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许卿一梦写尽眼底烟霞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06-10 22:20:00

作者 | 慕兮

他年当与君卜居于此,买绕屋菜园十亩,课仆妪,植瓜蔬,以供薪水。

君画我绣,以为持酒之需。布衣饭菜,可乐终身。不必做远游计也。

——陈芸

又是菡萏香来、风摇岸柳的夜晚,沈复和三五好友载酒泛舟,闲来静处,诗酒猖狂。舟上有伊人唱一曲归来未晚,隔岸有远人歌一调湖海茫茫。

半梦半醒间,他见烛烬月沉,便突然忆起往昔一桩旧事。

那时芸娘随他跋涉山水,避暑之处,却对邻家老夫妇的十亩园子情有独钟,笑言只愿将来闲居于此,君画我绣,布衣终生,不必做远游计也。

那时她这样说了,他便这样应下了,可惜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原来恍惚之间,竟已过去了这么久。

在那场周口癫病治法军海皒攻勊旧年岁的梦里,他们曾倚窗观灯,品论云霞,也曾四方辗转,拔钗沽酒。

沈复是天生喜爱游山玩水的人,曾感慨她碍于女子身份,不能同自己相与访名山,搜胜迹,遨游天下,她便低眉浅笑,说待有朝一日自己鬓发斑白,虽不能远游五岳,南至西湖,北至平山,尽可偕游。

他道:“恐卿鬓斑之日,步履已艰。”

她答:“今世不能,期以来世。”

梦境忽而被这一句“来世”惊醒,摊开来的书卷上墨迹还未干,昨夜一场无声雨却再无人为他掩上蕉窗,年少时总是轻狂,信口许下的承诺,未曾想竟是一语成谶。

沈复轻皱了眉,久久看着卷上那一行小字:从此攘攘扰扰,又不知梦醒何时耳。暗夜里一声长叹,复又提笔写下“浪游记快”四字,且做《浮生六记》第四卷。

这一卷,他要写尽自己去过的地方,看过的风景,遇到的人,从总角写至耄耋,从携手同游过的沧浪亭畔,写至送她芳魂归去的扬州三月,漫长的一生细细说与她听,别后的将来独自践行那个期以来世的诺言。

少时之游,始于十五岁那年求学杭州名儒门下,闲暇时爱去附近山水游玩,在水园设宴饮酒,叫随从燃了爆竹,轰然一响,千山万壑便齐声回应。

那时年少,长夏里岁月悠长,山河之声如雷霆,是他快游天下的伊始。

后来先生回到故乡杭州,他亦同往,便有了大好时机一观西湖盛景。去过西泠桥侧苏小墓,踏过白堤的断桥,也和同窗好友登过远眺杭城的朝阳台,白衣轻裘的少年郎,只觉天高旷远,神思渺渺,正是心怀远志的年纪,天地如清风入眼中,意气可凌五岳之浩然。

再后来娶了芸娘为妻,仕途坎坷,往来各地游幕,所记便多是二人同游,亦或三五好友把盏相欢。

如在奉贤为官时,被他称之为第一知己交并以兄弟相呼的,是一位姓顾字鸿干的同乡。彼时二人都喜好山水之乐,有山居归隐之想,因志趣相投而结伴同游,去听寒山寺的钟声,也在胥江上泊一叶小舟,他的芸娘还为他们温了酒。

只可惜顾鸿干惜以22岁卒,醉酒入林,或歌或检查癫痫项目有哪些啸的日子也再不曾有。

如此游幕三十年,离芸娘病故扬州城之时已过去了很久。当日为生计四处奔走,如今仍是辗转各地不得安定,笔耕不辍,写下这一路山水心得,无非是谓之苦中作乐。

在黄鹤楼上看过江城五月的梅花,在赤壁旧地看过山石屹立江滨如壁,饮过宋玉故宅的一壶酒,路过潼关的山河之气。

许是戈壁风沙落了太久,蓦然回首时,沈复已不再是当年那个无拘无束的少年,也不再是那个妻子常伴身边,天涯可结知交的闲散文人。

岁月在他眉梢眼角留下痕迹,一次次的失去让他身心俱疲。可前路总在,山水相安,说是寄情于其中,不若说是以游乐为念,慰藉此生。

后人为此卷写序,诗曰:“眼底烟霞付笔端,忽耽冷趣忽浓欢。画船灯火层寮月,都作登州海市观。”而沈复自己也说:随其性之所至,真生平无拘之快游也。

只是落笔处,却蓦然涌起些许苦涩。

又想起那时新婚燕尔,随父亲去江东,离家三月如隔十年,每每风生竹院,月上蕉窗,总要对景怀人,将她的书信展开来一遍又一遍读过。

而今醉则醒,醒则醉,故人已去,知交凋零,茫茫天地间,好一个随性无拘的沈三白,无牵无挂,当真潇洒,当真凄凉。

一卷《浮生六记》,至此戛然而止。

年少时那个访名山,搜胜迹,遨游天下的心愿,他已了无遗憾,只是曾经期以“相与偕游”的人,永远留在了扬州的那场烟花三月里。

芸娘病故后,沈复漂泊辗转于各地,做官或从商,关于他的后来书上再没有了记载。

昔一粥而聚,今一粥而散,他写尽浮生,不过是期许回忆永远停留在那些美好的瞬间,而这些转瞬即逝的美好,将长长久久陪伴他漫长的余生,直到尘埃满面,鬓如霜雪。

从此失意也罢,得意也好,梦里总有芸娘,总有他的姑娘,她好像还在他的身边,云南省什么癫痫病医院最好陪他看过朝阳台上的天治疗癫痫哪种方法好地浩大,听过幽林深处的钟声古刹,走过虎丘的千顷云,并肩在黄鹤楼的琼瑶雪……书卷散轶,山水飘摇。

只是倘若还有一日,他得以不再漂泊,重回旧地,不知邻家那十亩园子可还在否?还会不会想起她轻声软语,曾在耳畔喃喃:“他年当与君卜居于此,买绕屋菜园十亩,课仆妪,植瓜蔬,以供薪水。君画我绣,以为持酒之需。布衣饭菜,可乐终身。不必做远游计也。”

一瞬间清风拂面,那些覆满尘埃的久远往事,恍如昨日。

仿佛只要还有这十亩园子,这一方逍遥自在的天地,他和芸娘便还是相守,那些相与访名山,搜胜迹,遨游天下的约定,那些漫长生命里点滴的欢喜和在意,便从未离开过。

到最后,依旧慨然长叹,今世不能,期以来世。

今世坎坷多愁、辗转漂泊,若有来世,定予你一方安宁之地,不受诸般苦;今世红尘纷扰、熙熙攘攘,若有来世,定许卿共看山河万里,遍踏天下。

慕兮:95后作者,大学在读。一枚往来于徐州和南京的汉服同袍,愿执笔写情怀,愿每个故事都被喜欢。微博@慕兮啊慕兮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