,即便给予,也不会要。

大师说,你命里本没有,何以要储存不满?我更来气了,没有就应该给人做陪衬么?大师微微一笑,说,强求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说,起码有心劲活。

儿子余辉就这样来到我的世界。

只要你认为值得,便去拿命换取。九九八十一难,我逐个扛过。回来的,虽不是过去的自己,我却会以另一副全新的面貌迎接生活的挑战。

从温箱抱回儿子,已是两个月后,就这半岁,疫苗跟着导致高烧,签字的手尽管颤抖,却还是含泪配合。

两岁了,因为哮喘,往返于县城。各个医院跑遍,各个医生见过,那种花钱不见得好转的迹象,成了我的无限恐惧。

撑着,熬着,到了他三岁,附近一个老医生好歹能控制住他的病情了,这就叫我喜极而悲。

这一结缘,便到了儿子六岁。

六岁的他,活蹦乱跳,神采飞扬,而期间的疼痛,只有我深深体会。当红问我,是否后悔花了巨债生了个大负担时?我顷刻沉默了。

后悔也许有过,却不想留有遗憾。

看着丽和儿媳站一起像姊妹花,很是羡慕,再看着我带着儿子极不相称的年龄,也曾黯然神伤过。

而既然勇敢地下定决心,就该殷实胆大地向前走。再说,老天那么意外地开恩了,若是打退堂鼓,岂不辜负了他老人家的一番怜悯和眷顾?

就在我心潮起伏的空隙,儿子揉着眼睛醒了。

他示意我侧身。凑到他跟前,问,咋了?

他说,几点了?我说,夜半。他撅嘴叹气说,又没放孔明灯。

我说,明晚吧!他突然搂住我的脖子,继而吧嗒亲了一口说,妈,你猜猜我许了啥愿?

我笑着摇头。

他甜蜜且无暇地幻想说,妈,我的愿望是不准你老,也不准你长白头发。

就凭这一句不准你老,纵然生他养他所受的千般万种酸楚,我也甘心咽下。就凭这一句,不准你长白发,我对他这六年来,以及以后的无数个六年的风霜雪雨,一概持无所畏惧的姿态。

山东好的癫痫医院洛阳哪个医院治癫痫病最专业湖北医治癫痫病哪个医院专业?癫痫发作时的症状是什么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