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我爸躺在病床" />
【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江南】生命的歌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3:43:23
破坏: 阅读:1903发表时间:2013-05-03 12:43:04
河北石家庄治疗癫痫医院 30px;">
摘要:我爸躺在病床上昏睡,嘴半张,打着很重的鼾。梵呗轻唱!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

我爸躺在病床上昏睡,嘴半张,打着很重的鼾。
   医生讲是可以出院了。我们姐弟和医生说这不吃不喝光睡,这样出院不是要出事么,再呆几天吧,或者就好了。
   医生跟我们说,病人是骨折开刀。现在骨头的的问题解决了,查下来身体各方面也都正常。这躺着也不是办法,不如回家静养。
   我爸半张着嘴打很重的鼾。就这样子从区医院呼呼到家,再呼呼到乡卫生院。转眼就又是一个星期。
   我妈的说法,我爸是累了。他样样农活都拿得起来,“出身不好么,工作组来生产队时,起先都是盯着他,最后没一个拿他不好的。收稻,他把各人挑来的稻叠船上,还自己挑,不比人少挑。竟是一个人做几个人的活;冬天罱河泥,最冷天总是他去。罱泥网下去,拖起来网杆上就是冰,冷到手麻木,还醒痛十指连心掉眼泪。”
   我的印象里,我爸是没有空的时间的,就是大年夜他也要去修桥补路;下雨天休息,他要搓稻草绳。常年搓不完,以至我很小就学会了搓绳。我爸把他连同我幼小的手搓出来的绳交生产队完成他的“义务工”,别人就夸我搓的绳好,我爸就笑笑说不好。我那时不懂事,现在想我爸的笑是高兴呢还是伤心。他是个读书的。他的一身尼制服,从不敢拿出来晒的,“后来我拿出来晒了想叫他穿,都灰了。”我妈妈一直讲起这事,边讲还边笑。
   可是爸,你已经睡了三个星期多了啊。再累你也该醒了。是不是,爸!
   “我在哪,我,我,在外甥囡家里。”我爸回答问他的人。跟他说了几十遍在医院了,他就是不记,在什么地方都说的,就是不说自己在医院。桌子上,电子念佛机轻声不断的唱着《大悲咒》。“就这个你不能停,一停他就会叫。你问他,他也能说是《大悲咒》。再和他说你不是天天念的,现在会念吗,他就说忘记了。说完就憨笑。
   念佛机是我大姐专门拿过来的。我爸睡得香么,其实就是昏迷吧。我大弟陪夜,他一定要回去,还打人。我大弟没法了,就让护士用绳子绑住手。他就骂。后来昏得越来越厉害。我把《大悲咒》存手机,到医院往他耳边放,问他这是什么。他会安静的笑道:“大悲咒!”然后念观世菩萨圣号。再沉沉睡去。“他只能辨这个咒了。”我妈说。手机我走时要带了走的。于是,我姐就把家里的电子念佛机拿来了我把音量调到低低的,放在他的耳边。
   梵呗轻唱!
   “照例七十几岁的人还不至于,八十朝外,甚至九十多岁的老人家我们都动过手术,一个多星期最差的也能动动了。象这种样子我们倒是没看见。”区医院的医生曾这样说。
   我爸就那个样子,半张着嘴昏睡,仿佛跟医生在说,没见过是吧,这回让你见一见。
   “做枯料人啊。平时看着健,一有事就顶不住了。”来看的人都是这句话。
   “爸你多大年纪啊?”我又问。
   我爸略停一下打鼾:“多少,我记不起来了。好象是18岁吧。”
   我妈和我娘娘一起笑着流泪:“刚刚问他时他说是二岁,一会又说是四十岁。”我妈说。
   我父亲只管昏睡。电子念佛机不停的唱着梵呗,庄严的梵呗!我跟着,默默的唱!
   那几天,我下载了一个“醋我音乐盒”,我找到“天使之城”的全部音乐,戴了耳机一遍遍的听。边听边工作。“天使之城”是我喜欢的乐队,温柔清纯。她们的唱,好象是不去低音区;高音区呢,有时在那那条域线上贴着走走。我一遍遍的听,不需要想起,那几天,我的心里全是我爸爸。我虽然在听歌,听到感动,但我的心里没忘了我爸。“天使之城乐队”天使们和着《圣母颂》庄严的曲调哼出虔诚的“安”音,让我感动;这“安”音在天使们的口中又一变为“啊”,我跟着哼,我的心就融化在暖融融的爱里面——
   爸爸!我亲爱的爸爸!
   我妈告诉我,昨天夜里我爸又是闹起来了,我大弟是一夜没睡;中午,我们的一个远房娘娘来看,我爸说不认识她,叫她不要胡来回去。
   “我没有,白水你别听你妈,你妈是个叛徒。”
   我和妈和娘娘就一起笑。我妈说刚才跟他说这是他的姐姐时他还要凶,骂我妈是叛徒!<沈阳的癫痫病医院那家好br />   到了黄昏,我们一家聚在病房听我妈讲爸的种种笑话!我们笑,但我们心里都重。
   我还上我的班,上班时边工作边听我的音乐!我融化在“天使之城“的“啊”里面。我弄不明白自己怎么会一点不难受的。有时会想起《普门品》里的话。我大姐这段时间给我打的电话最多。我叫她做好思想准备。她就在电话那头骂我:“白水你最不行,你对爸爸最缺少信心。我不信你的话,我信我们爸会好的。”
   “爸你说这唱的是什么?”
   “大悲咒!”我爸答的快,“白水,你和你小弟听啊,大悲咒庄严美好,天地一片光明。你们要好好念啊!”
   我答应着:“爸,你不是天天念大悲咒的,你现在也念啊!”
   我爸叹口气:“啊,我记不起来了啊!记不起来了!老了!”
   “那我们一起直接念菩萨圣号?”我爸连讲好的好的,然我们就一起念。念几声他又呼呼起来。
   我又来到病房。这回我爸神志清楚,和我打招呼。我妈和小弟正为他处理大小便。我一激动,就唱起了这几天一直听着的“天使之城”的《摇蓝曲》
   ……到天亮出太阳,又是鸟语花香……
   娘娘在一边说:“听到了,大哥,儿子在唱歌给你听?”
   我爸的脸上带着笑:“鸟语花香!鸟语花香!白水你听这鸟叫得多好听,这开得又多漂亮。好,真好!”
   “……到天亮出太阳,又是鸟语花香……”我唱着就看到我奶奶抱着她的儿子在菩萨面前发愿。奶奶求菩萨保佑她的这个儿子,她从此以后就不再吃肉了。
   我没见过我奶奶长什么样,形象是我自己想象的天底下最美最善良的样子,不是我妈说的“有点黑,比实际年龄老”。
   我耳边又响起我外婆反复的叮咛:“你妈啊,吃了那么多苦。你们长大了要好好的孝她的啊!”我点了下头。我边点头边唱!
   天上星光。阳澄湖的波浪在黑天里有点诡秘的白,我爸摇着船在波峰浪谷上颠。“你发痧,眼睛都睁不开了,你爸就摇了船把医生叫来。看好送走,回头一看你二弟,就是一口气。当时我们注意力都在你身上,没留心你二弟。你爸马上又摇了船去接医生,医生跟他说‘咦,你怎么又来了,我还没躺到床上’”我妈说什么都是轻轻的带微笑。我呢,小时听到这为二弟打抱不平。
   我们两个姐姐。我爸妈盼我盼得久,自小对我偏爱。而我,对这偏爱一直愤愤不平。“那个也是没法的,但我们对自己的儿女都是喜欢的。”我妈对我二弟媳笑。二弟媳就把我妻子一推:“还有这个人,也是你们俩个最喜欢的,以后我们不管爸了,让最讨人喜欢的来。”说着自己先掌不住那板着的脸噗的笑了——这是回家以后的事了。当时我一遍遍唱那《摇蓝曲》正唱得起劲,我妻子突然来了。看着我:“唱这么高兴,好听啊!怎么流泪了?”
   我连忙说没。一摁那电子念佛机,美妙庄严的梵唱就荡漾在一整个单人病房: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
   我妈跟我说,我大姐带来的念佛机里有好多经咒。这个“六字大明咒”唱得真是好听。
   我大姐当面说不够,电话里又来骂我了,她要我相信,我们的父亲是能挺过来的:“妈讲了路上的砖爸也要拾去;垃圾桶里人家倒的剩饭,他也把它们捧出来放河里给鱼吃,说这样就免了浪费的罪过;雪天里爸常把谷给饿的麻雀吃。白水你说你做得到?你说这么一个人不到八十就走?只要能吃就没事。我对爸充满信心,不要你瞎想。”
   我跟大姐说,要都如你这样说,天底下就全是长生不老了,我还问她怎么会吃不下去的。我大姐被我问得无话,就说这是她的感觉。
   病房里还是梵呗轻漾。我爸吵着要回去。说再这么呆下去要死了。我妈则说他在我们面前不讲,其实是老早跟她吵着要回去了。说回去了就会好。在医院里再呆下去一定不行。“今天终于和你们说了。”
   医生来查房。医生是我熟悉的。他跟我说这也希罕,什么事都没有,就是老这个样子。“看来真的是你说的这后天水谷也要先天能量运化,先天能没了。依你爸回去吧。”他叹口气。原发性癫痫病到底会不会遗传r />   大家,包括做医生的大姐夫也是这个意见。我大姐就没法坚持了。当民工把我爸抬出病房时,我看到大姐二姐拉着妈,泪潸潸而下。
   我还上我的班,我上班还听我的歌。让天使之城天使们哼着“啊”把我融化在神圣的爱里。
   电话来了。二个弟弟告诉我,爸吃了东西在睡了。
   回家。我爸还是那个样子:昏睡,嘴半张,打着很重的鼾。我看着,我在心里说:“爸你要是真的累啊,那你睡了这么久了,你也应该休息好了。你看这么多的人来看你,就是平时不常走动的老亲远亲都来看你,叫你,你却不理只管自己睡。你知道我们大家都以为你不行了呢。你真的不行了吗,爸?”
   梵呗声,我爸的鼾声!还有看望的人的轻唤声!
   我依然戴了耳机听音乐,边听边工作。让“天使之城”天使们的哼唱把我融化。瑜咖的说法,这“啊”是宇宙的根本音,别的音都是“啊”这个音的诠释。那么,“天使之城”这么处理《圣母颂》是碰巧呢,还是彻底领会了这曲子和“啊”这个音?
   我想一定是后者。我在医院里唱《摇蓝曲》,自己唱了才知道“到天亮出太阳,又是鸟语花香”须是高音部,但怎么听她们唱却柔柔的,一点没觉得高。
   很简单:柔软的,充满了爱的心!
   我大弟的电话,说是爸大好了,神志基本清楚了;一会儿又是大姐的电话。她问我怎么样,我们谁是对的。说着就笑。我觉得大姐这笑是流着泪的笑。她说她已经为爸买好了拐杖。她还叫我们好好工作,放心。“星期天你们再来,我请了假在陪爸。”接着是我妈接过电话和我说:“白水你放心,在医院里,你爸就和我说,他梦里有个人叫他回家,说回家会慢慢好的,不用急。是观世音菩萨啊,白水!你爸现在一念佛就活动得流泪。现在,我一直放‘大悲咒’或者是‘六字真言’”。
   我妈的那些话啊,说得我泪流满面!
   也许有的朋友看了会笑,那就笑吧。只是请轻轻的笑,笑过后再听我说一句:我说的全是真的!
   我这个人不记日子,但那几天却是掐着指头,从星期一起,星期二,星期三……噢,日子好慢,终于明天是周末了,我们可以回家看爸了。我们从车上下来,七转八弯的走至院门口,我们走进去,我们的妈就会笑着迎我们来,还有我们的大姐二姐,还有我们的两个弟弟。我们一起走进屋,梵呗就迎我们而来,然后把我们围住——
   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唵嘛呢叭咪吽……
  
  

共 3904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