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终身未得半日闲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5:28:47
破坏: 阅读:2456发表时间:2016-09-30 21:48:20
摘要:终身未得半日闲。花一天不败,蜜蜂就总在飞:从一朵花开,飞到一朵花败;从一种花开飞到一种花败,直飞到秋天结束。只有冬天,它们才能闲下来。

【荷塘】终身未得半日闲(散文) 小时,我每每和母亲在田里除草间苗,太阳像烧红的炭火,而地头槐树总投下一片诱惑。我做一会田事,就看一眼槐树,这点小心思,总能被专心做田事的母亲察觉到,母亲并没停止手中的话,只说了一句:“做事要像蜜蜂。”我脱口而出:“我才不要做蜜蜂了,天生一副劳碌命!”
   终身未得半日闲。花一天不败,蜜蜂就总在飞,从一朵花开飞到一朵花败,从一种花开飞到一种花败,直飞到秋天结束。只有冬天,它们才能闲下来。
   花朵,是蜜蜂分隔一冬的恋人,那里有它们萌动而美好的情事。
   春分时节,*一朵花开,蜜蜂就会纷纭而至,像去赴一场期盼好久的约会。它们神采奕奕唱着情歌,一双小而薄的羽翼扑闪着欢快,飞向花朵,立在花蕊上,用它们专注而深情的亲吻,用它们单调而芳香的蜜语,悄悄地打开了花朵的羞涩,枝间花上顷刻间就氤氲着浓浓的荷尔蒙的气息,浓郁而色情。
   蜜蜂实在是一种滥情的昆虫,摘取了人家的心蕊,却又喜新厌旧、见异思迁。彼时还与这朵花儿缠绵,此刻就落在了旁边的那朵花儿上,也太明目张胆了,毫不顾忌人家花儿的感受。《佛经》说:如蜂采华,但取其味,不损其香。”似在夸蜜蜂,我觉蜜蜂虽不损其香,甚至不损其貌,可已损其心,我觉得花间总闪着一些幽怨而迷离的眼睛。
   细一想,这也怨不得蜜蜂的,它要采花粉、吸花蜜,1100—1446多花才能获得1蜜囊花蜜,而每次载蜜量平均是其体重的一半,穷其一生,只能为人类提供0.6克蜂蜜。“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辛苦为谁甜。”它们每次都要飞那么远,不仅为自己,更是为人类,人类实该感激它,我也该感激它,我不识字的母亲更该感激它,它曾经多少次作为母亲的“有力武器”鞭策着我、激励着我。
   记得我老家的屋檐下常住着一窝蜜蜂,我曾多次站在下面仰着头看它们的窝。它们的窝就像成熟后去籽的向日葵,也像一个剥掉籽的莲蓬,黄橙橙、金灿灿的,密密麻麻挤满了小洞。那些小洞就像一扇扇窗,敞开了它们的隐私,它们的日常细贵阳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效果好节以及生活的纹理都毫无遮掩地展开。
   蜜蜂总是进进出出、忙忙碌碌的,从外面飞进来的蜜蜂把蜜放下就急匆匆地飞走了。后来,我发现有一只特殊的蜜蜂,个大体长,很是纳闷,就去问爷爷,爷爷也只能说个大概。长大后,我终于从《昆虫记》中知道了蜜蜂王国神秘的等级和制度。
   一窝蜂就是一个皇宫,就是一个小社会,那个头很大体很长的是皇后,也是很好会生育的雌蜂,叫蜂王,就像皇宫里的皇后一样,只一个。她只管产卵生孩子,而另外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叫工蜂,它们个小体短,比蜂王窈窕许多,也秀气许多,因生殖器发育不全不会生养,并不得宠,当然也就落一个只干活不享受的苦命了,什么采集花蜜、哺育孩子、筑窝垒巢、保巢御敌的活统统都归它们去干,是既做妈的巧活,也做爹的苦力。它们是蜜蜂王国里很大的群体。皇帝呢?就是那些比蜂王大比工蜂小的雄蜂,它们不采集花蜜也不哺育儿女,只和皇后耳鬓厮磨,发泄它们的荷尔蒙,附带筑巢和贮存食物。而蜜蜂王国里并不仅仅有一个皇帝,而是好多。
   这是一个母系社会。那么多的“皇帝”,“皇后”只爱一个,它选择的交配对象的方式是通过比赛飞翔速度很快的那个,它就选择与它成婚。其它的“皇帝”只能眼睁睁看着它们乖乖地退到一边吃吃喝喝,做一个快乐的“懒汉”。好吃懒做,谁都不会待见,即使是皇帝。备受冷落的工蜂,常常群起而轰之,让它们无家可归。就连养蜂人都嫌弃它们,想尽办法把它们驱逐出去。
   “小蜜蜂,整天忙,采花蜜,酿蜜糖。”儿时我常唱这首儿歌,等我读了《昆虫记》后才知道了,这歌只是唱给辛勤的工蜂的。想必,母亲鞭策我的榜样也就是这工蜂了。
   蜜蜂的长相,在我看来并不端庄,一对翅膀薄而小,虽能飞,却远不及鸟儿飞得高,也不及蝴蝶飞得美。胖而鼓的身材,水桶一般的腰身,不娉婷,也不妖娆,都在外面暴露着。黄褐色的肚皮上黑色的花纹一道一道的,像少数民族姑娘的裙,可又没裙的飘逸和动感,倒像是紧身衣一样裹着粗壮的身。头与身之间是茸茸的毛,五官上也有毛,眉眼都潦潦草草、含糊不清的。
   潦潦草草、含糊不清的还有它的声音,瓮声瓮气的,像小孩哭声被鼻涕卡住,婉转不成调子。嗡嗡嗡嗡,单调寡味,没百灵鸟的婉转娇媚,也没知了的悠扬绵长,倒是跟蚊子的声音有几分相像。尤其飞到耳边像一架卯足了劲的战斗机,带着急躁的“嗡嗡”声,我除了厌烦,更多的是担心女性癫痫的治疗方法有哪些被蜇。
   我就遭受了一次被蜇的厄运。八岁的一年春天,我和小伙伴们在爷爷的菜园子里捉蝴蝶,蝴蝶并不轻易上当,我们左扑右追得不可开交。就在这时,我感觉有东西在从我耳边飞过,所过之处除了嗡嗡的声音,还带着一股风,速度之快让我看不清它的样子。我本能地挥手赶它,却不见了它的踪影。突然,我的肩膀一阵剧痛,钻心刺骨,我哇地大哭起来,一屁股坐在地上。
   母亲听到哭声急忙赶来,一看是被蜜蜂蜇了,就给我用肥皂洗了,并涂上食醋,不久就不疼了,可红肿并未完全消散,像埋在我心中的恐惧一样。那一刻,我恨恨地咒蜜蜂。母亲说,怨不得蜜蜂,是你追蝴蝶的动作侵犯了蜜蜂。还说,蜜蜂蜇人后自己不久就要死去的。
安徽小儿羊癫疯哪里治疗的好   当我听到这些以后感到一种悲哀,蜜蜂本来和人类可以和平共处,可我无意的举动却破坏了这种和谐。自己不但被蜇,还搭上了蜜蜂的一条生命。我尽管不再恨蜜蜂了,可蜜蜂已成了我心里的一块疤。
   花就不这样想了,蜜蜂是它们的恋人,它们也等待了一冬寂寞了一冬,花们以绽放的姿态、欢乐的笑脸等待着,等待着蜜蜂们来和它们亲吻,给它们传粉。待到春暖花开、天高阳满之时,这对恋人终于可以卿卿我我、耳鬓厮磨了。
   现在,每当我看到蜜蜂时,也会禁不住地对我的孩子说,学习要像蜜蜂一样勤!说这话的时候,我想起了我的母亲,禁不住淡淡一笑。

共 2257 字 1 页 首页哈尔滨看羊癫疯好的医院=1&pn=1">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