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失乐园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7:03:42
【荷塘】失乐园(小说) (一)
   这是一辆开往山区的旅游大巴,梅英和林嘉坐在这辆车上。
   坐在梅英前面的一对男女,引起了她的黑龙江哪个医院的羊癫疯好注意。郑州专业治疗羊癫疯的是哪家医院梅英注意这对男女,缘于那个女人。那是一个浑身充满青春气息的女人,而且打扮时尚。披肩的长发不用修饰,自然地垂落下来,闪着锦缎一般的光泽。一条波斯米亚风格的长裙,搭配着低胸真丝无袖短衫。光洁白皙的脸上,一双大大的眼睛里眼神闪烁着,似乎在想着什么。那个男人靠在椅上,正在闭目养神。他给人的感觉倒是很沉稳,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一身的名牌,在这个普通的旅游大巴上显得格格不入,腕上的名表滴答滴答地走着。
   梅英越看越觉得这对男女有那么一点点的不搭调,她感觉他们不像一对夫妻。可是,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她一时想不明白。
   她还在猜测着,那男人的手机响了起来:“老公老公我爱你,阿弥陀佛保佑你,愿你有一个好身体……”
   一听到这样的铃声,梅英忍不住偷偷地笑了起来:好土的铃声啊,什么年代了,还用这首老歌。然而她看到那男人拿起手机的瞬间,他身边的女人脸色变了,原来如花的笑靥,转瞬即逝,代之一种冷漠的表情,她在冷冷地看着那男人。男人接起电话,声音轻柔地说:“有事吗?要是没重要的事就先挂了,等会我打给你……”
   “偷情”,“小三”?这两个词,不设防地一下子就跑到梅英的脑袋里,她闭了闭眼睛,暗暗想着:这种事还真是多得很哦。她正在胡思乱想之际,这次旅程的目的地到了。
   关于这次旅程,梅英本不想来,但禁不住林嘉的央求,于是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跟着他来了,来到这“爱之旅乐园”。对于梅英来说,是*一次和林嘉出来玩,她很害怕遇到熟人,所以,在旅游大巴上,他们坐在了后面。他们坐下后,梅英发现,那对男女也放弃了前排的座位,径直走到后面来,在他们前面的一排坐了下来。
   车子刚开的时候,那个女人便亲昵地靠在男人的身上,而男人的表现,却有一点点冷淡,他脸色木然的看着车窗外面飞逝而过的风景。直到他接起那个电话,女人才坐直了身子,面带不悦之色,侧目看着那男人,但也没说什么。
   这个旅游团是自由拼团形式组成的,是一个往返为期三天的短期旅游,目的地是山区一个叫“爱之侣乐园”的一个地方。那里四周群山环绕,相对于现在的名山大川,风景秀丽的旅游景点来说,那并不是一个旅游胜地。然而,经营者却独出心裁,在那里设置了许多吸引人的玩乐项目,是别处没有的。那里青山对峙,山与山之间有一条河流蜿蜒而下。景区在河的两岸设置了许多新奇的项目,例如,攀岩,漂流,飞跃峡谷,鹊桥会等等。可以看出,景点的经营者头脑活络,心思独特,把户外运动和浑然天成的山水景观以及古老的传说融合在一起,倒也有几分独特的韵味。
   在这里很有名的,也是大家都津津乐道的,就是鹊桥会。在河流的下游,有一段比较狭窄的河段,河的一边岸上,天然生着一块巨石,这块巨石的形状像极了那一对在鹊桥上相会的情人——牛郎织女。于是,景区在这上面大做文章,从而也衍生了许多游玩的项目。和旅游景点名字类似的,附近的旅店,也都冠以“爱之旅”、“鸳鸯谷”等名字。又因为这里的项目与爱情有关吧,所以来这里的,大多是成双成对的。有年轻的热恋情人,有新婚燕儿的小夫妻,也有三四十岁的中年男女。在这些中年人中,有的是夫妻,有的可能就是情人了,虽然这些人身份复杂,但是大家都有同一个目的,都是来这里游玩的。而且每个人的心中,似乎认为只要牵手过了这鹊桥,眼前所拥有的爱情,可能就会天长地久。
   (二)
   下了车,办好入住手续后,大家相继寻找适合各自口味的饭店,吃了饭之后各自随意活动,第二天才是游玩的正式活动,有导游和景区安全人员统一安排活动项目。
   此时的梅英有点疲劳的感觉,她不想出去走,懒散地躺在旅馆的床上。心里突然有了怅然若失的感觉,为这次草率地出来旅游而感到后悔。说武汉看癫痫病哪家医院很正规起他和林嘉的相识,也绝不是偶然。是在一次市作协搞得一次下乡采风活动中,她认识了林嘉。
   她记得那天,因为晚上赶稿子,睡得有些晚,所以早上起得迟了,等她急匆匆地感到集合地点时,大家都已经坐在车上等她了。她带着歉意和大家打过招呼,作协领导指着一个空位对她说:“诺,林嘉这有个空位,你坐那里吧。”于是,她走过去,看到那是一个长得很有气度的男人,眉眼之间带着一种说不出的风流韵味。她向那男人点了点头,坐下了。
   他也礼貌地回应了一下,并伸出手来,温和地自我介绍说:“我叫林嘉。梅英,美女作家,闻名久矣,幸会。”
   一听这名字,梅英想起前不久在单位读过的一本诗集《笔墨飞花》,作者就是一个叫林嘉的人,看来就是眼前这位了。梅英笑了笑:“真是幸会,我前不久刚拜读过你的诗集。”
   林嘉眼睛一亮:“你读过我的诗集?感觉怎么样?”
   梅英心说:“除了语言华丽之外,没什么实际内容,有一点点哀怨的意境,给人以闺怨之类的感觉。”她想归想,嘴上却不能说出来。于是她说:“对于诗歌,我不懂其中的内涵,只看的表面。但觉得您写得很唯美。”
   就这样,他们熟识了,相互留了电话,并逐渐开始了交往。其实,男女之间的事情是很奇怪的,刚开始梅英对她本没什么好感,觉得他的诗多是华丽词藻的堆砌,而且,人也有一些华而不实,说话浮夸的很。但是,接触多了,逐渐地有了好感。如果要追究好感究竟从那一天开始的,梅英也说不清楚。或者是从出去采风的那一天就开始了,他对她一路的照应,百般呵护;又或者是在哪次的酒会上,林嘉始终站在他身边,替她挡酒开始……
   因为有了这几次近距离地接触,后来,他们开始了单独的约会,而且约会越来越频繁。虽然约会多了,但是他们并没有逾越男女之间的鸿沟,各自仍然保留着一种距离。即使这样,梅英心里明白,一种情愫已经在两个人心里潜滋暗长了。有时她也感到害怕,害怕这种情感会越来越深,从而会害了自己。就目前的情况,她不想让自己的家庭陷入一种难看的境地,她也不想放弃自己现有的优越的生活。虽然老公肖克飞每天忙于生意,在家的日子就像住酒店,来去匆匆。但她感觉得出来,肖克飞心里仍然有她,有孩子。只是太忙了,忙的顾不上家里的琐事了。所以,陪她的机会少得微乎其微。尽管这样,她始终以一种理解的姿态,没有多少怨言。在家除了把家务弄得井井有条之外,闲时,就在电脑前码一些自己喜欢的文字,久而久之,报刊上,网络上,就有了她的大大小小的文章,在本地,人也少有名气,被冠以“美女作家”的名号。她也满足于这样的生活,在自己心灵的一亩田里自由耕作,惬意得很。
   然而,有一天,她的心理失衡了。那天是周末,当她带着儿子走进一家商场时,她看到了肖克飞。肖克飞陪着一个打扮入时的女人,手里提着刚买的衣服,说说笑笑地走过来。她木然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愣愣地看着他们走近。肖克飞看到他们,亲热地招呼着儿子,和儿子搅作一团。梅英倒沉不住气了,问道:“你那么忙,怎么有时间逛商场了?”
   肖克飞没有显出慌乱,而是泰然自若地看着她说:“晚上有一家公司邀请我参加他们的联谊会,我陪小李来买晚礼服。”
   虽然他的解释很合理,但梅英心里还是很难过。儿子周末才回家,让他在家却说公司今天有事,忙得很。陪儿子没时间,陪女人买衣服怎么就有时间了?梅英越想越觉得委屈。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梅英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林嘉,想起了林嘉的百般呵护与关心。于是,她给林嘉发了短信,问他中午有时间吗?有时间的话一起吃个中饭。很快的,林嘉回复了她,并告诉了她已经预定了吃饭的地点,在公园中的梦幻酒家。
   梅英赶到那里的时候,林嘉已经等在那里了。位置靠着窗子,坐在那里一眼就可以看到那些田田的荷叶,在湖水中弥漫着,而且蓬勃的向外伸展着。零星的含羞欲开得粉的,红的,白的莲花,在袅娜着,娇羞着。荷风袭来,一缕缕淡淡的清香,一扫刚才的郁闷之情。
   梅英点了两碟清淡的小菜,要了瓶红酒。以前的几次。两个人在一起吃饭,不到万不得已,梅英很少喝酒。可这次,林嘉发现梅英仿佛和自己较劲似的,已有些微微的醉意。而且林嘉还发现,今天的梅英,仿佛带有淡淡的驱之不去的伤感。林嘉懂得,梅英一定有她伤感的理由,她若是不说,他也不能去问。他看着她,除了陪着他喝酒以外,只能笑着劝她道:“你就少喝些吧,平时有人劝你,我都替你挡着。可是今天没人劝你多喝,你却喝了许多,女人喝酒过量,会衰老快的。”
   后来,两个人都有了些许的醉意。此时,仿佛应景似的,店里放着一支轻柔的音乐,那带有忧伤韵味的曲子传过来,感染着他们的情绪。梅英虽然微微笑着,林嘉却看到有泪光在她的眼中闪动。哀怨的情绪,并没有从她的脸上逃离,反而因为她的刻意掩盖而显得格外的引人怜惜。
   终于,梅英轻轻地叹了口气说:“我们回去吧,今天真的谢谢你,谢谢你陪我。”
   林嘉打车把梅英送到她家所在楼区。下了车,他握着梅英的手,温柔地注视着她:“梅英,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在你身边的,记住,我们是朋友!不开心时,给我打电话,我会陪你的。”
   就这样,两个人私下接触的越来越多,相互的好感也渐渐地增加了。男女之间的情感真的很微妙,虽然,刚开始时,梅英对林嘉的印象并不怎么好,但随着越来越频繁的接触,而且林嘉对梅英的照顾,一点点、一滴滴地逐渐地刻在了梅英的心上。尽管,两个人谁都没有问及对方的家庭状况,但林嘉却从别人的口中得知梅英的一些情况,梅英的丈夫肖克飞竟然是这个城市里很有名的宏达公司老总,经营着一家家电公司和一个星级酒店,而且人也长得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只是年龄要比梅英大得多一些。然而,像现在这样一个社会,年龄的悬殊根本不是问题。那么,梅英的烦恼是从何而来的呢?林嘉也时时在揣度着,猜测着……
   (三)
   梅英正在胡思乱想着,林嘉进来了。看到她还在床上躺着,就问道:“你不舒服吗?”手自然而然地搭在了梅英的头上,“头也不热,怎么了?”
   梅英坐了起来,笑了笑:“没事,只是觉得累了。”梅英把林嘉的手拿开的时候,林嘉抓住了梅英的手,她的手好凉好凉。于是便紧紧地握住了,趁机把她拉近一些,慢慢的,梅英倚在了他的怀里。只是一会,就离开了他的怀抱。梅英用手理了一下凌乱的发丝,对林嘉说:“我们出去走走吧。”
   于是,两个人走到了户外。在酒店的空场上,他们又看到了那对男女。梅英注意到,那个女人虽然在撒着娇,但她的脸色却有些阴郁。而那个男人,还在自顾自地讲着电话,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可以想象得出来,男人讲电话的对象,应该在他的心里占有很重要的位置吧?否则,他也不会置身边的女人于不顾,和别人说个没完。
   路过他们身边的时候,梅英断断续续地听到他说:“亲爱的,我尽快就搞定这项订单,再有两天就回去了,你在家注意安全,好好带儿子……”
   听到这话,梅英小心翼翼地看了看那女人,她看到,那女人的脸上流露着一种不易觉察的伤感。这时,梅英更加肯定了自己原先的判断,他们不是一对夫妻,而是一对情人。那男人此时正在给他的妻子打电话,瞧他那眼里满是笑意,以及语气里充满着殷殷的关心之情,可以想象得出,他对她的妻子该是怎样的一种情爱。此时,那个女人默默地走到了一边,用照相机拍起了前面的山山水水。
   梅英她叹了口气,不仅有些可怜起这女人来了,觉得她和这样的男人交往,真有些不值。可又转念一想,自己又是在做什么?这次和林嘉出来玩,在别人眼里,不也是有偷情之嫌吗?否则怎么会和一个男人来到这样一个充满着暧昧气息的地方?虽然,她这次是赌气出来的,但现在想想,心里满是不安与愧疚。但究其原因,她还是怨恨肖克飞,要不是看到他与那个女秘书亲昵的动作,就不会有她这次“越轨”的举动了……
   她记得那天,肖克飞在电话里抱歉地对她说,公司里有一个员工过生日,要给那个员工过生日,会晚点回来的,告诉她别等他了。其实那天也是她的生日,只不过肖克飞给忘记了。在以前,肖克飞无论多忙,都不会忘记她的生日,会回来陪她的。可是现在,就连梅英自己都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这一年来,肖克飞似乎对她有些冷淡了,也忽略了她的感受。
   她正在暗暗伤心的时候,林嘉的电话过来了:“梅英,你有空没有?我请你喝茶。”
   梅英赶到约会的茶座时,林嘉已经等在那里了。茶座里灯光旖旎,音箱里放着柔柔的曲子,满是浪漫气息。梅英叫了一杯蓝山,林嘉却叫了杯卡布奇诺。然后,他们一边品尝着咖啡,一边说着话。看到服务员送上蛋糕的时候,林嘉看着梅英,声音轻柔的说:“生日快乐!”
   梅英愣住了:“我的生日,你怎么知道的?”

共 9322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