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fpub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看点】英娥(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32:13

有一份爱,我曾拥有,但错失了。虽错失,却又终身拥有。

返城数年后的盛夏,那天我上街办事。途经闹市,听得身后有人激动地喊我小名,永兴。

回首一看,竟是发小女友英娥。

支边离别后,我俩近二十年未谋面了。乍相逢,自是惊喜万分。双手握着,问东问西,聊个没完。聊了许久,意犹未尽。英娥说,我家就在附近,上去喝杯茶吧。我欣然随往。

这是某局处级以上干部的宿舍楼,房屋宽敞。简单装修后,显得明亮、整洁。进了屋,我在沙发上坐定。英娥给我去沏茶。我打量起来。最显眼的是对面墙上挂着的一张“全家福”。英娥幸福地微笑着。身旁的男子高大、结实,两道浓眉,一双大眼,透着英武之气。可想见是英娥的丈夫了。两人中间有一小女孩,随了爸的大眼、妈的肤白,非常俏丽。

正这时,英娥端茶进来。我由衷赞道,多幸福的一家人啊。

听了我的赞美,英娥的脸上却没有喜悦之情。她放下茶,幽幽轻叹,可惜我的身边不是你。

我愕然,何出此言?

英娥若有所思。过了会儿,她说,今天是个机会,我把藏在心底二十余年的秘密向你倾吐、倾吐吧……

她告诉我,还是在读初中时,她就已暗恋上我了。之所以这么早就暗恋我,源于她爸对我的赞许和念叨。

英娥的父亲,我叫他小伯,是个搬运工。工余没别的爱好,就迷下棋。我那时对一般男孩都喜欢的拍烟壳、打弹子一类的赌博性游戏并不感兴趣。常常伺立在小伯身后观他下棋。看得多了,便也学会了棋的着法。有时,小伯的棋伴有急事走了。而小伯的棋瘾未过。他就拉我作替补。可我哪是他的敌手呀。他饶我车、马、炮三子还杀得我片甲不留。小伯哈哈地开怀大笑,兴致似乎比跟别人下棋都更高些。

但我是个好胜心极强的人。小伯去上班时,我就到弄堂口的茶馆里去邀老棋手下棋。那些老棋手见我一个小屁孩儿竟敢跟他们邀棋,也都蛮有兴味地和我下起来。我用烂熟于胸的小伯通常采用的开局布子法和他们对弈。他们看我开局开得有章有法,便也认真地见招拆招。我于是把他们的招法默记于心。再和小伯下棋时,不露声色地用上去。

如此,两边偷招学招,我的棋艺长进得很快。再和小伯对奕,他一子不饶,我也能和他下得旗鼓相当。稍有不慎,还偶而输棋于我。但他输棋似乎比赢棋还更高兴似的,回到家里不停地跟家人赞许我,真没见过有这么聪明的孩子。

后来,小伯的肝部累出问题了,病休在家。我更是几乎每天都伴他下棋。肝腹水涨得他不能长时间弯下腰来看棋盘了,我便和他下起了盲棋。给他搬张藤圈椅,让他坐着晒太阳。旁边再搁张方凳,摆着棋盘。他口授一步棋,我把棋子摆定。然后,我下完应对的棋后再告知他。他尽可能地用脑默记整盘棋来和我对奕。有时,棋局实在太复杂了,他一时记不真切。我便把方凳小心举起来,让他看个仔细。

据说,这段时间的夜晚,小伯回家总自言自语地唸叨:永兴这伢儿,又聪明、又上进,还懂得孝敬老人。我将来能有这么个女婿就好了。

暗恋的种子由此播入了他女儿英娥的芳心。

再下盲棋时,英娥常常参与进来。她让我俩完全盲棋对奕,由她来摆子。但她这个摆子员当得并不公正。在老爸和暗恋的情郎间,她常常袒护后者。棋势于我不利时,她常把子摆错位,摆到于我有利的位置上。但小伯每回都能很快觉察。他复审棋盘,嘴里唸唸有词:上一步是车二平五,再上一步是将五平六、再再上一步是炮八进一,他能一步步把整盘棋都复述出来……他如此专注于盲棋,全然忘了病疼,反倒有利于病情的控制。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动员学习班开始了。这时,我家已跨区搬到另一个街道了,因此和英娥不在同一个学习班上。学习班上,我踊跃报名到祖国最边远的抚远县插队。

报完名,我想快离杭了,便去和小伯下最后一盘盲棋。对奕时,我把我的去向告诉了小伯。奕完棋,小伯那双充满黄疸的老眼滚落下两颗泪珠,永兴,小伯没什么可送你的。这盘棋你拿到抚远去吧,好比小伯天天都陪着你。

后来,英娥的学习班也开始报名了。她征求她父亲的意见。小伯毫不犹豫地说,和永兴一样到抚远去。到那里再想法调到一个公社,最好一个大队。英娥于是报名到抚远插队。她还想到时给我一个意外的惊喜,并没把她也报名到抚远的消息及时通报于我。

可她哪里知道,临出发的前几天,我的去向作了调整。由抚远插队改成了饶河兵团。这个改动倒不是我主动要求的,是负责学习班的胖姨暗中调换的。学习班期间,我不但积极带头报名,而且还每天帮着打扫卫生。胖姨对我印象很好。那天,她暗地对我说,我了解过了,去抚远插队太艰苦,而且还要倒挂。我给你换到饶河兵团去了。每月三十二元工资,和城里青工的工资也差不多。

英娥是到了抚远县后才知道我改去了饶河兵团的。她曾想动员我调到抚远去。但她经过实地体验,深感抚远插队远比饶河兵团艰苦。这想法也就闷在心里再没提出来。后来,她知道我和一个天津女知青恋爱了,这才斩断了对我的暗恋情丝,和一直追她的现在的丈夫金宝谈起了恋爱。

小伯病危的时候,金宝随英娥回杭探望。谁知竟受到了小伯的冷遇。濒死的老人怎么都不认可除我以外的“准女婿”,最后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了人世。

英娥说,父亲临死时的眼神,她至今都忘不了:那是一种平生最大的心愿未能实现的绝望。所以,当我夸她的“全家福”时,她才有了那句怨叹:可惜我的身边不是你。

知道原委后,我心叹息:既错失良缘,又辜负小伯。浑身有些燥热起来,额上沁满汗珠。英娥进卫生间绞了把冷水毛巾递我擦汗。我擦完后,把毛巾递还给她。她不接,说,你看看这条毛巾有啥特别?我看了半天,只是条普通的毛巾而已。便摇摇头说,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英娥说,你看看牌子。我一看是永兴牌毛巾。虽说它和我小名巧合,但那个时期,很多人家都用这牌子的毛巾,也不觉有啥特别之处。

英娥说,我一直都用这牌子的毛巾。累了,用它擦汗。悲伤了,用它擦泪。我觉得像是你在给我擦……

一听这话,我被震撼了。原来用这毛巾还蕴含着这样的深情。面对这样的表白,我一时不知如何应对,喃喃说道:我……我不配你如此痴情。

英娥并不答话。她仿佛忘了是她自己道出的隐情,却像被我窥破芳心似的,满脸羞云,胸颤微微。

我痴痴地望着,心叫惭愧。我和她相识几十年,还是第一次发觉她竟如此美艳娇羞。心理有些微妙起来。我拿起那块永兴牌毛巾拭眼,故意岔开话题,现在这牌子的毛巾早已不生产了。这块用破,以后想买都买不着了。

英娥转身进屋,拎出只皮箱放我面前。我打开一看,竟是满满一箱永兴牌毛巾。

我再次被深深震撼。见她对我用情如之深,不由得激情迸发,一把揽过英娥,搂入怀中。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紧搂老婆以外的女人玉躯,性、情俱勃发。于是俯吻……却不料被英娥柔和而坚决地推开了,永兴,这是我俩亲昵的最后界线。再发展下去,有违党纪,也辜负各自的配偶。

我渐渐平息了自己的欲火。我理解……刚才通过交谈,知道她现阶段正和另外两个处长在竞选副局的职位。这期间千万不能闹出什么“花边新闻”来。尤其是她说的后半句“也辜负各自的配偶”一下震醒了我情迷的心窍。是啊,绝不能辜负各自的配偶。我老婆为我,把户口从天津迁到杭州。在等待招工考的那段日子里,我俩的生计全凭我在街道小厂每天八毛钱工资度日。一日三餐,餐餐烧饼油条,泡杯苦茶吞咽。现在家境稍好,马上上演出轨的闹剧。让她知道了,还不得伤心欲绝。我匆匆作别而去。

这以后,我邀她陪我去她父母的墓地拜谒了一次。我一人饰两角,和小伯下了盘盲棋。归来后,从此开启了堪称“史上最纯洁的男女幽会”。没有一点肌肤之亲,或清饮、或小酌,有忆不尽的往事,有吐不完的心曲。她爱吃湖蟹。金秋,我俩更是“幽会”频频。自然是我买单。当时,我工资上交,奖金自留。更兼工余写作,稿费颇丰。算得上“金主”一枚。

然而,这样的“幽会”并没能长期维持下去。由于产业结构性调整,我负责的部门被削减掉了。我下岗了。工资打折,奖金取消,非常时期,稿费也全部上缴“中央财政”。“幽会”的资金链断了。英娥表示由她买单。但我堂堂五尺男儿岂能厚颜吃软食。自尊心不许可。“幽会”暂告段落。

那天,英娥突然打来个电话,说告诉我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通过她的叙述,我才知道,这段时间里,她一直在替我办商调到她局里去的事宜。她把她收集的我的作品送呈给她局的局长看,提议把我商调过去。局长说,我局正缺这方面的人才,同意商调。却不料在我公司那里卡壳了。公司说,我是一个经营人才,正准备启用,因此不放。英娥说,虽没商调成功,但知道你公司马上要启用你了,能结束待岗了,也算一个不好不坏的消息。

公司果真启用我了。却不是一般性的复职。工业园区有一家外企来我公司联系上下班接送车的业务。这关系到我公司业务的战略性布局,公司承接了下来。但当时,我公司正在新建办公大楼。又要更新百余辆出租车。资金一时周转不过来。拿不出钱购买大客车。班子经过反复研究,决定启用一种全新的经营模式。由个人出资购买大客车,成立私营车队,挂靠公司经营。此方案可行是可行,但汽车客运毕竟是个高危行业,需要有个各方面他们都信得过的人来担纲才能放心。于是想到了我。这是一个极好的创业机会,我自然不会推却。但问题是资金。七算八算下来,我个人需出资五十万。

那时,虽说已跨过万元户时代了,但拥资十万,便算富豪大佬。筹集五十万,真是谈何容易。我竭尽全力才筹得二十万。欠缺的三十万,就不知该求哪位菩萨了。

英娥来电询问启用的情况,我便把实情详告了。并说,实在没法,准备放弃,继续待岗。电话那头,英娥急了,永兴,这么好的创业机会不要放过。缺的三十万,我替你筹。

三十万很快送来。我惊问,哪里筹来的?

我妹那里。

我知道,英娥的妹妹英凤,夫家的亲戚全在香港,家境殷富。那时就有私家车。这笔钱应能借得出来,也就没细究。为写借条,问及利息。

英娥说,按银行同期的存款利息。

我说,那不合适。现在民间借贷的利息已高达一分了。

我妹说,这钱不借永兴,也要存银行的,利息一样。你就别客气了。

我连连说,那友情后补,友情后补了。

稳妥的投资,带来不菲的收益。不出三年,连本带息全部还清。往后全是净利,我俨然成了个款爷。

英凤的女儿结婚,我封了五万元“贺仪”。英凤不肯收,她说,邻居间收这么厚的礼,不通行的。

我说,该的、该的,当年若不是你低息借我三十万,我哪来今日之光景。

英凤笑了,说,看来你到现在还不知道那三十万借款的真相呐?

我大吃一惊,什么真相?

我姐一直不让说……好吧,告诉你吧,省得你“遇菩萨不跪拜,见罗汉乱磕头。”

于是,她把当年那三十万借款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原来,那年,她家购买私家车以后,存款不多了。因此她只借了我五万。而英娥自家的钱被她老公金宝套在股市了。割肉他不肯。英娥怕拖延时间长了,我真会放弃这么好的创业机会,便高息从同事那里拆借了二十五万。这些年的利息差都是她默默补上的……

我听得口瞪目呆。心里既感动至极,又有点责怪英娥。如此无私地暗助我,为什么又像当年如此痴情地暗恋我一样,封口封得一字不漏。连一个表达心意的机会都不给我?

我急找英娥,要和她算清这些年暗补的利息差。由于激动,她两腮绯红,胸颤微微,永兴,以我俩的交情,亏你想得出来要清算利息差?

虽惹恼了她,可我还坚持要算。

她见我执意要算,便说,那就留作活动经费吧。

我俩“人类史上最纯洁的男女幽会”又恢复了“组织生活”。而且今非昔比。如果有需要,去五星级宾馆开总统套房都成。但我俩依然只是清饮、小酌、倾吐心曲……直到被一恶耗阻断。

英娥的丈夫金宝查出直肠癌。手术后,医嘱,好好保养。渡过五年存活期,可望痊愈。英娥说,我这辈子欠他太多、太多。这回要补偿给他。她全身心地投入到金宝的护理中去了……我俩只剩下微信联络。

我这些年忙于应酬,得了糖尿病。英娥对我的病情非常关切。我俩的微信几乎条条都含糖。她给我找了许多榜样,名人、市井都有。比如,星云大师患糖尿病四五十年了,至今无碍。又比如,她同事家的二姨夫,也是个老糖尿,结果享寿九十七……所以,既要在战略上藐视糖尿,又要在战术上重视糖尿。我每天的主食量、饮水量、运动量、甚至尿量都要向她一一汇报。她也每每有重要指示下达。

她照料金宝已够她忙累了。我不忍心她再这样为我费神,便给她发了一条这样的微信:今天,刚去医院彻查过了,一切尚好,并无并发症,毋需挂念。好好照顾金宝,珍惜金宝。

自然,我也会珍惜我的老伴,我的“金宝”。

服用拉莫三嗪的时候要怎么预防癫痫病昆明的治癫痫病最好的医院癫痫病形成的原因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在哪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