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春秋】黄土地的传承(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13:25

多年以来,我被一些片片断断的历史记述迷惑着、诱导着而失去了对历史原来面目的认识,相互矛盾的记述造成我心中迷雾团团,使我久久地困惑,失去了自我认识的定位。后来我才明白,这是因为我的无知和孤陋寡闻。之所以无知和孤陋寡闻,不是因为我疏懒不好学问,而是由于我所处时代的极端所导致的知识断层,国门没有完全开放导致的信息阻隔。

我第一次知道黄帝陵在陕西不是历史老师的传教,而是政治老师在讲授中共党史时说到党内第三次路线斗争的制造者张国焘走上彻底背叛革命,是借祭奠黄帝陵为名。黄帝陵的具体所在,政治老师没有说,也不得而知。其实当时老师既没有说的必要,我们学生也没有知道的兴趣,师生共同关心的是路线斗争。多少年以后也方才知道,黄帝陵在桥山。

炎帝何在呢?照样不得而知。我们说自己是炎黄子孙简直说溜了嘴,炎帝的位置排列还在前,而炎黄子孙竟无知于此,不知炎黄二帝在天之灵作何感想?

再后来,寻根热大起,既而旅游热大起,历史人物的出生地、活动地、归宿地,甚至有关他们凭传说而流传的只鳞片爪,都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兴趣;加之考古发现、历史研究成果的不断问世,为旅游热增添着色彩,人们的兴趣也不断地被丰富着。史无前例规模的寻根祭祖,也激发着人们的想象。

就在距我咫尺的新郑,据《庄子》“黄帝见大隗于具茨之山”的记述,兴建了颇具气势的黄帝宫,海内外来祭奠的炎黄子孙络绎不绝。我的家乡禹州市的朋友告诉我,其实黄帝的出生地在禹州(曾名禹县)境内。黄帝的诞生地是具茨山,具茨山沿新郑、禹州、新密接壤处自西而东逶迤几十公里,面禹州为向阳,面新郑、新密而背阳。中国人历史是向阳而居,哪有背阳而居之理?不过是新郑先行抢去而已。历史学大家钱穆也曾说:“具茨山大概在现在的新郑西禹县北。”向阳而居也好,背阳而居也罢,黄帝诞生于具茨山应该是肯定无疑的。原来我们的先祖就在于此,我们的根就在于此。接着我又得知,在陕西距离黄帝陵不远的宝鸡市,与黄帝陵相互守望的还有炎帝陵。我于是便痴痴地想,中华民族叶落归根的思想和习惯是否便诞生于炎黄?讲究叶落归根的民族的祖先,又何以都落葬陕西?难道他们也和后世子孙一样怀抱好男儿志在四方的弘愿,行足四海去为后世开拓繁衍生息的乐土?难道陕西就是他们创造了中华民族远古文明的辉煌之地?难道和辉煌相伴、与文明同在是他们永久的心愿?陕西黄土高原和我们现在所居住的千里中原究竟是什么一种关系?

曾在大陆备受冷落的国学大师钱穆的《黄帝》一书,回答了我的疑问。《黄帝》形象地描绘了一幅炎黄部落生息发展的轨迹图——炎帝先黄帝而发展,有着先进的耕作技术,为各部落之共主,但后来却面临着被蚩尤吞并和取代的危险。在这一消长过程中,原来处于游牧状态的黄帝部落,因学会农耕而强盛,炎帝求救于黄帝,黄帝便渡过黄河,穿越王屋山,名正言顺地一路开展了对蚩尤部落的讨伐战争。首先掌握了炼铜技术的蚩尤部落“用兵无已,诛战不休,并兼无亲”,频繁地向外扩张兼并,侵凌弱小,使黄帝的征讨具有了无可争辩的正义性。黄帝部落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发明了战车、弓箭、风车,讲究兵法、阵法、行兵布阵,先是大战于“阪泉(山西解州)之野”,剪掉了蚩尤的羽翼,收服了炎帝部族,经过大小七十一站岗的反复绞杀,双方终于在涿鹿(亦山西解州境)展开了惊天地、动鬼神的大决战。

善于用火的蚩尤部落首先把火攻引到决战的战场。由于对气候十分敏感而对气候变幻掌握得相当准确,他们选择在雾霭濛濛的日子燃起大火,大火势起,火焰涨天,烟雾匝地,浓烟迷雾和山林瘴气熏得人头昏目眩,形成了“兴云雾,祈风雨”,“征风,召雨,吹烟,喷雾”的神奇效果。此时,装饰成“铜头铁额”奇形怪状、手持“剑戟戈矛”锐利武器的蚩尤兵士,蜂拥而出,向黄帝部落发起进攻。黄帝部落依靠指南车辨别方向,排兵布阵阻挡蚩尤部落的进攻锋芒,利用弓箭远远地射杀敌人,最终以活捉蚩尤、砍下蚩尤的首级而结束了连年的战争,取得了共主的地位,统一了各个部落,开创了中国历史的农业文明和政治文明,为中华民族文明大厦的建造,铺砌了坚实的基石。

后世人看待这一段历史,首需拨开历史传说和记载的迷雾,剔除天人一体的迷信。在决定中华民族历史命运的过程中,先祖们认识和利用自然规律,需要付出多少献血和生命的代价?先祖们迈开人类文明的脚步,该如何战胜人类自身的弊端、克服人类先天的缺陷?

当时河南中部以东多水沼泥泽,不利农耕,黄帝部落从游牧转向农耕,也经历着“路漫漫兮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寻找。黄帝部落从河南中部沿黄河溯水而上,到山西、陕西寻找栖息之地,在寻找中丰富着发展着自己,又在同蚩尤的战争中壮大着足以自我保护的能力,也奠定了民族统一、融合的政治基础。黄帝的文治武功中,包含着炎帝文明的基因,是炎黄二帝共同揭开了中华文明新的一页。细想想,中华传统中难道没有蕴含蚩尤部落文明进步的科学基因?

1989年,我和朋友一起西上西安。所谓西上,确实一点都不含糊。那时还没有高速公路,我们所乘的汽车在迎面而来的黄土高原的千岭万壑中穿行,岭越来越高,沟越来越深,坡越来越长,黄土高原一下子向我们敞开了胸怀,雄浑、粗犷、冷峻地展露着。我倏地想到,这里真是设伏的好地方。古代的道路大都在沟内,战事蜂起,两军对峙,当敌人行军至沟内,前截后堵,两边设下伏兵,沟内的敌人焉能不败?我顿时明白了当年长征的红军为何选择了延安作为目的地,汉唐为何选择西安作为首都,也明白了千里中原为何成兵家必争的四战之野。千里中原并非千里平原,豫中以东才是千里平原,豫中以西就是千里高原,高原与平原接壤处,往往就是理想的战场所在。明白了这一层,再看那高峻的丘陵,显现出千年万年的悲怆和苍凉。

十年后,我在一位学长的陪同下去山西运城寻根。我从有关材料上看到,我的先祖因晋文公的儿子封于运城闫地而得姓,到运城寻根,便成为我的一桩遥不可及的心事。一次和这位学长说起,这位已调到三门峡当记者站长的学长笑了,他说这太容易了,从三门峡过河,一条国道直通运城,不到半天就到。从地图上看,也确是如此,我不禁自惭于自己地理知识的欠缺,也深感四体不勤、懒于旅行的不足。后来成行,到运城下车我就立刻有了认同感。我的家乡把羊杂汤称为“羊杂嗑”,我反复思索一直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的叫法,不明白字该怎么写。运城入城街头,高悬有“羊杂割”招牌的小饭店,我顿时明白了家乡“羊杂嗑”的来源。“羊杂割”之谓,犹如豫北的“羊杂碎”,这里的碎,做动词用,有切割之意。我随后问接待我们的山西日报运城记者站的同行一些我家乡土话在运城的叫法,竟也大多相同。从一些土话的叫法,很容易找到人的渊源和联系,就像全世界无产阶级能从《国际歌》的歌声中找到自己的兄弟,土话就是人寻找乡愿人脉的密码。

从三门峡至运城,一路上也是黄土高原的沟壑相连,黄土高原紧挨着中条山,中条山下便是滋养了夏、商、周三代文明的盐池。盐池的风光,大致如柳宗元笔下所写“沟塍畦畹,交错轮蜠,若稼若圃。敞兮匀匀,涣兮鳞鳞,逦弥纷属,不知其垠。”稍有不同的是,沟塍畦畹间多了些笨陋的机械。其实,在我的感觉中,盐池更像一位衣衫褴褛、满面沧桑、举动迟缓、步履蹒跚的母亲,用自己永不枯竭的乳汁,不辞辛劳地养育着儿孙,任何动人的描绘都没有当时身临其境、心灵的感受那样强烈,那样震撼,那样刻骨铭心!

山西日报运城记者站的同仁虽然热心地帮助我询问搞运城地方志的乡党我们闫姓的得姓之地的具体所在,我仍然没有得到满意、理想的答案,在失望中离开了运城。但是,一个十分古老的话题从此就不断地困扰着我: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西去山西,西上陕西的感受,渐渐地融合在一起,我的目光,也始终打量着这两块古老的土地,我对家乡,对千里中原的感受,也因此明显地强烈了。

在我的家乡,有着悠久的从山西老槐树底下迁来的传说。从山西到河南,串连我的先祖之地和我现居之地的是黄河,黄河就像一条历史的纽带,串起了民族的古往今来。浑黄的黄河裹挟着黄土高原的历史积淀,不断地充实着千里中原的厚重。是黄河搬来了黄土高原,抹去了远古的水沼泥泽,铺设为千里平原,为炎黄子孙开拓出一大片生存栖息的沃野,千里中原就是黄河冲积平原。得中原者得天下,欲得天下着比先得中原,千里中原成为兵家必争之地,成为枭雄们逐鹿的历史舞台。

黄河带来了炎黄子孙的生存栖息的沃野,也带来了炎黄文化的精灵,沿黄河而下,在千里中原飞散、繁衍、扎根、开花、结果。作为中原古老文化的遗存,河南的地方戏剧是最为突出的标识。河南的地方戏剧始终保持着文化的普世特点,从民众中兴起,也在民众中延续、发展,民众始终是地方戏剧枝繁叶茂的沃土。河南民间对戏剧曾有这样的评说:粗越调,细二黄,论听还是梆子腔。越调,从字面上看应当具有越的风格,其产生地历史上属楚;二黄,其实是京剧的一个品种;最具本土特色的,还是豫剧——即梆子腔。梆子腔,应当是黄河文化的一个重要品种。以往,梆子腔也叫河南梆子,应当和山西梆子、秦腔同属一个源流,从他们那激越、辽远的演唱风格便可明白他们之间的渊源。河南梆子、山西梆子和秦腔,都不是唱出来而是用粗喉咙大嗓门吼出来的。在陕西,眼下不是有“三千万汉子怒吼秦腔”的自谑吗?

是的,豫、山、陕三省的历史积淀太丰厚了,这种积淀时不时地成为一种因袭的重担,阻隔着人们对历史的新追求,使得这里前进的步伐太过蹒跚。踉踉跄跄的人们眼望着外边世界的缤纷,耳听着东南沿海驶向大洋的轰鸣,再回首打量这里历史的洪荒,热血汉子们怎不怒吼呢?毕竟是创造了历史文明的炎黄的后代啊,又怎会甘心在新时代的落伍?吼出黄土地的高亢与激昂,吼出生命的力度与质感,吼出对未来的渴望。在他们的理想中,未来一定是高亢激昂的,黄土地也一定会有新的辉煌!

我曾在豫东黄泛区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1941年蒋介石妄图炸开黄河阻挡日寇对中原的进犯,结果使豫东大平原一片泽国,侥幸存活的人们纷纷外逃。令人不解的是,豫东紧靠着富裕的江南水乡,从地图上看就是一步之遥,抬抬脚就过去了,但江南却不是人们选择的去处,豫东人选择的是西去黄土高原,沿着陇海铁路一直西上,陕西自然是人们的首选之地。1989年那次在西安,我完全没有在西安之外其他城市里的感觉,就和在郑州差不多,遇上些年长的年轻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几句河南话的交谈,他们就立马恢复了河南腔的原汁原味。在一些大商场里,几乎可以毫不费力地分辨出营业员们的豫东腔或豫西腔。这种现象使我惊讶,不禁联想起豫东黄水之祸时人们的西逃。豫东人当时凭什么选择了这一逃难方向?是人们西高东低的基本判断,还是祖先遗留的基因密码的启迪?

我也曾听人们一半认真一半玩笑地说,河南话是西安的普通话,我也见证了河南话在西安的地位,来自西安的小品明星郭达在郑州做客时也曾说,他在郑州感到很随意,满街的河南腔消除了他的陌生感,因为小时候在学校里在街道上,谁要是不说河南话就揍谁。可见当年西去的河南人之多,已到了喧宾夺主的程度,颇有些殖民主义甚或帝国主义的味道了。我感兴趣的是,人们为什么这样顽强甚至野蛮武断地保护着自己的乡音?恐怕不仅仅是单纯地保持着对家乡的怀念和依恋,难道乡音里也包含着遗传基因的密码,保护乡音就是为了保护那些密码?

我又想起我的根脉所系。也许我的先祖曾跟随着黄帝离开淮河流域去西征,完成了历史的任务后落脚于盐池。三百多年前,我的先人把象征我生命的符号,又带回到淮河流域。三百多年来,先人们在黄淮河流域辛勤地耕耘、繁衍,生生不息,生命的薪火在几十代人身上传延着,把积累了三百多年的生命能量注入给我,激起我对命运的抗争和对生命新的意义的追求,这种抗争和追求,又把我带到位于黄河大平原上的省城郑州。这是人生的回归吗?是为了让我实现这个回归吗?难道西去是为了求生存,东来是为了发展吗?

癫痫病发作的表现癫痫病为什么会口吐白沫江苏治疗癫痫病的医院有哪些?老人癫痫去哪治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