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荷塘】我的父亲(散文)_2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0:30:25

父亲熬过七天与世长辞了,入土那天,我跪在泥土里为他送行,嚎啕痛哭不止……

父亲是个裁缝,按理说,天旱地涝饿不死手艺人,他这辈子应该丰衣足食。可是,他直到离世都没有过一天富裕的日子。十一岁那年,父亲读完一年级,就算小学“毕业”。与他哥哥挑谷两担,前往百里外的常德城里拜师学艺。快近城时,有日本飞机乌鸦似的空中窜过,落下一颗颗炸弹,将他哥哥炸得身首异处,无法收尸。父亲独自前往城里流浪,先是扯马草卖给军队度命,后来学了剃头放弃了,流浪了几日,得到他师傅收留做了裁缝徒弟。裁缝学徒规矩异常苛刻,无论春夏秋冬天亮要立马起床,打扫铺面洒水压尘,天天还要做饭诜衣,三天之內帮师娘倒尿罐一次。打霜的季节,郊外帮师娘娘家放牛,冻得脚板裂开道道血口,有时候立在牛粪堆里半天取暖保温。那时候的行当样样不容易,条条蛇儿都咬人。有个手艺就有个饭碗,师傅是送饭碗的人,对徒弟有两下折腾是合情合理的。整整十年,父亲才手艺出师,还学得两项绝:做皮袄、钉盘扣。

父亲出师回到家乡后,日本已经败阵回了东洋,美帝国主义也夹着尾巴跑了,可又开始了内战。1949年4月21日人民解放军发起了“钟山风云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渡江战役,南岸国民党慌了手脚,四处招兵买马。父亲回乡刚放下行李,脚未站稳就成了壮丁。

父亲一辈子有两大迷团我未觪开:一是父亲入了国军,应尾随蒋委员长去了台湾。他未去原因不明,怎样脱逃回了家乡更是一迷;二是文化大革命中,多少有本事的人都死里逃生、灾难重重,有的还真搭了性命。而父亲曾为匪帮中人,按理说难逃一劫。文革中的他确有过非人的折磨,但原因不是入了国军而是长了资本主义尾巴。文革初期,居然还有他的快乐时光,举红旗、搞窜连、斗地主,忙得不亦乐乎。幸亏文革第三年,我们被赶乡下,如果父亲再接着闹下去,那可能就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我现在心里很矛盾,父亲一辈子多痛苦,他居然也“乐”了三年。非常错误的文革运动是否也做了件好事?“巧者劳,智者忧”,父亲人生的悲剧时代造就的,也有他头脑简单的原因。我那不懂事的弟弟曾经狠骂了他一顿:“真是个傻爹,早年坐大船去了台湾,途中拿金条二根,现在回来投资办个聚乙烯编织袋厂,不就是个台商。说不定县委书记都跑来问问情况。可是现在穷得上无片瓦、下无插针之地,害得我们兄弟找个堂客都不行。我哥哥〔指我〕二十二岁了,还是光棍一条。”

解放后,父亲租铺开店,成份是手工业者,天天肚儿圆圆。五八年社会主义改造公私合营,父亲荣幸成了集体服装社的职工。其间,也经常参加农业生产劳动。湘鄂两省交界处有轰轰烈烈地农田基本建设,父亲踏实肯干,两次在现场会上戴过红花,还得奖品一份,是封面金光闪闪的笔记本。

一九六八年秋末,全镇居民在政府开大会。书记在台上使劲喊叫:“毛主席教导我们说,‘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农村是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大有作为……’城镇居民也不要在城里吃闲饭,要到乡下闹革命。”会议完毕,第三天就有积极分子搬迁乡下。那时候户口政策宽松,湘鄂两省互迁均可。父母考虑再三,还是去了母亲的娘家。那个地方有母亲远房亲戚许多,可以叫舅舅的就有十六个,老表兄弟姐妹不可计数。我当时未到读书的年龄,外婆却叫会我两首儿歌:“你的舅舅没有我的舅舅多,我的舅舅多得用船拖,大船拖到荆卅府,小船拖到纸厂河,家里还有一大摞。”关于摞字,我读书时查了字典,就是堆起的意思。另一首是:“高粱叶叶宽,表哥做了官,坐的花花轿,打的青洋伞,表哥回来好热闹。”

那时用稻草铺盖挡雨的房子叫茅屋,父亲一辈子的房产就是乡下的三间茅屋。那时天要下雨,不是娘要嫁人,是我们茅屋里也要下雨。雨天农闲,可我们家接漏水忙得比出工还累。接水的工具有脸盆、脚盆、大桶、小桶、茶缸、饭碗、弟弟拉尿的夜壶……全队二十一户人家,除了两户祖传的瓦屋,其余全是茅房,我父母不因此羞色抬不起头来。有瓦屋的人家活得还不如贫下中农,他们的成份是地主,专政的对象。那个陈姓户主,三天两头就被民兵营长按下脑袋,两腿夹住脖子,反绑双手,那“哇…哇…”的疼叫声,三里开外都可听见。

父亲对革委会的人玩了技巧。他原本是去常德学徒,却说是在城里帮资本家干活,在师娘娘家放牛,说成地主逼迫他做长工。公社革委、纸厂河大队支部对父亲表示了热烈欢迎。小时候是个放牛娃是段非常光彩的历史,有许多解放军的将军,就是在放牛时遇见路过的队伍,跟随部队爬雪山过草地,走完了二万五千里长征,后又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

烧火土、打凼坑这些农活,父亲都在师娘娘家干过,觉得不是很苦。年底,一个工日值五分,还进钱七元。哥哥第二年就当上了记工员,姐姐小学未毕业就带领全队社员学唱革命样板戏,“我们是工农子弟兵,来到深山,要消灭反动派……”教唱三月,多半社员还是不会。

新社会的日子真甜,可就是甜不长久,像孙悟空师徒取经一样,一个个灾难总是围绕着父亲。

有年冬季,大队组织兴修水利,哥哥与邻队的后生打了一架,交手的人是陈家老三,他有个哥哥在部队当铁道兵。

多少年后,母亲责骂哥哥与人交手,恨不得将哥哥扔在荒野喂狗才好。因为那天打架,父亲陷入深重的灾难之中,全家人生活也因此水深火热。我却一直不责怪哥哥,总认为要来的事情,今天不来,明天必来。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晩,陈家老爹挑着一担足实的行李从泥泞大道回归,担上有军用背包、军用大衣、深筒靴子,原来是陈老三的哥哥陈老二退伍了。陈老二在部队修铁路、掘山洞,曾两天两晚不下“火线”。因此,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退伍头一月,他天天还在山岗上练跑步,嘴里喊叫:“一、二、三、四、一二三四!”晚饭后,他戴着没有五星的军帽、穿着没有领章的军衣,从一生产队走到九生产队。军用包包斜挎、头正颈直、眼望前方、大臂带动小臂,社员们望而生畏。

来年春上,大队锣鼓喧天开大会,陈老二被命为大队党支部书记,陈老二便成了陈书记。陈书记上任后,不到一月,哥哥记工员的职务取消,姐姐教社员学唱样板戏活动叫停,父亲成了批斗的对象。

在一次批斗会上他左手高举语录本,右手握拳猛砸桌面:“下一个仪程,批斗劳力外流分子张裁缝,”俩民兵早已盯住我的父亲,立马将他押在台上。陈书记东扯西扯,罗列父亲罪状:“张裁缝上月有两天不出工,大家晓得不?他做上门裁缝去了。四月份才三十天,他就有两天搞资本主义。五月份三十一天,一月大,二月平,三月大,四月小,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这样的资本主义尾巴一定要割掉,请民兵当着贫下中农的面将张裁缝捆绑起来,实行专政!”俩民兵行动,父亲跪地呜呜哭着,那十六个舅舅竟然无一人上台反抗。想起那天,噩梦连连,我十七岁那年去了兵营,从此不再相认那十六个舅舅。

那天批斗会后,父亲躺在竹床上数月,手臂从此剧烈疼痛,到死都不得缓解。有个时期,陈书记又说父亲装病逃避生产,长期下去还要专政。被逼的父亲只好下地劳动,每天晚上收工后,由于手臂疼痛,满脸苍白,豆大的汗珠滚落,吃饭无法握住筷子。

有天派他收割苦荞,由于重疾加上酷暑严热,他竟昏倒在田间。老天爷又再次将灾难降临于他,不知是虫还是蛇活生生将昏迷中的父亲左眼咬破。发现他时,已是皓月当空,抬他回屋时,姐姐哭声不断,悲伤过度,一个星期失声说不出话来。当时家里拿不出两毛钱来请赤脚医生来看,更没有去医院医治,父亲左眼就此失明,成了残疾。

……

不是苍天有眼吗?不是好人有好报吗?此后的十多个晚上,我辗转反侧、彻夜未眠。我不再仇恨那十六个舅舅,他们也为人父,也和我父差不多的命运。在那个年月,我父如此,舅舅们如此,千千万万的父亲亦如此!

石家庄哪个医院治癫痫病?辽宁癫痫医院有哪些西宁癫痫病哪家医院好痫病对患者造成哪些危害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