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诗句 > 正文

【看点】辫子(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05:00

一九七六年,我六个年头,头上长满虱子,还留着两条小辫子,尤爱在辫子上插野花,自以为很美。母亲说我头上虱子捉不尽,头发毛又稀又黄,小辫子像猫尾巴,丑死,最好剪掉,她软硬兼施,我就是不答应。这是我头一回犟赢了母亲。就在这年内,周恩来,朱德,毛泽东这三位伟人相继去世了。

湾里的大人们都上南湾大队为毛泽东开追悼会,还佩戴着黑袖章和小白花,很多人的眼睛都哭红肿了,我父母也哭了。大姐从学校拿回来好几朵小白花,和几枚毛泽东像章,给我和二姐弟弟都戴上,还教我们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嗨哟……”我除了喜欢跟着大姐唱歌,还可以喜欢戴在辫子上的小白花。

我甩着两条小辫子偷偷地跟在大孩们屁股后头,跟着他们念顺口溜:“我有一把刀,活剁奸林彪;我有一根针,扎死狗江青;我有一个船,砍死姚文元;我有一个盆,捂死王洪文;我有一个瓢,闷死张春桥;我有一杆枪,交给胡耀邦;我有一支笔,送给刘少奇;我有一副牌,交给周恩来;我逮一个鳖,送给老朱德,周朱死,天拔毛唉……”我觉得怪好玩,也跟着学会了,根本不晓得是啥意思,独个爬西沟南头的老柳树杈子上,晃荡着两条腿,把学来的顺口溜当秧歌唱。

九奶听着了,跑过来伸手抓着我胳膊,把我从柳树杈子上拽下来,道:“这话是你大你妈教你的不?这话是你爷你奶教你的不?快点儿说出来,我这就回家给你拿馍吃。”我道:“是他们唱我跟着学的。”九奶严肃道:“他们是谁?到底是谁?到底是谁?说,是谁……”她逮着我连审带哄好半天。

我确实不记得是谁说的了,感觉大事不好,心想:“九奶晓得我肚子有虫,疼起来会在院子打滚叫唤,九奶要是听着了,准会把头伸出院墙朝我家院子瞄瞄。”便双手捂着肚子假装着哭喊道:“哎哟,九奶,我肚子疼啊!我要上茅缸屙屎去,哎哟!哎哟!哎哟……”九奶道:“把裤子退下去,就蹲这儿屙,屎把狗吃。”我点点头。九奶松手了,我撒腿就跑,跑过一拉留茅草屋,肚子真疼起来跑不动了,瞧着九奶快撵上来了,一头钻进训禄爷门口的麦草垛里。我瞧不着九奶了,就以为九奶也瞧不着我了。我听不着动静就以为九奶走了,悄悄地扭过头来瞧瞧,九奶正朝我瞪着白眼,她伸手揪着我小辫子,道:“小死鬼娃子,给我出来,出来。”她扯得我头皮生疼,只好爬出柴禾洞。

九奶一手抓着我肩膀,一手揪着我小辫子,疼的我直叫唤。她再也不肯松手了,气呼呼地噘道:“你个扯谎撂屁的小死鬼娃子,抬起头来,跟我见你大去。”她把我提溜到我家大院子,嚷道:“王毛,勤,你的三儿说毛主席逝世是猪猪死天拔毛,这肯定是你们大人教的,想反天了,想反天了,你们是想反天,还是想咋得……”不晓得父亲是为了维护他敬爱的毛泽东,还是为了证明青白,照脸一巴掌,把我打趴地上了。我想爬起来跑,在父亲的大脚下挣扎着,总也爬不起来。九奶走出我家院子,父亲才停歇下来,让我双膝跪碎碗碴上,他蹲廊檐上边吸烟,边讲毛主席的儿子毛岸英因为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家牺牲在战场,以及红军长征,井冈山上,都是毛泽东打江山的故事。我听着故事好像在做梦一样,忘记了疼痛。

母亲背着柴禾回来了,瞅瞅我,朝父亲嚷道:“你个老驴熊,咋不打了?咋不打了?干脆一巴掌打死她,省得跟着咱活受罪。这个三儿就是我捡回来的野孩子……”母亲眼里满是无奈的哀伤。

我脸和眼睛肿成一条缝儿,母亲把我关屋里好些天,不让出大门。我只要走出大门,见到头一个人总是六奶,她笑道:“三儿,来来,我瞧瞧,这回挨打是你大下的手,还是你妈下的手。”她说着,把我裤子捋上大胯,瞅瞅我大腿,再把上衣掀起来瞅瞅我肚皮,又瞅瞅我脊背,耳朵和脸,连朝手心吐几口唾沫来擦抹在我伤口上,又道:“可怜!这小嫩肉都被打得乌青烂紫,这紫黑色说明血是死的,得着腊酒很擦很擦,把血脉擦活过来。不用说,这回是你大下的狠手。膀女子挨打亏不?谁叫你说话不长眼睛呢?打死你都没人心疼,不晓得你九奶是咱湾妇女主任呀?前几年她还整个过你奶,敲破锣,头上戴着破纸糊的高帽子,脖颈儿挂着我是地主的牌子,开批斗大会。这些事,你大你妈没跟你过说呀?好得你妈把你藏在腿肚子里,晚几年才把你生出来。你说那些膀话要是搁在几年前,你大打死你,要不然,一家人都要受你连累。再敢瞎胡叨嚼,我拿大底针把你这嘴敹着,让你说不成话、吃不成饭,叫你个小嘴子包还话多。你说你咋恁膀呢?以后,可得好好地跟你两个姐学着呀!”

“前些年,有个十八九岁的小青年,因为嘴嫌贱,说了一句‘毛主席不学习,间隔三天撵不上刘少奇。’传到大队去了,大队支书说小青年太轻狂,着人把他搞到批斗大会上,先打了再批斗。连搞几回,把那小青年搞膀了。他膀了,直草不拿横草不拈,成天到晚嘻嘻哈哈地在田畈疯跑。说他膀吧,到吃饭的时候他回家了,还可能吃,一家七八个人的饭,还不够他一个人吃。他大扯谎说正阳有个专门瞧神经病的,带着那个膀上正阳去找医生。没过两天,他大就回来了,说那个膀走半路跑没见了。人家都说是他把那个膀送过淮河,扔求了,不想让那个膀连累一家人。俗话说狼巴子没吃儿的心,可是狼巴子不能眼瞅着儿活活饿死呀,他不把那个膀送远远的,让他自生自灭咋搞呢?哪来的公分和粮食供养他吃喝……”她说的我打寒颤。

只晓得我奶奶不和九奶说话,没想到九奶和我家一墙之隔,她还会整我们家,非得让我爸下狠手打我,方才罢休。打那以后,我见九奶像见鬼一样,远远地躲开逃跑,总怕她揪着我小辫子,自己用母亲鞋框的大剪刀把两条猫尾巴似的小辫子剪掉,跟摇波浪鼓的膀和星换了好几颗小糖豆。

今年四十多岁了,我还喜欢梳辫子,只不过是一根独辫子。闲暇时,我最好用手指绕着辫子稍,回想那段天真无邪的童年往事。

癫痫病怎样去治疗好呢遇到癫痫发作应该如何急救癫痫病吃什么药副作用小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诗句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